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洁他也是见过的,而且经常性的会出现在公司,在刘汉锋开会或者正在忙的时候,她也不会贸然的闯进去,总是在外面耐心的等着。

    给他的总体印象是知书达理,善解人意。

    但是,听董浩这么一说后,完全颠覆了魏洁在他心里的形象,她的毒辣已经超出了他想象,也超出了他对人性的理解,一个人怎么可以坏到这个程度!

    他叹口气,随即又提出了一个疑问,“郭胜利是被绑住的,怎么这么明显的勒痕会看不出来?”

    即使不是专业人士,他也看出来了这里面的漏洞。

    董浩道,“所以才说这是一场蓄意谋杀!

    从写举报信到谋杀郭胜利都不是临时起意,而是经过精心策划的!

    而且,这是一石二鸟之计,匿名的举报信首先是打击了郭胜利,据我所知,收到匿名信之后,刘汉锋第一时间停了郭胜利的工作,让他在家休息,这造成郭胜利恐惧不安,更是加剧了他与刘佳欣的紧张关系,没了工作,还少了外快来源,刘佳欣当然不能乐意,肯定会和郭胜利吵闹。

    在许多邻居的眼中,郭胜利日渐消瘦,精神萎靡不振,而且人家和他打招呼,他也心不在焉的。

    据说,郭胜利在自杀的前一晚刚刚与刘佳欣吵过架,当时对门的邻居还去劝过架,最终刘佳欣负气离家出走,而郭胜利独自一人在小区的门口饭店喝的大醉,还在一家代销店门口吐得一塌糊涂。

    这个场景是不少人亲眼见到的,甚至还有好心人去给他顺背,递纸巾擦嘴。

    压力过大,导致精神失常,自杀就成了大家可以理解的事情,不会有人怀疑。

    而死在第二天,更是顺其自然,魏洁杀害他的时间可谓是恰到好处?!?br />
    “第二,更是可以让刘汉锋身败名裂?!逼牖槐?,跟着道,“魏洁跟着刘汉锋夫妻这么多年,不可能不知道刘汉锋的这点龌蹉事情。

    刘家有可能就是她在管钱,刘汉锋的每一笔收入她都是清清楚楚,甚至每一笔款子,可能都不经过刘汉锋的手,而是她直接从郭胜利手里拿过来,要不然她不会对郭胜利家这么熟悉,而郭胜利也对她毫无防备。

    他估计是铁了心想跟着黄浩,两个人既然想长相厮守,那就只能除掉刘汉锋,即使不能让他死,也能让他身败名裂或者蹲几年大狱。

    魏洁提出离婚也有了借口。

    真是好算计啊?!?br />
    董浩冷笑道,“那是当然,这女人不简单啊,要不是老子有这套监听设备,差点也让她给瞒天过海了!

    你说,她这么精明,这么有心机的女人,怎么可能连勒痕这种小问题都解决不了?

    她假装关心郭胜利身体,量了血压,测了体温,要给郭胜利量打针,先给他绑了橡胶乳胶管,可问题就在于,她绑了两只手都给绑上了,还给固定在床头,郭胜利虽然有疑问,居然也没多问?!?br />
    齐华想笑,可是最后还是没有笑出来。

    只是叹口气道,“然后眼睁睁的让一个女人给捂晕了?!?br />
    “要是不绑着,就是男人上也没用啊,黄浩那小体格,加上魏洁俩一起上也按不住郭胜利?!倍谱绷松碜?,把墨镜放在桌上,接着道,“只能说郭胜利大意了?!?br />
    齐华问,“你说魏洁到底看上黄浩什么了,论长相他没长相,小胳膊小腿小眼睛,我听李先生说,当年他还是只是个邮递员,找不到老婆,最后还是去乡下找的,论才华吧,高中毕业,虽然有个大专函授,可是又有什么用?

    乱钱财,除非他在他的职位有点指望,要不然怎么可能跟刘汉锋比?

    要说有一点强的吧,就是这级别是可以了,可是这里是什么地方,随便拍块砖,砸中的都比他大吧?

    我还真看不懂这魏洁了?!?br />
    董浩丢给齐华一根烟,笑着道,“我还看不懂黄浩呢,这男人长的丑一点算什么?即使真的想在外面搞点花头,他大小是个局长,情投意合的不好找,可是要找逢场作戏的绝对不会少,结果呢,非要找一个已婚的妇女,在里面纠缠不清楚。

    甚至还有胆子合谋杀人?

    他这是犯的什么浑???”

    齐华试探着问,“难道真的是爱情使人盲目?”

    董浩摊摊手,“谁知道呢,反正这两个人是不作不死?!?br />
    十月,秋风瑟瑟,李和穿着薄外套出现在了一座监狱的门口。

    他是来看黄浩的,不是为了情谊,而纯属是出于好奇。

    原本就偏瘦的黄浩,现在更加的瘦了,宽大的衣服套在他身上,显得松松垮垮的,他看了李和一眼之后,又叹口气,低下了头。

    两个人中间是一章铁皮桌子,中间没有任何的格挡。

    “有什么交代的没有?”李和早就知道了黄浩已经判刑的消息,淡淡的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br />
    黄浩缓缓的抬起头,眼泪水顺着脸颊不自觉的下来了,“我想重头再来,重新开始?!?br />
    李和摇摇头,“你知道的,不可能的,一切都没有办法回头了?!?br />
    “我原本只是想一辈子做一个投递员而已?!被坪朴么髯帕皖聿⒉槐憷氖植涟严卵劾?。

    李和道,“做什么工作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凭着良心做?!?br />
    “哥,李哥,我再喊你一次哥,我知道你神通广大,你有能耐,你帮帮我好不好?”黄浩哭着道,“我父母年龄大了,我老婆一个女人带着孩子,真没法过得?!?br />
    李和冷笑道,“郭胜利死了,你让他聋哑老娘和妹妹怎么过,你就没有想过?”

    黄浩道,“我是被逼的啊,被那个女人整的没办法啊?!?br />
    “她拿刀逼着你去杀郭胜利了?”李和慢慢悠悠的道,“你自己的心坏了,不是人家逼你的?!?br />
    “我以为和她是爱情,我以为为了她我可以赴汤蹈火,可以抛弃一切,可是....”黄浩已经说不下去了,显然他已经后悔了。

    不该受这个女人的蛊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