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一边吃一边聊,聊着聊着,吴春燕硕导了吴春强的身上,“以后我大哥就离你们近了,走动也方便?”

    何老太太诧异的问,“春强,你俩口子买房了?”

    吴春强道,“哎,东挪西借,只给了首付,就在门头沟,3400,80多平?!?br />
    “挺不错的,都出息了?!崩咸孀鸥咝?。

    “位置偏一点,离店里也远,但是咱们也不没什么要求,你说大老远的出来了,总借房子不好,还得有个自己的窝?!蔽獯呵坷掀判ψ沤踊暗?,“还是他姑爷说的对,手里有钱,还是早点买房子,就像我们住的龙子的那个屋子,现在都有人开价10000要买,上次还有个香港的老板过来说要给20000呢?!?br />
    何龙买下李和隔壁张老头家的房子以后,吴春强一家一直都借住在里面。

    何老太太惊讶道,“他那破院子,一平能有两万多?别让人家给糊弄了?!?br />
    老太太没读过书,对房产很执着和土地的执着,并不是出于升值的考虑,仅仅是奔着安全感。她手里有钱,她肯定是买房置地。

    但是,对于眼前的房价她就看不懂了!

    房子就是住个人,安个家,哪里有窜这个价的!

    涨的太下吓人了!

    这里一套房子,够她在老家买上十几套了!

    说不定还能余下装修钱呢!

    “20000还算便宜呢,你晓得咱们那边是什么地方不啦,内城!过去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就我买张师傅那房子,人家说了,过去一个什么大学士住的,搁现在相当于部级干部,牛着呢,就人家给我二万,我还嫌弃便宜了呢!”李隆信心十足的反驳老娘道,“再说,现在一个月没两百块钱,就甭想租个像样的地方,何况是买房?!?br />
    1995年的房地产市场使许多买主颇为动心,期盼在这种形势下房价会进一步回落,因此在1996年初,许多所谓的专业人士给出了所谓的专业预测:房价肯定价!

    虽然房地产税费多达40种,买房不易,但是在中国经济蓬勃发展,房价高开高涨,一路走高,房地产行业也是一路高歌猛进,欣欣向荣!

    何况,不管哪朝哪代的丈母娘都是需要企盼闺女有个好归宿,房子大概也是必须品!

    想降下来,真的是做不到!

    不同于赵本山、范伟的小品卖轮椅:你1000、我2000、你3000、我4000,谁最后松口,谁就是这个傻蛋。

    对房产来说,谁敢加价谁才是千禧年的赢家!

    吴春强老婆道,“我们才亏呢,早买也不用花这么多钱?!?br />
    吴春强直接道,“早买?我们有钱?混的就差个拐杖和破碗了?!?br />
    吴春燕道,“早买怎么没钱?那会门头沟的房子也就论套的,一套才不到几万块,我们挤挤怎么会没有?”

    哪里像现在,十几万花的冤枉?!?br />
    李和跟着打圆场道,“现在买不算晚,像门头沟的房子,将来最低也是一万起步,不信啊,你们等着瞧?!?br />
    吴春强老婆笑着道,“他姑爷,我们肯定信你的,你这眼光,绝对是这个!”

    她说着说着竖起大拇指!

    何龙也接着道,“当初幸亏听姐夫的了,要不然如今哭都没地方?!?br />
    如今,这姐夫喊的越发顺溜,更是心甘情愿。

    老太太训斥道,“你什么事不是你姐夫帮你的?还不和你姐夫喝一杯?!?br />
    何龙端起杯子的同时,李和也跟着举起杯子道,“还是你自己争气,自己不争气,我说什么都不能顶用?!?br />
    吴春强端起杯子道,“他姑爷,我也敬你一杯?!?br />
    “客气了?!崩詈鸵灰?,“还是我之前那句话,有闲钱,一二线城市先闭着眼睛买,住房或者商铺都可以,亏不了。要不然,再等十年,说不准连个厕所都买不起?!?br />
    他不指望这些人能做什么实业的,但是出于现实的个人利益的考虑,还是多攒几套房子最靠谱。

    何芳道,“哪里有你说的这么夸张,厕所才多大?”

    吴春燕道,“还真有可能,你算算猪肉十年前是什么价?现在什么价?都翻了了多少番?何况还是这房子,我觉得可信?!?br />
    “哥,你说我能不能买?”李燕在一旁听得心动,虽然李和已经给了她一套房子,但是她如今闲钱也多啊,既然房子还会继续涨价,为什么不能多买几套房子呢?

    老太太道,“你一个姑娘家,早晚要嫁人的?!?br />
    她倒是没有说的那么明白。

    李燕道,“老婶,我现在生意还在做着呢。你不知道,我每个月交房租都交几万块,心疼的很,我想着呢,早就想了,要是有自己的铺面,是不是就不用交房租了?

    而且,我还想多开几家呢,一家变两家,两家变四家,多多益善?!?br />
    老太太道,“你这丫头心大?!?br />
    李阔嬉皮笑脸的把脑袋伸在李燕的面前,低声道,“到时候我帮你管一家,姐弟同心,其利断金?!?br />
    李燕的店里,他没事就去溜达,偶尔还会帮着做做搬运工或者送送货,当然,李燕也不亏待他,请他吃大餐,给买衣服,至于钱,那是一毛钱没有。

    听见李阔这话,李燕只是白了他一眼,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倒是不好直接埋汰他这兄弟。

    吃好饭,大家搓起来麻将。

    要拉李和入局,李和只能羞愧的表示,他不会!

    纸牌这一块,没有他不会的,至于麻将,他是没有一个会的!

    到温泉跑一会澡,准备散散酒劲。

    董浩递过来一张报纸。

    李和一看,标题赫然是:黑恶势力“逞英豪”,黄粱梦醒入监牢。以董进步为首的黑恶势力为聚敛钱财,对农产品收购、木材、煤矿实行“垄断经营”,开设赌场,讹诈钱财,称霸一方。

    这一案件涉及被告人23名,主要认定的犯罪事实有并故意伤害罪、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等22起,涉及6项罪名。

    “董进步跑了?”看到最后,所谓的周密部署会是这么一个结果,李和没有想到。

    董浩点点头,“已经被通缉?!?br />
    李和问,“他会跑到毛子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