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层他一般是没有资格进来的,四季阳光超市在全国统共有五家,他只是其中一个门店的经理,因为他管理的超市就位于集团总部办公室的楼下,近水楼台先得月,他倒是有几次机会见过卢波,不过那也只是远远的瞧着。

    这次他是第一次踏进集团的顶楼,而且还是被大老板点名的,想到这里他的胸膛为之一震,陡然挺拔了许多。

    整理好领带,把胸牌的绳子摆正了,才大踏步的往前面走,然后用余光扫视各个办公室的牌子。

    一路走过财务部、法务部、投资事业部、地产事业部、资源事业部,只有路过零售事业部的时候,他才稍微紧张了一下,万一被直属上司给发现,就解释不清楚了。

    他这可是越级汇报!

    所幸,零售事业部办公室的门是关着的,他大着胆子询问了一下路过的人,才找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他刚到门口,大门已经自动开了,一个人侧身站在门后,朝他颔首微笑,露出了简陋的办公室,简陋的他都有点不敢相信!

    开什么国际玩笑!

    堂堂的四季商业集团的董事长的办公室居然只有二十来个平方!

    四面白墙只挂着一副烂大街的万马奔腾图,图的正下方是一个生满锈的铁皮文件柜,柜子的前面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三合板办公桌,而且已经起皮。

    他在卢波的示意下,坐在那张弹簧已经崩坏的沙发上,简直是欲哭无泪!

    堂堂的董事长办公室,连他的办公室都不如!

    他内心忐忑的想,要是看过他的办公室,董事长该会怎么样?

    “小张是吧?”卢波仰躺在椅子上,眼睛微闭。

    “是,我叫张有道?!彼指辖粽酒鹄椿鼗?。

    卢波摆摆手,“坐,坐下说话,不用紧张,我就是跟你说个事情?!?br />
    张有道紧张不安的坐下,屁股半边挨着沙发道,“卢总,你有什么吩咐尽管说?!?br />
    卢波淡淡的道,“这事只能是你知我知,就是你们吴总你也别说,知道没有?”

    “是,我一定谨记,你放心吧,卢总?!彼拥慕粽帕?,声音有点颤抖。事实证明,凡是知道老板秘密的,最终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卢波无奈的道,“紧张什么,又不是让你杀人放火,就是帮我办个事,懂没有?”

    “是?!彼庋桓曳畔滦?,卢波越是这样说,他越是不安。

    卢波揉揉额头,这智商怎么做到超市门店总经理的?

    难道集团的用人方针有问题?

    他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夏天容易困乏,眼看就要睡着了,撑着下巴的手逐渐无力,胳膊肘一滑,脑袋差点磕到桌子上,一个激灵,他清醒了。

    这才想起来,办公室里还有人。

    他抿了一口茶,清清嗓子道,“我让秘书把李阔介绍到你哪里了,认识了吧?”

    张有道急忙道,“认识了,认识了,我已经给办了入职手续,把他安排到宿舍了,明天可以正式参加培训?!?br />
    卢波起身,伸伸懒腰,甩甩已经坐麻了的双腿,背着手在办公室走了一圈。

    然后接着道,“那就好,这么说,他呢,来我们这里就是镀金的?懂不懂镀金是什么意思?”

    张有道道,“明白的很,那他是?”

    “是什么人不重要?!甭ㄋ低晗肓讼胗植钩涞?,“反正很重要,我是惹不起,你要不要试一试看你惹不惹的起?”

    “卢总,你说笑了?!彼淙豢趴盏?,但是张有道的额头还是出了一层汗。

    卢波道,“他的身份暂时是保密的,谁都不要说?!?br />
    “是?!闭庞械揽扌Σ坏?,既然是保密的,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跟谁说去?

    卢波继续道,“表面上他就是你的员工,你该管就管,该骂就骂,不用客气,总之对待普通员工怎么样就对待他怎么样,不用搞特殊对待?!?br />
    这下张有道更懵了,不用搞特殊对待,你找我来干嘛?

    不过他还是得恭恭敬敬的道,“卢总,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br />
    卢波道,“变通,你得变通,虽然表面上要跟普通员工一样对待,但是心里你得时刻关注着,他不找别人麻烦还好,要是别人找了他麻烦,如果老职工欺侮新员工,领导故意刁难,那就是超市的制度有问题,我们是一家非常人性化的公司,可不是那种官僚化的公司,讲究的是唯才是用?!?br />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闭庞械佬睦镉辛似?。

    卢波摆手道,“那就行了,有事情直接找我?!?br />
    “卢总,那我先走了?!?br />
    退出卢波的办公室,张有道小心翼翼的带上门,内心一阵狂喜,不自觉的紧紧的握起双拳,差点就得意的挥舞了起来。

    就这样,李阔开始了他的第一份工作。

    宿舍是两人间,和他同住的是商场的水电工,原本一个人逍遥自在的小天地,突然加塞进来一个半大小子,令他不怎么乐意。

    李阔同样不乐意,虽然比他之前在学校的宿舍好的太多,可是看着坐在他对面床铺的五十来岁的大叔,他是捏着鼻子欲哭无泪!

    对方的脚臭太严重了!

    “喂,哪来的?”大叔虽然对李阔不满意,但是面上还是很客气,抽出来一根烟问,“会吧?”

    “谢谢?!崩罾恬噶?,也不计较对方拿着烟的手刚刚抠过脚了,径直接过。

    他口袋和包里的烟,早就被李燕给搜干净了,此刻想去买烟,也没有多少机会了。

    烟进入鼻腔,臭味也不是那么的明显了,看着对面的大叔也是顺眼了许多的。

    “皖北的,你呢?”李阔反问。

    “哦,老乡呢?!贝笫逡皇奔淅戳诵巳?,“你是来做保安的?”

    “不是?!崩罾∫⊥?。

    “你小小年纪会做水电?”大叔一下子脸色变了,宿舍楼只有超市物业的保安和是的水电工才有资格住的上,因为都是需要值夜班的岗位。

    既然李阔不是做保安的,那就是做水电工了。

    可是超市只需要一名水电工就够了??!

    难道超市物业打算开除他?

    可是他还没有得到消息??!

    要说没了这份工作,他可是真舍不得,工资不少,而且工作简单,每天只要到岗准时打卡,穿戴好物业规定的工作服,做好设施设备巡检工作,设施设备保养、巡检、故障检修等工作就够了!

    根本就累不着他!

    短短的几秒钟,他的脑子千回百转!

    想了许多!

    “不是,做理货员?!崩罾娣耐赂鲅倘?,回答的不甚在意。

    “理货员?”大叔松口气的同时,又很惊诧的问道,“是不是有什么熟人啊?”

    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住的,虽然只是个普通的宿舍间。

    “我....没什么,就是公司怎么安排,我也不知道?!?br />
    李阔本想炫耀一番他跟卢波的关系,可是想到临走之前李和及其李燕的交代,他立马就收回了心思。

    与其说是交代,不如说是威胁。

    他把头蒙在刚铺上的被子上,本想好好睡一觉,可是怎么都睡不着。

    大叔言之确凿的道,“你小子肯定有关系?!?br />
    “哪里有剪头发的?”

    李阔坐起来,依依不舍的摸着油光蹭亮的头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