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要继续埋怨,却对上李和瞪过来的眼睛,没办法,他只能憋着。

    吃好饭,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喝完一杯水之后,他就看见一个瘸子进了屋里来,看见那怪异的走路姿势,他本想笑的,可是还是忍住了。

    瘸子穿着讲究,对着他哥点头哈腰的。

    他只听见他哥道,“我原本说,让李燕送过去的,你找个人接待一下就可以,没必要你亲自来的?!?br />
    瘸子却是看向他,然后向他笑着道,“这就是李阔兄弟吧,小伙子看着精神,自己家的兄弟,我当然得自己来接?!?br />
    这是他入京以后,听得最中意的话,不自觉的昂了昂头,甩了下头发。

    但是接下来他哥的话,让他的心沉到了水底。

    “不用特殊照顾,有员工宿舍给他员工宿舍住,没有宿舍我就让他去李燕那里住?!?br />
    “哥,我那里都是女生,他去住不方便,要是没员工宿舍,我就给他租房子住?!崩钛嗤氚疽话纠罾恼庑宰?,想让他尝一尝什么叫酸甜苦辣。

    何芳道,“租房子倒是没必要了?!?br />
    她们家最不缺的就是房子了,房产证现在都是她在管着的,许多房产的租赁和收租,也全被李和一股脑交给她了。

    李阔只听见瘸子继续道,“超市是不提供的,但是我们也不缺住宿的地方,给找个单间宿舍,可以洗热水澡,要是得空也能自己做个饭什么的,条件不会差的?!?br />
    谁知道他哥却突然眉头一皱,冷哼道,“我可不是让他去享福的,老卢,你是明白我的意思还是没明白我的意思?

    我要是想让他享福,就没有必要让他再去上这个班了!

    我让他进超市,就是想让他从基层做起,别一天到晚眼高手低。

    你让他进去,不准有特殊照顾,只要死不了就成?!?br />
    他听见这话以后,整个人都崩溃了!

    什么叫死不了就好!

    虽然不是亲哥,可好歹也是堂哥啊,堂哥也是哥??!

    何况,没有对比没有伤害!

    他姐姐李燕刚来,李老二给安排的妥妥当当,不但送了一套房子,还给开了一家店,怎么轮到他就什么都没了呢!

    区别对待的也太明显了吧!

    只是,他没有反对的能力,他现在就是案板上的肉,任人宰割!

    好吧,这些他都不计较了,好歹住一晚传说中的豪华别墅也不算太亏,以后也有吹的资本了,可惜李老二没有给他喘气的机会,让他现在就跟着那个姓卢的瘸子走!

    他没辙,只能背上包,跟着瘸子走了,但是及至到门口,看到那辆黑色轿车的时候,他对瘸子的印象大为改观。

    “哥,这是凯迪拉克吧?”李阔围着车子转了一圈,少年人也有梦想,比如眼前这样的豪车,哪怕现在买不起,可是不耽误他们先熟悉下车标,不然和朋友一起吹牛的时候,都没有资本。

    “我叫卢波,喊我卢哥就可以了?!?br />
    “卢哥?!比匙映斐鍪?,他尝到了被尊重的感觉,与开豪车的人握手,他也觉得自己的身份陡然不一样了。

    “上车吧?!甭ㄒ槐呖狄槐叩?,“这种破车算什么,只要听你哥话,什么车子没有,他说什么,让你做什么,都是为你好?!?br />
    他现在也有点发愁,李和把李阔交给他,本意他是知道的,说是锻炼锻炼,这没毛病。

    可是锻炼到什么程度,这个可不好掌握??!

    往轻了使唤,就是让李阔走走过场,差不多就行,但是这势必又违背了李和的初衷,会让李和感觉到这是敷衍的意思,拿李和的话不当回事。

    往重了使唤,万一出点什么,李和说不准又怪他没个轻重!

    所以对他来说,这是两难,不好管控。

    “我知道?!崩罾男朔芫⒒姑还?,坐在车上,屁股乱晃,好像在试试车垫的弹性。

    车子行了一个多小时,在四季百货中心大厦门口停下。

    卢波先下车,然后敲敲车窗,对还在发呆的李阔道,“下车吧,到了?!?br />
    望着商场繁华热闹的出入口,李阔问,“这里是市中心吧?”

    卢波点点头,笑着道,“算吧?!?br />
    说完他又看了看李阔的这身打扮,接着对身后的秘书道,“你带他去找张总,然后让张总来找我?!?br />
    “是?!鄙砗蟮拿厥槭歉鋈此甑闹心耆?,他对李阔道,“走吧,小兄弟?!?br />
    “卢哥,我这是去哪里???”李阔不解。

    卢波道,“哎,兄弟,按说你新来,我得给你接风洗尘,可是你哥的意思我也不好逆着来是不是?所以我的安排是,你先到超市报到,办入职手续,明天正式上班?!?br />
    李阔沮丧的问,“真的要明天就上班???我什么都不懂啊?!?br />
    卢波道,“不懂没关系,可以学啊,你放心吧,这里有专人培训的,培训合格才能上岗的?!?br />
    李阔只能耷拉着脑袋跟着秘书走了。

    超市在负一楼,面积很大,在深圳他就见过这种大超市。

    到了超市的最里间以后,在一间挂着经理办公室的牌子的门口停下来了,只见秘书先敲门进去,然后把他留在了门口。

    不一会儿,秘书朝他招手,他就跟着进去了。

    秘书指着他道,“张总,就是他了,叫李阔?!?br />
    “是卢总带过来的?”被称为张总的人很诧异。

    他跟着卢波这么多年,可不曾见过卢**荐过什么人。

    而且,还是让秘书亲自带过来!

    一看就是挺重要的人!

    但是,有一点他很不解,要是重要的人,怎么可能给安排到超市理货?

    秘书笑着道,“人呢,我是带过来了,你先安排好,之后,你再去找卢总汇报?!?br />
    超市的经理可以不知道李阔是什么人,他作为秘书是不能不知道的!

    “好,我等会就过去?!闭抛艿愕阃?,待秘书走了,才找了人事部的人过来,带着李阔走了。

    他等到人事部那边的反馈以后,拿着李阔的资料就上了中心大厦的顶层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