其实这不是他的第一想法,说出与自己想法相反的话,只是为了证实自己的想法是错的,他希望自己是多想了。

    董浩接过李和的报纸,当着李和的面坐下来,沉声道,“一般人要是遇到这种情况,肯定是往北边去,毕竟与俄罗斯接壤,他做了这么多年的边贸,对俄罗斯很熟悉,在俄罗斯有不少关系,而且俄罗斯有许多中国聚集地,只要他有钱,照样潇洒下去。

    但是我觉得他不是一般人,和他接触这么几次,我觉得他的报复心很强,我在猜想,他会不会把造成今天结局的原因推给别人?”

    李和淡淡的道,“老董,你什么时候说话也变得这么拐弯抹角了?我记得你以前很直接的一个人?!?br />
    “是由于我们中断了与他的合作,导致他的生意受阻,资金链断裂,之后更是铤而走险,越陷越深?!倍苹故撬盗耸祷?,“这是我的大概猜想,就是不知道对不对?!?br />
    李和神色严肃的道,“不管怎么样,这一个月内多加强戒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还有不管家里人谁出门,身后至少都要跟上两个人,远远的跟着,不要让家里人知道,省的他们瞎紧张?!?br />
    他虽然相信,凭着董进步的脑子,肯定不敢堂而皇之的光天化日之下出现在大街上,那么他们的危险也出现在家里。但是,他为了以防不测,还是要做点防备。

    “我认为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倍聘隼戳俗约旱慕ㄒ?。

    “他人在哪里,警察都找不到,咱们怎么找?”李和露出不解。

    董浩笑着道,“你是读书人,可能对社会上的事情不是太了解。所谓猫有猫道鼠有鼠道,董进步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南下,基本是不大可能,面对通缉,只有接触一些他自认为信得过的朋友,才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而这些所谓的朋友,也许就是抓住他的线索。

    警察走的是明线,咱们就可以走这些暗线?!?br />
    李和笑了,他拍拍董浩的肩膀道,“还是你聪明,我倒是没有想到这一截,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就不相信,我悬赏一千万,还有人会不动心!

    到时候,我就要看看,这一千万值不值所谓的义气了?!?br />
    “别说一千万,就是一百万就够了?!倍频愕阃返?,“一定有很多人愿意赚这个钱!保证他董进步毫无藏身之地!”

    李和满意的道,“那就赶紧去办吧,最好是找中间人放消息出去?!?br />
    “你放心吧,不需要你交代的,肯定不会牵涉到我们?!?br />
    董进步得到李和允许后,转身就走了。

    他先是找张兵商量,谁是传递这个消息的最好人??!

    张兵头在磨刀石上认真的磨着他的心爱的小刀,时不时的在手指上试试刀锋,向来能说会道的他,在这一刻反而一言不发。

    董浩没好气的抽了他的磨刀石,“哑巴了???”

    “干嘛???”张兵一把夺过,然后头也不抬的道,“除了王元,没比他合适的了?!?br />
    董浩道,“靠谱吗?”

    他和王元只有一面之缘,彼此之间并不是太熟悉。

    张兵道,“虽然我和他是战友,但是靠谱不靠谱我还真不清楚,但是他还真没胆量出卖李老板,借他十个胆子都没有?!?br />
    他们之前一行人六个人跟着潘松去毛子的地盘,其它五个人都是一心一意的跟着潘松,唯有王元中途撂挑子,另起炉灶,而之后李和也没有追究,如今他混的风生水起。

    董浩道,“他在北边飞关系硬?”

    张兵道,“简单来说吧,这个放话的中间人,第一要有社会地位,说出的话有分量,最基本的是他自己要有不菲的身价,要不然人家不信,都以为说的悬赏是空口白话呢。

    第二一点,得有点道上的关系,这个人呢,要说正经生意吧,肯定也有点龌蹉。

    第三呢,不能把李老板给牵扯进来,咱们要是不放心呢,就让兰世芳去递话过去,王元一直在和兰世芳联系,他晓得兰世芳的家底,而且两个人关系极好,他是最信兰世芳的。

    即使最好他扛不住,顶多也就是把兰世芳咬出来。

    而兰世芳呢?”

    “我自然信得过老兰!”董浩回答的斩钉截铁,对于这样一位在北方边境和毛熊玩过命,在南边打过对越反击战的血性汉子,他是十分的佩服的。

    张兵摊摊手,“那不就妥当了!还有什么好说的?!?br />
    董浩用怪异的神色看了一眼张兵,“想不到你平时吊儿郎当的,关键时刻还挺有脑子的?!?br />
    张兵得意的道,“老子关键时刻什么时候掉过链子?”

    “小王八蛋!和谁称老子呢!”董浩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

    “干仗??!好久没和你比划了,来!”张兵腾的站起身,要和董浩干一仗。

    董浩正色道,“没工夫和你闲扯,你现在就去联系老兰,按照你说的安排。我现在去联系其他人,家里还是要做下布置,光靠咱们两个人可不行!”

    “那是自然?!闭疟苋峡傻牡愕阃?,认真的道,“我早就和李老板说了,家里要添人了,他可一次都没听进去过,说什么,家里人多嘴杂,乱糟糟的,他不喜欢?!?br />
    “不嚼舌头你会死??!”

    董浩不再和张兵多说,去打电话找人去了。

    新增加的五个保镖,是他上次用来跟踪郭胜利自杀案的五个人,这些都是他委托朋友精心挑选过来的退伍老兵。

    这些人并没有直接住进李家,而是三个人分别住在入山的唯一通道的两侧的新搭建的石棉瓦房里,剩下的两个人住在李家的后山用来熏蒸腊肉的木屋里。

    得益于上次对监听设备的运用,董浩对先进工具的功用有了深刻认识,这次他征得齐华同意,花了五六百万,在李家附近做了一整套的微机集中监控系统!

    他和张兵两个人坐在自己卧室改造的程控机房里就能方圆几里地的动静瞧个一清二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