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对李福成建议,老太太的大寿可以由他们出钱在四海酒店办。

    李福成犹豫道,“这得多少钱?”

    花钱他不怕,只要他手里有,他愿意花,只是,他肯定没有这么多钱的,钱在老奶手里,肯定不能由着他糟践的,那么他就不愿意再多花大孙子的钱。

    “阿爷,跟你说个实话,也是我跟人合伙的,说白了,也有我的份,哪怕是我花钱,最终还是进到我口袋里?你明白没有?”为了老爷子能够安心,李和不得不说直白一点。

    “真是你的?”李福成第一次听李和这么说,他尽管知道大孙子不差钱,可是绝对没有想到孙子还有这么大的酒店。

    李隆在一旁道,“我在县城的酒店你又不是没见过,我都能搞的带差不差的,阿哥搞不是也很正常吗?”

    “那会不会很麻烦?”李福成还是有点没注意。

    李和道,“不麻烦,你跟老太还有陈宝国他们商量好,只要他们同意,剩下的就是我来办,不需要操一点心?!?br />
    “是啊,老爷子,我在这里,你就放心吧,保证办的漂漂亮亮,不出一点差错?!闭宰婺暝谝慌怨木?。

    “酒店的老板都说话了,你还担心什么?”李和指着赵祖年,然后笑着对李福成道,“只要老太太开心,什么都好说,咱们就办个热热闹闹的?!?br />
    “那我去问问你老太?!崩罡3勺钪栈故嵌牧?。

    李和道,“那我陪你去?!?br />
    他的目的还是为了给李福成撑场面,让李福成不至于白来一趟,那么是回去了,也是做了一件事,心里多少有点安慰。

    陈宝国听了李福成的话,眉头陡然一皱。

    “你们来办?”

    他首先是惊诧,之后是有点不高兴。

    李福成笑呵呵的道,“是啊,以前没对阿娘尽过心,这次你给个机会,俺们来操持,费用全部我们来出?!?br />
    “你们啊,还是不明白事呢?!彼锝ǚ业牡?,“过寿是好事,可别给大哥添麻烦?!?br />
    “不...”李福成正要急着说话,却被李和按下了手,他疑惑的看向李和。

    李和望着孙建芬道,“不知道你们有什么顾虑?会给陈大伯带来什么麻烦?”

    李福成低下头,这才意识到孙建芬称呼的“大哥”并不是他,而是指陈宝国。

    他明显是自作多情了,这让他很羞愧,再看看孙建芬眼神,好像嘲笑似得,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孙建设道,“我们的意思就是简单的在家里办两桌,喊一下常往来的亲戚朋友,陪着老人热闹一下。要是在酒店办,不是不行,而是不合适,我和大哥大小都是个干部,要是动静弄得太大,影响就不好了。

    入了有心人的眼,还不晓得怎么编排呢。

    不晓得的,还以为我兄弟俩,想趁机捞钱呢....”

    “老二...”陈宝国阻止孙建设再继续说。

    李福成道,“以俺们的名义来办,应该对你们不会有影响吧?”

    他问的小心翼翼。

    “名义?你能以什么名义?先得有名才行?!彼锝ǚ液敛豢推牡?,“这可不是乡下,以为像杀猪宴那么简单?!?br />
    “那我的名义行不行?”李隆生气了!

    市里领导、县里领导的红白喜事他又不是没参加过!

    可不带这么矫情的!

    真把自己当个葱了!

    说实在话,谁都不会把这种事当回事!

    但是,挡不住人家用这个做借口,就是故意和他老李家过不去。

    “隆子?!崩詈鸵膊灰盥≡偌绦?,虽然办宴席是他提出的,但是成或者不成,他是无所谓的。

    孙建芬笑着道,“没事,知道你们做点生意,有点小钱??墒怯行┦虑?,不是钱能解决的,还是悠着点好,前些年倒是有张狂的,可惜啊?!?br />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完,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

    “小钱?那在你眼里什么是大钱?”李隆冒着被哥哥骂的风险,冷哼道,“谁给你的自信,看不起人的?”

    “怎么?”孙建芬的脸上有点挂不住,想不到李隆敢这么跟她说话。

    “少说两句?!崩罡3砂牙盥±揭槐?。

    李隆怕李福成为难,也不敢再多说。

    陈宝国突然对李和道,“我听明静说,你们碰过一次?”

    李和点点头,“有一阶段时间了?!?br />
    “哦?!背卤治?,“你一个妹妹在那开店?”

    李福成接话道,“那是你一个孙侄女,我家老三家的老大丫头,叫李燕?!?br />
    “都挺好?!背卤盗苏饷匆痪洳幻鞑话椎幕?。

    既然陈宝国和孙建设等人不愿意李家出钱在饭店大半,李福成也就依着了。

    大寿这天,将老太太已经不能起身,大病之后,她想挪动一步都是困难了,整日不是床上就是轮椅上,可是她仍然是极其高兴的。

    她喜欢由年轻人的朝气汇聚成的热闹劲。

    到如今,最为高兴的是,她的大儿子在她的身边,她总是拉着李福成的手道,蹬腿也划算了,她一个女人,四代同堂,她不由不得不高兴,由不得不骄傲。

    她最为遗憾的就是李家的重孙她还没有机会抱过。

    李福成只能安慰在下一次来就给带过来,但是他自己都清楚,老太太还能不能等到他一次来。

    李家、孙家、陈家,老老少少,二十几口人,围在老太太身边,照了一张以母系为血缘关系的全家福。

    李福成又单独陪了老太太之后,塞给老太太五万块钱后,揉着红肿的眼睛走了。

    回去的路上,李福成闷闷不乐。

    李和像哄小孩子一样哄道,“年底再来,行不行?”

    “哎,能不能挺的住哦?!崩罡3赏糯巴?,长叹一口气。

    谁都明白,老太太已经是时日无多,已经快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车子经过市里,李和没有急着回去,只对李隆道,“你先把爷送回家,我在这边还有点事?!?br />
    李隆道,“先去我那住一晚,昨个梅子还说要带着你给你买件衣服,她说你骨架大,衣服不好买,得去试穿才行?!?br />
    李福成摇摇头,“都这年龄了,还搞什么俏巴,你把我送到汽车站,我自己坐汽车回去?!?br />
    “先到县里再说吧?!崩盥〔辉俣嗨?,和李和告别之后,带着李辉等人回去了。

    待弟弟等人走后,李和把标注好的地图丢给张兵,让他开车,自己跑到后座上睡觉去了。

    从后座上睁开眼,他抱着胳膊,感觉有点冷,是被冻醒的。

    车子停在马路牙子边,张兵不在车上。

    他推开门下车,阳光有点刺眼,他又赶忙用手挡住。

    张兵正在一家小商店门口一边抽烟,一边喝汽水,看到李和从车上出来,赶忙拿了一瓶汽水递给他,“喝点,挺热的?!?br />
    “几点了?”李和也不挑剔了,拿起汽水就往肚子里灌,先解渴要紧。

    “11点多?!闭疟戳丝词直?。

    李和惊讶道,“我睡了二个多小时?”

    他们到达市里的时候才九点多钟。

    张兵点点头,“早上起来的太早了,估计你也没睡好,所以刚刚看你睡得香,就没喊你,怎么,去吃点东西?”

    双手搓搓脸皮,使自己清醒了一下,李和道,“这里离地方多远了?”

    张兵指着拐弯处道,“左拐就是厂区大门?!?br />
    李和道,“你呢,这几天辛苦了,中午好好吃一顿,然后找个地方休息一会?!?br />
    “那你呢?”张兵反问。

    李和道,“我自己去厂子里看看,你不用跟着了,你把电话装着,走的时候我打你电话?!?br />
    “可是....”张兵正难以决断的时候,李和已经不见了。

    他是无奈!

    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他真不晓得怎么交代了!

    李和要说好伺候,也是极好伺候,平易近人,为人没什么架子!

    要说难伺候的地方,就是李和太任性,不把自己当回事!

    不说十个八个保镖吧,可是也不能一个都不带吧!

    他和董浩,有时候根本是无所适从!

    到了厂子门口,李和发现了厂子的变化,首先就是厂子的名称换了,原来是叫方便肉厂,现在改叫食品厂了。

    原来的推拉铁门,跟随潮流,改成了可以??氐牡缱由焖趺?,一辆辆大卡车不时的进出。

    他正信步往里走,却听见一声呵斥。

    “嘿,说的是你,搞什么的?”从门卫室窜出来一个老头,对着李和抱着不信任的神色。

    李和笑着道,“我来过你们厂子里的,不记得我了?”

    老头道,“我们这里是大企业,来的人多了,我哪能一个个记得住,你是谁???”

    李和道,“我找你们叶总?!?br />
    “联系业务的?”老头问。

    “来联系业务的多?”李和问。

    老头得意的道,“我们厂的火腿肠做的好吃,大人小孩都喜欢,畅销全国,有口皆碑,现在排着队等拉货的多着呢,我劝你啊,还是晚点再来,厂子里货不足,找叶总也是白搭,她又变不出来货?!?br />
    李和道,“那我进去找她吧?!?br />
    他想不到火腿肠厂子居然这么红火。

    这个是出乎他的意料的。

    “你这人倔啊,好话歹话都不听?”老头斜着眼睛看李和。

    李和笑着道,“你给我打个电话,就说我叫李和,问你们叶总愿不愿意见?!?br />
    “什么,你说你叫什么?”老头子突然瞪着眼睛问。

    “李和?!彼馗戳艘槐?。

    “那你早说不就得了,废话那么多?!崩贤纷用缓闷牡?,“叶总早就交代了,万一以后有叫这个名字的,可以直接进去?!?br />
    “谢谢了?!崩詈统懦ё拥陌旃ス?。

    找到厂长办公室,发现门虚掩着,犹豫着要不要推门进去,门却被另外一个急匆匆的小跑过来的女孩子推开了。

    他看到了正坐在办公桌办公的叶芝,然后就站在门口笑嘻嘻的看着她。

    小姑娘进去小声说了几句,叶芝刚抬起头,猛然看到了斜靠在门口抽烟的李和。

    “你怎么来了?”叶芝赶忙站起身,绕过小姑娘,到了李和的跟前,有点手足无措。

    小姑娘却是呆了。

    这是雷厉风行,甚至带着剽悍的叶总?

    怎么会有这种小女人状?

    她以为眼花了!

    “我怎么就不能来了?”李和进了办公室,这里瞅瞅,那里摸摸,显得很随意。

    “文件放在了,你出去吧,看好后,我会签字?!币吨グ遄帕扯孕」媚锏?。

    “是?!毙」媚锍鋈サ氖焙?,还好奇的看了一眼李和。

    叶芝转回身,对李和道,“我给你倒茶?!?br />
    “不用,刚喝过?!崩詈妥枥棺∷?,“我听人说,你们现在搞的不错?都供不应求了?”

    叶芝道,“还不是你的注意好,你说火腿肠可以做即食食品,拆了就能吃,还可以烤着吃,炸着吃,炒着吃,各式各样都有,当然,还有你说的各种口味,玉米味的,辣味的,孜然的....”

    她说的滔滔不绝。

    李和竖起大拇指道,“还是你有本事,我只是那么随口一提而已,就是我自己来做,我也没有你这么厉害?!?br />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火腿肠的市场广阔!

    一根火腿肠,无论它是纤细小巧,还是矮胖壮实,生而为火腿肠,就注定了它朴实百搭的一生。

    吃泡面时可以加,假装可以补充营养。

    吃买煎饼果子也能加一根,握在手里瞬间充实了很多。

    甚至还有用来配炒菜……

    叶芝认真的道,“你别谦虚了,比如你提醒我说,可以做电视广告,我就想了,最知名的就是央视,我就做了央视,一年的广告费就是五百万!我当初以为齐华先生不会批这笔钱呢,结果还是批了?!?br />
    “你们做了央视?”李和有点目瞪口呆,想不到这娘们这么有魄力,随即道,“再努力努力,你们可以争取做标王了?!?br />
    “你可别取笑我了,标王的广告费上亿呢,就那么几秒,咱们小厂可吃不消,我们厂今年满打满算,营收都没二千万?!币吨ジ厦σ⊥?,然后又问,“你没吃饭吧,咱们去吃点东西?”

    “求之不得?!崩詈团呐亩瞧?,表示饿的很。

    ps:双倍月票,明天是最后一天!求砸!让老帽飘一飘!明天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