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崩詈陀窒肫鹄戳死罾馔醢烁嶙?,昨天李福成还跟他说呢,这小子不成气,眼看就要高考了,就这还不好好的,仗着有点家底,每天纠结着一帮小崽子出入游戏厅和影吧,至于抽烟这种小儿科,初一就无师自通了。

    李和气的牙痒痒,他为了让李阔进一中,当时他找的是边梅,但是金老师的丧礼上,她告诉李和,其实具体运作的就是王永。

    等于,就是他李老二欠了王永的情!

    他搭人情进去,这孩子还不争气,他想想就来气!

    李福成话里话外的意思,李和都明白,无非是希望李和看在都是兄弟的份上给帮衬一帮。

    李和既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他要等着李阔的高考成绩。

    可是高考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了,李阔连家门都没踏过,李兆辉就是再傻,也明白被儿子给涮了!

    一到学校打听,他儿子光棍的很,在高考的当天只考了一门课就跑了!

    李兆辉那个气??!

    之后,又开始找李阔的消息,这次李阔出去不是一个人,而是他儿子和另外两个同学,统共三个人。

    三个人居然南下了!

    说要出去闯天下!

    南方那么大,肯定不好找,最后还是其中的一个孩子钱花完了,没钱撑不住,先联系了家里,然后在一番威逼利诱之下说出来了地址。

    李辉一时着急,害怕李阔再另觅地方,到时候就更难找了,又不能及时过去,他晓得李和在南方有不少朋友,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李和,因为他没有李和的电话。

    他只能第一时间给李燕电话,让她联系李和。

    李燕第一次以闺女的身份训了他老子,慌则乱,这事不用找别人,找杨学文就行了!

    李辉一拍脑门,恍然大悟,舍近求远!

    也没打电话联系,就骑着摩托车去了杨学文家。

    杨学文这些年一直和万良友在南边附带做旧木料的生意,关系不多,但是可用的人有。

    当场就联系了方全,让他把李阔等人给先接走了。

    至于后续,远去深圳接李阔的李兆辉还没有回来。

    李和呢,他能做的就是先让万良友和付彪等人,好吃好喝的伺候好这爷俩,至于这爷俩怎么闹,就不是他们能插手的了。

    李和在家待到第三天,他回乡的消息不晓得怎么走漏了,来他家的人一波接着一波,从镇上到市里,甚至省里都来人了。

    那热情,实在是让他这样的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他虚应了两天,实在撑不住,灰溜溜的走了。

    “回不来喽?!彼诜苫?,想努力的看清窗外的一切,可惜飞机升的越高,底下的一切也就越渺小。

    到达家里,已经是下午五点钟。

    “爸爸?!崩钼故窍肮咝缘墓以谒献拥牟弊由?。

    李和往屋里扫一眼,没发现何芳和李览。

    何老太太道:“芳子在学校,听说最近很忙。小览在参加什么比赛,不能分心,连续几天都没回来了?!?br />
    李和道:“我先去洗个澡睡觉,晚饭不用喊我了?!?br />
    一觉醒来,拉开窗帘,太阳正往下落。

    “才睡了半个小时?”

    他有点不信。

    不过再次确认了下时间,确实是对的。

    再睡估计也是睡不着了,他就洗了个澡,下楼去了。

    下楼后,老太太都诧异道:“你不睡了?”

    李和道,“迷瞪了一会,差不多就行?!?br />
    然后自顾自的给自己泡茶。

    何芳进门,一边换鞋,一边对坐在沙发上的李和笑着道,“回来也没说一声?”

    “又没什么大事,你要是有盛大迎接仪式,我下次就提前通知?!崩詈透畏寂萘艘槐ú?,推了过去,“天热,清清火,再不济也能提神醒脑,老是喝白开水有什么意思?!?br />
    何芳问,“家里都安排好了?”

    这次外婆过世,她没有跟着回去,总感觉有点不得劲。

    李和点点头,“好了,不用想那么多,没人要求你必须回去,说句难听话,要是老奶不在了,你不回也是得回去了?!?br />
    他说的很现实。

    何芳道,“哦,对了,方全刚刚给我打电话了?!?br />
    “他找你干嘛?”李和不解。

    何芳笑着道,“都把李阔那么难缠的货交给他,不是难为人嘛,他怕担责任,存心不想干?!?br />
    “我三伯同意李阔留深圳了?”李和这几天都懒得问。

    不是不关心,而是他没法子关心。

    这种小崽子既然讲不通道理,那只能给点现实的颜色瞧瞧了,关键李兆辉舍不得。

    何芳道,“其实我意见是,还不如让他来咱们来这里,毕竟燕子在这里,有个约束,也能有照应?!?br />
    李和不屑的道,“谁能管得了他?只要三伯舍得,一天揍他八百回都不称我心?!?br />
    何芳道,“其实,他也不是一无是处,就是年轻冲动了一些,谁没年轻过,谁没冲动过?”

    李和冷笑道,“是,我年轻的时候,可没有像他这样不计后果,连高考都不考,我能怎么做?”

    何芳摇摇头,“不一样,我们那会是孤注一掷,没有退路??墒窍衷诘暮⒆硬灰谎?,不是一个词叫多元化吗,他们的想法多样,给自己的通路也不一样,你没必要那么苛求?!?br />
    “都是惯的?!崩詈妥钜幌?,自己要是有个暴发户老爹,还有个土豪姐姐,还奋斗个屁??!

    最重要的是,周围的亲戚非富即贵,包括他和李隆,哪个拉扯李阔一把,不是一飞冲天啊!

    产生安逸的想法很正常。

    何芳道,“其实还算不错了,他没有拿着你的名字出去乱招摇,要不然更有你头疼的?!?br />
    “这么说,我还得夸夸他们了?”李和反问。

    何芳道,“那就这么定了,我给三伯打电话,先让李阔来这里吧,眼皮子底下,咱们没时间盯着,不是还有李燕嘛?!?br />
    “行?!崩詈兔环ㄈシ炊?。

    李阔是一个人来的,李燕一从机场接过来就带到了李和这里。

    “姐,这谁家啊,这么豪气!”对于李和的大宅子,他是羡慕的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