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去就知道了?!贝邮贾林?,李燕都没有给他几句好话。

    “嘿,还挺神秘的?!崩罾砸晕乃α艘幌峦贩?,大概是甩的不成功,不得又不用手往后捋捋。

    他一边走,还一边好奇的这里摸摸,哪里敲敲,显得非常的好奇,“付彪大哥家我也去看了,以为够豪华了,想不到跟这里就没法比啊?!?br />
    “进去吧?!?br />
    李燕就在那抱着胳膊,好像随时准备看戏似得。

    “我不认识,我怎么好在前面,你在前面?!钡搅嗣趴?,李阔反而有点怯了。

    李燕讥讽道,“你就这么点胆子?还说闯天下,你怎么不逗死我呢?!?br />
    “姓李的!我好男不和女斗,别以为我怕了你了!”李阔被激的面红耳赤。

    “呐,我是男的,你来跟我斗试试?!?br />
    声音是从背后过来的,李阔还没来得及转身,已经摔地上了。

    “谁....”李阔正要骂,抬起头看到站在跟前的人,声音戛然而止。

    被踹了只能认倒霉了!

    倒了血霉了!

    他怎么就把好管闲事的李老二给忘记了呢!

    毫无疑问,这栋房子是李老二家的!

    千不该万不该,就不该来李老二家来溜达!

    “起来,等我扶着你呢?”李和上前作势要踢。

    “起来了,起来了,哥....”李阔立马嬉皮笑脸的爬起来,地球人都知道,不能和李老二耍横,因为李老二比他们愣,典型的吃软不吃硬!

    何况,他不傻,李老二不是他亲爹,惯不着他,但是能管得着他!

    他天不怕,地不怕,像李隆和李冬他们,拳头捏的再响,他眉头都不带皱着的,他老子拿着传动带追着他打,他也都不带往心里去的。

    唯独李老二打他打的最少,但是单单就是怵老李二!

    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

    李和先转身进屋,李阔剜了李燕一眼之后,立马屁颠屁颠的跟着进屋,看到屋里的人,挨个招呼,“老婶,嫂子?!?br />
    然后看到李怡,又眉开眼笑的道,“老侄女也在呢?!?br />
    何芳牵过李怡,对李阔道,“你陪你哥好好聊聊,我去做饭?!?br />
    “谢了,嫂子?!崩罾推艘幌?,把背后的包放到沙发上,本想顺势也坐下,可是看到李和的脸色之后,又老老实实的继续站着。

    而李燕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闲的端着一杯茶,不时的得意的往李阔那边看去。

    李阔咬牙切齿。

    “哥,我去帮嫂子忙?!崩钛嗄康拇锏?,笑盈盈的走了。

    客厅一时间只剩下李阔和李和兄弟俩。

    屋子里安静的很,安静的李阔都可以听到墙上那个时钟秒针走动时候发出的“嘀嗒嘀嗒”声。

    “哥,有话你说行不行?”

    他终于绷不住了。

    李和从烟盒掂出来一根烟,连他烟盒递给他,他眼前一亮,从来没见过的好烟,习惯性的伸手接,手已经挨到烟蒂,正准备从烟盒里抽出来,却不想,一个猝不及防,又是一个大马趴。

    直接撞到了旁边的垃圾桶上,垃圾桶倒下,垃圾一地。

    这次他被揣到腰眼了,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起来?!崩詈驮俅卫骱鹊?。

    何芳在厨房听见动静想出来,却被李燕给拦着了,“姐,让他吃点苦头,不然谁都不怕?!?br />
    “哎,你哥这脾气?!焙畏继胬詈偷P?,别到时候传回老家,三伯和三婶子会不高兴。

    李燕道,“我哥我了解,越在乎的人他是越动气,他要是不动气,就说明他什么都不在乎了?!?br />
    李阔磨磨蹭蹭的站起来,也往厨房方向张望,怎么就没有一个出来拉架的??!

    “哥...”他要哭了,“动手前能不能打个商量啊,我好歹有个准备??!”

    李和面无表情的道,“好啊,要准备是吧,来,我现在要打你了,准备好没有?”

    “我...”李阔还没来得及说话,又被踹了个趔趄。

    这次虽然同样没有做好准备,但是已经起了防范心,因为被踢在大腿根子上,倒是不怎么疼。

    李和问,“是不是不服气???”

    “没有,没有,哥,我服气,真的服气?!崩罾泵Π谑?,脸上的委屈也第一时间变成了笑意。

    李和道,“你小哥以前比你老卵多了,也没你这样子?!?br />
    李阔道,“我肯定没法和小哥比?!?br />
    李隆是县里有名的大富翁,他当然没得比。

    李和道,“你真本事,还会离家出走了,谁给你的胆子?”

    李阔支支吾吾的道,“这不是还是来这了嘛?!?br />
    李和道,“我跟你爸说让你来这,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让你体验一下,到底是读书舒服还是工作舒服?!?br />
    “啊....”李阔愣了,“我也知道是工作辛苦,可是我真不是读书的料子啊,不能所有人都考大学吧,要不然大学也装不下?!?br />
    李和往他跟前近了一步,他吓得赶忙退了一步,他怕又是一个突如其来的一脚。

    “站着?!崩詈筒飞系哪橇界富泼?,还有已经遮挡住眼睛的长发,没好气的道,“头发马上给我剪了去,以后再这种发型,我会抽的更狠?!?br />
    “这是个人自由...”李阔正要反驳,可是面对李和的眼神,立马就识相的闭嘴了。

    李和道,“衣服也全部换了,让你姐带你去,买两身像样的。明天给我正式去上班?!?br />
    “好?!闭獯卫罾环炊?,但是随即又兴冲冲的问,“那我手底下管几个人???”

    他哥是大老板,他手底下不管几个人像话嘛!

    李和道,“大白天的少做梦,我先给你安排到超市里面去,从基层做起,先做理货员?!?br />
    这是一份需要耐心和细致的工作,李和决定先磨磨他的性子再说。

    “理货员?”李阔显然不明白这个工种是干什么的。

    李和道,“现在别那么多废话,到时候你就知道了?!?br />
    只是饭桌上,重新谈到工作这个话题,何芳帮着解释了一遍。

    “就是个搬运工呗?”李阔想哭,要是只做个搬运工,他大老远的往这旮旯钻干什么!

    这不是脑子有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