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刚合上冰箱门,却发现李家的那只老龟从并冰箱后面慢慢悠悠的爬了出来,伸着脖子顶着绿豆大的眼睛看着他,大概是很不满意被冰箱关门的声音给吵醒了。

    “怎么给弄屋里来了?”李和问闺女,明显是她的杰作,要不然这老龟再大的本事,也没法子从后面的泉水池子爬到屋里来。

    李怡咬着手道,“谁让你不带我去?!?br />
    她心里还有着怨气,对于说话不算话的李老二,她可是很生气!

    “别咬手,指甲都秃了,你妈看见又揍你?!崩詈妥滤氖?,道,“还有,老龟以后没事不要弄它,它可是咬人的,咬的可疼了?!?br />
    他其实只是吓唬她,这只老龟已经成了精,性格倒是温和的很,从来没有攻击人的迹象,即使经常被惹恼了,也只会把脑袋缩进龟壳里,一动不动,任由孩子们折腾。

    偶尔被孩子们抬着,嘭嗵一声,砸进水里,还会显出来欢喜,在水里游荡来游荡去。

    “哼!”李怡很不高兴她老子总是拿她老娘吓唬她,冷哼一声之后,跑到沙发上,拿起一个书包,把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出来,铅笔,文具盒,颜料笔,本子,应有尽有。

    这是准备开学用的。

    她把所有的东西在沙发上重新归置了一遍,又认真的给装进书包里。

    每天总要反复弄个三四次。

    “我去给它放到水池里?!闭疟ケ鹄瞎?,往外面去了。

    董浩继续道,“我已经跟警方联系了,也把举报信的疑点说了一下,警方很重视,会重新找突破口做调查?!?br />
    “这么说,警方也一直没有给定论?”李和抿一口茶,把脚上的拖鞋也甩了,光着脚盘在沙发上。

    待发现脚上有泥巴想放下去已经晚了,沙发上已经变了颜色,黄泥巴在上面一块一块的。

    他怕何芳回来唠叨,又赶忙找了块抹布把沙发擦了一遍。

    董浩也帮着拿了拖把,把地面给拖了一遍,他有时候挺可怜李老二的!

    首富又怎么样!

    还不是照样怕老婆!

    连他都不如!

    他虽然宠着她家娘们,可是家里娘们要是敢得寸进尺,不知天高地厚的瞎唠叨,他就能狠揍!

    爷们在外面辛苦挣钱本来就不够容易了!

    回家来还受气?

    没这个道理!

    要是抗揍,就可劲瞎叨叨吧!

    而李和也经常自怜自艾,在这个炮火连天上了床也没有结果的新时代,他李老二能洁身自好,也是相当的不容易??!

    “负责这个案子的是刑警队的吴队长,他倒是跟我说过,考虑到我们公司的意见,他暂时不会轻易结案,他会再认真的继续调查,直到水落石出?!?br />
    董浩放下拖把,把李和沾满泥的拖鞋给拿到了门口。

    李和道,“你也不要松懈,还是盯着,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跟我说,这个事情越来越没那么简单了?!?br />
    董浩点点头,“我知道了,那富大海....”

    李和道,“单子继续给富大海,这是答应他的,本身和案子没有多大关系?!?br />
    既然事情已经出来了,他也不怕打草惊蛇了,是鬼是人,他查出来就是。

    到了暑假,李览没需要任何督促,第一次积极的主动的开始做暑假作业,甚至连围棋都没有碰一下。两本作业,统共只用了不到三天时间。

    两口子还没来得及欣慰李览已经懂得文化课的重要性的时候,李览就被梁贺年接走了,然后就是是开始天天不着家,不是去参加围棋赛就是在棋院,甚至晚上都不回家,李和总感觉哪里不对,可是又是说不好。

    一大早,刚起床,就接到了李隆的电话,外婆病重。

    他吓了一跳。

    何芳道,“我现在收拾东西,一起回去吧?!?br />
    李和摇摇头,“你不用回去了,我一个人就可以?!?br />
    “万一....”何芳有点犹豫。

    “估计是挺不过了?!卑凑绽詈偷募且?,老太太实际上是该早没了,能挺到现在,大概是由于他的原因,比如生活条件变好了,卫生状况提高了,这些都有助于延长寿命,但是毕竟年龄在那放着了,生老病死都是规律,如今估计是真的挺过不去了。。

    何芳道,“那我不回去多不好?!?br />
    李和道,“你是外孙媳妇,你不回去没人挑理,行了,你忙你学?;褂屑依锏氖虑榘?,我带着张兵回去?!?br />
    董浩留着帮着看顾家的同时还要继续调查郭胜利的事情。

    立马让人去买当天的机票,还好,赶上了当天的晚班飞机。

    到达省城已经是凌晨12点半。

    “我以为你明天会来呢?!崩盥∫グ镒耪疟嵝欣?,却是被张兵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

    不能拿老板的弟弟不当老板!

    张兵道,“飞机上就是睡觉,精神着呢?!?br />
    “姥姥怎么样?”李和站在机场的门口抽了一口烟。

    李隆道,“估计够悬,医生也不看好,说是就这两天的事情,大舅他们已经把寿衣准备好了,就等着咽一口气?!?br />
    “怎么到省立医院来了?”李和不认为他两个舅舅有这么孝顺。

    大壮接话道,“隆子给送的?!?br />
    他同李隆向来是形影不离。

    李隆道,“我出钱,他们有什么不乐意的,要不然还在镇上吊着呢,镇上医生什么水平,谁不知道,就那么两下子,看不出什么东南西北?!?br />
    “阿爹和阿娘呢?”李和突然又想到王玉兰老俩口,他们肯定也是要回来的。

    李隆道,“中午能到,你不用管,到时候我再来接?!?br />
    李和把烟蒂掐掉,扔到垃圾痛,随口问,“几个孩子呢?”

    “都带回来?!崩盥〈蚩蟊赶?,让董浩把行李放进去。

    到了医院,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病房的走廊里,不甚明亮,大概为了省电,这么一条长走廊,只开了一盏灯。

    “二和来了,累了吧?!贝缶送跤裆凭投自诓》康拿趴?,脖子上搭个毛巾,不停的擦着汗。旁边还有他的五六个表兄弟,表姐妹,也纷纷同他打招呼,他也笑着一一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