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可是刘汉锋为什么要杀郭胜利呢?”齐华疑惑的很,郭胜利是刘汉锋的秘书,也是刘汉锋一手提拔出来的,关系自然不能差。

    即使对方真的有什么恩怨,不至于生死相搏吧?

    董浩笑着道,“谁说是刘汉锋杀的了?”

    齐华道,“那你说什么杀人偿命?”

    “嘿,这不是挺押韵的吗,我随口一说?!倍菩α?。

    “董哥,你变了?!逼牖究谄?。

    “我变了?哪里变了?”董浩摸摸左右脸,感觉不出哪里不对劲,不过看着自己挺出来的肚腩,随即恍然大悟,不好意思的道,“是胖了不少,现在伙食好?!?br />
    齐华道,“我是说你性格变了,你以前话少,而且绝对不会开玩笑?!?br />
    “也是?!倍泼掳?,随即道,“都是跟张兵那家伙学的,就听他一天到晚瞎唠叨了。言归正传,说到哪里了?”

    “说到疑点?!?br />
    “对,疑点,既然不是自杀,肯定是他杀了?!倍萍绦?,“只要跟郭胜利有接触的人,我都作为了怀疑对象,重点关注的是刘佳欣,刘汉锋这两个人,我找了5个人,基本是一天24小时不间断跟踪,就是吃饭,撒泡尿都有人轮班。

    跟踪了一个月,只发现了一个线索,就是刘佳欣是刘汉锋的侄女,其它都是一无所获?!?br />
    “这个我已经从公安那里得到消息了,只是具体的细节,那边不肯透漏,说要具体提审刘汉锋之后,才给明确回复?!倍杂谡飧鱿?,齐华并没有多大的吃惊。

    “其实啊,一开始这个调查就走了岔路,我们把重点放在了招标舞弊上,只是直观的以为郭胜利是因为举报信才死的?!倍铺究谄?,“自然怀疑的对象也搞错了,现在仔细回想,刘佳欣不可能是凶手,因为他还没有把郭胜利榨干之前,是不能轻易罢手的。

    郭胜利活着比死的好处更大。

    刘汉锋也不可能是凶手,因为他收受的每一笔钱都是通过郭胜利之手,两个人一直都是合作的亲密无间?!?br />
    “那凶手到底是谁???”齐华着急了,“董哥,你别卖关子了?!?br />
    董浩取笑道,“你猜???”

    “我猜不出来?!背肆鹾悍婧土跫研?,齐华想不出来还能有第三个嫌疑人。

    董浩嘿嘿笑道,“如果不是偶然中的机会,我撞见了刘汉锋的老婆,然后鬼使神差的跟踪了一下,打死我都想不到,郭胜利会死的这么冤枉,可以说简直是无妄之灾?!?br />
    “你的意思是?”齐华有点不可置信的问,“凶手是刘汉锋的老婆?”

    董浩点点头,笑着问,“想不到吧?”

    “想不到?!逼牖鹁奈抟愿醇?,只能机械的问,“难道是为了帮刘汉锋?”

    董浩摇摇头,“错,错上加错,是为了害刘汉锋而已,也是希望刘汉锋死的更快一点?!?br />
    齐华细细思索了一会,“那这么说那些举报信也都是他老婆写的了?”

    董浩道,“这个让你猜对了,所有的一切都是刘汉锋的老婆和那个男人引起的?!?br />
    “哪个男人?”齐华隐隐约约的觉得抓到了重点。

    董浩再次抿一口茶,向齐华说出了一切的真相。

    “刘汉锋的老婆叫魏洁,中专毕业,毕业后就直接进了卫生院做护士,经媒人介绍,嫁给了留学镀金归来,在外企上班且拿着高薪的刘汉锋。

    那家公司叫什么来着,我记不得了,反正后来被你招聘过来了?!?br />
    齐华点点头道,“他是我招聘过来的,他之前是美国一家铝业公司在中国办事处的常驻代表?!?br />
    “

    “他老婆我仔细看过,打扮的很平常,但是从表面上来看,还真不出什么年龄?!倍频阕乓桓毯?,继续道,“刘汉锋也不丑,腰粗膀子大,俩人应该算是挺登对的了,孩子也有,就是搞不清楚,这魏洁是什么想法,跟另外一个男人纠缠不休?!?br />
    “你意思是刘汉锋脑袋上已经?”齐华指指董浩的脑瓜子。

    “别乱指,指你自己的玩?!倍仆瓶氖?,接着道,“千不该万不该在车里整事,那么粗心大意,让郭胜利给撞见了?!?br />
    “车里?”齐华能想到那场面,不过赶紧抛开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紧追着问,“那她们为了保住秘密,就杀郭胜利灭口?”

    “魏洁带着黄浩,就是她姘头,一同去了郭胜利家,也不知道怎么谈的....”

    “等等,黄浩?”齐华听着耳熟。

    “不是重名,就是你知道的那个黄浩?!倍评湫Φ?,“黄局长?!?br />
    别说齐华吃惊,就是李和陡然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有点不敢相信!

    齐华仍然不敢相信董浩说的,“即使是这两个人真的去郭家,可是不代表他们就杀人了???何况法医根本没有验出外伤?!?br />
    “嘿嘿,你以为我这几个月干嘛了?现在什么都讲究证据了,我在他们家里、车上都安装了监听的设备,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我都一清二楚着,你以为两个人杀了人不心虚?

    见面的时候,总要把自己知道的一番虚实互相说说,或者鼓励鼓励。

    哦,对了?!倍朴执右路诖锾统隼匆淮蠖训姆⑵钡ゾ?,笑着道,“这个监听设备的钱你得给报销了,小日苯的东西好用归好用,就是死贵?!?br />
    齐华笑着接过,没有多说什么,这钱肯定是走李和的私人小金库。

    董浩道,“等我把录音磁带交给警察局,把魏洁提审过来,都没人敢把这娇滴滴小娘们同录音带里那阴狠的声音联系起来。

    也没人敢想象,郭胜利居然是被她绑在床头,用毛巾给捂死的,她是学医的,她也知道,被捂死后,人脸部常见充血,并可发现眼部点状出血的情形,法医一下子就能判断出死因。

    她也聪明,居然趁着郭胜利岔气功夫,同黄浩两个人一起把他从楼上扔了下去?!?br />
    董浩说的轻描淡写,齐华却是听得一声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