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便向前来直问到脸上,“那我呢?”

    他是想知道他在她的心中到底是一个什么位置。

    招娣没有退,沉默了一下,四目相对道,“我怕你了?!?br />
    因为太疼了,看到就疼,疼了就想跑。

    李和道,“我又不是属狗的,不咬人,怕我什么?”

    “比被咬了还疼?!闭墟坊故侨滩蛔”欢盒α?。

    看到她笑,李和也跟着笑起来,“我总归该为孩子做些什么?!?br />
    招娣本想说孩子需要一个可以带他去玩的爸爸,一个可以接送他上下学的爸爸,但是她还是没有说。

    虽然她的想法直接,可是保不齐这话出来,听见的人能听出弯弯沟子。

    以为是她是怨妇,以为她是在抱怨,甚至以为她是在逼迫。

    不!

    她不是这样的人!

    所以此刻,她宁愿不说话,也不愿意说出一些很让人误会的话来。

    “怎么?”李和见她不说话,又紧张的追问了一句。

    招娣笑着摇摇头,“我知道你现在发达了,可是你能给他的,我也都能给?!?br />
    “他上幼儿园了?”李和问。

    招娣道,“开学就可以上小学了?!?br />
    李和道,“五岁没到吧,上小学会不会早了点?”

    “他不比谁笨?!?br />
    “好吧?!崩詈头⑾?,做他的儿子也挺倒霉催的,都在非自己意愿的情况下,被强行跳了级,李览是这样,如今何舟也是这样。

    招娣往门口张望了一下,见何舟在巷子里和邻居家的孩子玩耍,也就缩回身子,转而问李和,“中午就在这吃饭?!?br />
    “好?!?br />
    自从见到招娣之后,李和说话就不那么爽利了,每次都像咳没痰尽似得。

    “我去买菜,帮我看下孩子...”招娣刚说到一半,又突然改口道,“算了?!?br />
    走到巷口,把何舟招呼上,娘俩一起去了菜场。

    空荡荡院子,一时间只剩下李和一个人。

    突然想到张兵还在酒店里,他临走的时候也没有什么交代,估计这会肯定着急找他呢。

    他出了院子把门给合上,然后找了一家小卖部,用里面的电话给张兵打过去。

    等他打完电话,重新回到何家,发现娘俩已经到家了,何舟还是在门口玩,招娣却是坐在院子里。

    “不热???太阳底下坐着?!?br />
    “???”招娣猛然抬头,然后好似松了口气似得,“我以为你走了呢?!?br />
    李和笑着道,“怎么会呢,要走也会给你打个招呼?!?br />
    “那我现在做饭吧,早点吃,不耽误你事情?!闭墟菲鹕砣チ顺?。

    李和跟在后面,看到厨房的地上都是菜,有肉,有蔬菜,那条鱼还在塑料袋子里蹦跶。

    “不用做多,你知道的,我只要有个肉就行?!?br />
    招娣道,“你不吃,我娘俩也要吃?!?br />
    生活条件变好之后,她也开始慢慢学会了保养,而且又不怎么跑船了,小麦色的肤色透着亮,长发随意的披在肩上,散发着慵懒的性感。

    李和吞咽了一下口水,情不自禁的上前撩起来了她的裙子。

    她还是在那埋头洗菜,水流声更大了,好像不知道身后有人似得。

    不一会儿,她把手撑在水池子上,不自觉的又把身子往前面倾了倾,偶尔还不时的往窗外张望。

    待身后传来一声浓重的喘气声后,她也跟着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继续洗自己的菜,做自己的饭。

    李和默默的点上一根烟,出了厨房。

    何舟回来了,满头大汗,李和拿毛巾给他擦脸,他没有拒绝,还高兴地说了一声谢谢。

    “不用谢?!崩詈鸵哺杷淖鹬?,好像他真的是个大人似得。

    “叔叔,你喝酒吗?”他已经把啤酒箱子给拆开了。

    “谢谢?!崩詈椭V仄涫碌慕庸雌【?,这是他儿子的孝敬。

    “开啤酒?!毙〖一镉盅杆俚牡萆狭似【瓢庾?。

    李和启开啤酒以后,逗弄道,“你喝吗?”

    何舟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妈妈说小孩子不能喝酒,喝酒不是好孩子?!?br />
    李和表扬道,“你妈妈说的对,喝酒不是好孩子?!?br />
    招娣却是训斥道,“吃饭都堵不住嘴,好好吃饭?!?br />
    “哦?!焙沃垡幌伦拥拖铝四源?。

    “小孩子嘛,那么严实干嘛?!崩詈涂吹男奶?。

    招娣道,“如果长成我弟那样,我就一棍子给打死算了?!?br />
    “你弟吧,却是有点活泼了?!崩詈鸵皇奔湔也坏胶鲜实拇?。

    用流行词来说,就是熊孩子!

    在姥姥的丧礼上,他见到了跟在何老西身后的何耀,这孩子跟个猴似得,上蹿下跳,一会儿跑灵堂,一会儿跑厨房,就没有不祸害的。

    许多人打死的想法都有!

    人见人厌!

    跟着何老西去了他家一趟之后,他没注意,他家的柜子都被给翻了一遍。

    所幸何老西及时劝阻,损失有限。

    但是这孩子依然没消停,拿了根长竹竿不但把房梁上的燕子窝给捣了,还把门口的红灯泡给弄碎了。

    何老西作势就要打,谁知这孩子梗着脖子,大哭,一边拼命的往家跑,一边喊阿娘。何老西在后面直跺脚。

    当日,赵春芳与何老西进行了激烈的家庭战争,何老西以肿了一只眼睛为代价,认输!

    “有话就直说,不用藏着掖着,别说你,我们姐妹几个都讨厌他,小学三年级了,居然连100还数不到,全被我娘惯坏了?!闭墟诽究谄?,“我看啊,将来说不准还不如满军呢?!?br />
    李和道,“满军是自己作的?!?br />
    其实心下不以为然,何满军虽然和褚秀红离婚了,但是人家好歹有结婚的机会??墒呛我?,除非真有瞎眼姑娘。

    “来,我陪你走一个?!焙握墟访媲暗囊黄科【埔丫チ艘话?。

    “你少喝一点?!蓖墟泛染?,李和不是那么自在,“你最近生意怎么样?”

    招娣道,“挺好的,现在主要在油脂厂忙,车队和河面上基本都是李辉和驼子帮我搭把手,我倒是省了很多心?!?br />
    “有什么问题和我说,市里和县里的关系都有一点?!崩詈桶芽站破孔臃畔氯?,何舟又递来一整瓶,他再次道了一声谢,本来准备不喝的,但是儿子的好意,他不能辜负,又启开来一瓶,对招娣道,“这孩子以后不会小气?!?br />
    “我就担心他太大气,受人蒙?!?br />
    李和指指脑袋,“这里有就行?!?br />
    “张渚阳是你同学?”招娣突然问。

    李和道,“是的,在变电站抄电表?!?br />
    招娣问,“你信着他?”

    李和点点头,“信得着,其他不说,就说他人品,他老婆具体是什么病,我还真不清楚,甲亢还是什么?常年到头吃药,要是搁一般人身上,早就起不来了,但是你看他这个人还是乐呵呵的,跟他老婆也是没一句重话,伺候的好好的?!?br />
    招娣道,“那我也信得着他?!?br />
    “怎么,你们怎么打上交道了?”李和筷子一直没停。

    “去年吧,有人看我油脂厂起来了,想讹我一笔,我没同意,就闹事,架势挺大的,拉了好几卡车的人,堵我门口。

    油脂厂的工人没有一个替出头的,我只能找车队的人过来了,胖子和李辉,还有你小弟,大壮他们也跟着来了,他们怕人手不够,还另外还喊了人,其中就有张渚阳?!?br />
    李和眉头一皱,“怎么没人和我说?”

    招娣眉头一挑,笑着道,“多大个事,你以为我那么不中用啊?!?br />
    “后来呢?打起来了?”李和问的很轻松,估计肯定是没事,要是有事,估计李隆就是第一时间告诉他了。

    “这帮人就是欺生而已,县城才多大,和你弟、老四他们都是认识的,最后就是骂几句出气,也没打起来?!闭墟氛饣昂孟裼械憧上У囊馑?。

    “有时候就是这个人情烦人,想出气都不通畅?!?br />
    招娣道,“李辉他们喊过来的人,计划给每人50块钱加上一条玉溪,其他人都收了,唯独只有张渚阳死活不收,所以我就记住了这个人情,总想着还回去。

    变电站搞改革,他这种不上不下的,挺为难,上次他在我们那抄电表,我就随口问了他几句,问他愿不愿意来我这。

    好歹读过技校,比李辉他们强?!?br />
    李和发现招娣变化的不是一处二处。

    “他是个人物,留在身边挺不错,能用?!?br />
    他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吃好饭,他自己给自己泡了一壶茶,就在那坐着看招娣收拾碗筷,然后又哄着儿子睡觉。

    招娣走到哪里,他的眼神就跟到哪里,何舟睡着以后,他又眼瞅着招娣关上了大门,进了屋子,然后突然,眼睛直了,舍不得眨眼。

    招娣道,“傻愣着着干嘛?”

    最后一件衣服被她给整齐的放在了床头。

    “哦?!崩詈陀械悴桓蚁嘈?,僵硬的走进了里屋。

    “门插上,别吵醒儿子睡觉?!闭墟飞钗豢谄?,躺着。

    “哦?!崩詈筒迳狭嗣?。

    看着李和这幅样子,招娣噗呲笑了。

    “你这人真是,刚刚在厨房吧,你急吼吼的,这会吧,你又这样子,什么意思?”

    “我是没转过弯?!?br />
    李和也搞不明白自己的心情了,难道是强扭的瓜才甜?

    “来吧?!?br />
    “那我就真来了?”

    李和此刻反而犹豫了。

    拍拍脑子,也不知道被什么给堵住了。

    招娣没再说,一把就拉过来他。

    食髓知味,他好像不知疲倦似得,大汗淋漓。

    被招娣赶走。

    当晚,他没有舍得离开县城,在酒店待到八点钟之后,吃了一点晚饭,又去了何家。

    一连三天都是如此。

    他好像还是有点不敢相信,他找到了一点二十来岁的感觉。

    “我爸他们明天来?!?br />
    招娣的话对于李和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

    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最后的温存之后,他留着张兵在县城,自己开车回到了乡下。

    自从老娘过世,王玉兰的精神头就有点不济,所以儿子回来,也没有给她多大的欣喜,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午饭吃了没有。

    李和道,“你们趁着暑假,就在家里多过两天,不着急去香港?!?br />
    王玉兰道,“俺去陪你姥爷住几天去,你们在家吧?!?br />
    家里只有李和同李兆坤爷俩大眼瞪小眼。

    “别指望老子给你做饭!”李兆坤的话掷地有声。

    “你做的我也不一定吃?!彼罾隙曰锸骋彩怯刑籼薜?。

    爷俩都打定注意去李福成那里蹭饭了,多了两个人吃饭,老俩口倒是高兴得很。

    老俩口的新房挨着吴驼子家,每次吃好饭,李和还同驼子聊会天。

    吴悠要上初中了,镇上中学搬迁以后,离家少说也有十五六里地,天晴的话,骑自行车不算远,可是就是怕刮风下雨、下雪,都是要遭罪的,不管是驼子还是桑老太都舍不得。

    但是要是让她住校,两口子更是舍不得。

    所以,小有身家的驼子做出了一个历史性的决定,花了2000块钱,镇上买了一套房子,还是分为前后院的门面房,举家搬迁到镇上!

    李和笑着道,“你干脆学我家老三,还有刘老四他们得了,搬到县城去,教学质量还更好?!?br />
    驼子连忙摆手道,“搬到县里得喝西北风啊,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俺在镇上不耽误跑船,农忙了,还不耽误地里,俺回来忙活,你婶子就在镇上给她俩做三顿饭,等放假了,都再一起回来,这算计的好好的呢!”

    “不就给吴悠一个人做饭就行了?”李和听出来了这话的毛病。

    驼子低声的道,“永阳家的小的呢,不升初三嘛,这不就得一起了?!?br />
    一个是她领养的闺女,一个是她名义上的孙女,他不好厚此薄彼。

    “这就难伺候了?!崩詈图堑蒙S姥艏业男⊙就吠δ巡?,属于李庄唯二不多的敢冲着他龇牙的,不过随即又安慰道,“不过好歹也就一年,再说句难听话,这丫头不是读书料,能不能混完初中都不一定?!?br />
    “哎,也就这意思,听说这丫头敢抽烟了,你说俺是管还是不管啊,都不敢让她老子知道的,你老婶俺更不敢说?!蓖兆右彩呛芪?。

    ps:本书已经修改第五遍,逻辑错误,时间线混乱,错字,语句不通,都是随时在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