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郭胜利和李老二这种出身贫寒,几经辛苦考上大学,毕业后成为留在城市工作生活的男人,也许收入增加了,也许外表改变了,但是变不了的是骨相!

    找了个小资产阶级出身的小姐姐,处的来还好,处不来的话,洗脚放屁这种小破事都变能成为不可调和的大矛盾。

    万一再不幸,遇到刘佳欣这种的,赔钱不算,还得搭命进去。

    董浩一边开车一边道,“我等会就给齐华电话?!?br />
    李和问,“你刚刚来是想说什么来着?郭胜琳和刘佳欣见面了?”

    董浩道,“是的,刘佳欣主动找的郭胜琳,希望郭胜琳放弃这套房子,她愿意退一步,补偿一部分现金?!?br />
    “补偿多少?”问话的是张兵。

    董浩道,“给5万现金?!?br />
    张兵愣了愣神,失笑道,“这是欺侮乡下人没见识,还是欺侮郭胜琳年纪小不懂事?100多万的房子,只给五万块钱?

    这逗人玩呢!”

    董浩道,“有齐华在,郭胜琳自然做不了傻子,她肯定不能同意,这次见面,当然也是不欢而散?!?br />
    “最近有什么发现没有?”李和拉开车窗,点着了一根烟。

    郭胜利的死他这边也在调查,警察也在调查,可是两方都没有任何的头绪,这让他有点着急。

    董浩道,“我这半个月都跟着刘佳欣和刘汉锋,可是依然没有丝毫的发现,刘佳欣除了逛街就是在家,或者去父母那里,没有和任何人接触过,而刘汉锋的活动也很简单,除了家里就是公司,偶尔会往厂区去看看,接触的人不是客户就是单位同事,也没有异常?!?br />
    “没有异常就是异常?!崩詈屠湫Φ?,“要么是刻意低调躲避,要么就是她们没有自己的朋友圈,可是你觉得她们的关系圈会是这么单纯吗?”

    董浩点点头道,“这个道理我明白,所以我就从其它方面入手,我刚刚就打听到一个消息,刘汉锋和刘佳欣不但是认识的,还有一个大家想不到的关系?!?br />
    “都姓刘,难道是父女?”张兵做出来了揣测。

    “差不多吧?!倍颇渴幼徘胺?,认真开车的同时,继续道,“刘佳欣的父亲刘汉庭是刘汉锋的亲哥哥?!?br />
    李和道,“也就是说刘佳欣是刘汉锋的侄女了,想不到还有这么一层子关系?!?br />
    这是让他想不到的。

    董浩道,“这个我开始也没有想到,只是有一次,我跟着刘佳欣,刘佳欣去父母家,我看到了她的父亲,居然和刘汉锋有几分相像,我当时就有点怀疑,托了派出所的朋友查了一下户籍档案,要不然我也被蒙在鼓里?!?br />
    “这下子事情可就不简单了?!崩詈鸵荚嫉母芯醯搅耸裁?,“这么说,郭胜利能认识刘佳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了,甚至刘汉锋有可能就是郭胜利和刘佳欣的介绍人?!?br />
    “这个倒不是?!倍平幼诺?,“刘佳欣原本在地大集团的分公司做过前台接待员,是她先认识原本也在地大集团法务部工作的郭胜利,而郭胜利有可能是她介绍给刘汉锋的?!?br />
    “刘佳欣也在地大集团工作过?”李和惊讶的很。

    董浩道,“是的?!?br />
    张兵笑着道,“能做地大集团前台的可都是漂亮姑娘,郭小姐认为这是公司门面,要求都是非常高的?!?br />
    “奶奶个熊?!崩詈偷蜕盍艘痪?。

    董浩看看李和的神色继续道,“虽然我知道了这两个人的关系,可是我还是没有一点收获,情急之下,我把举报郭胜利的信件送到了警察学院的鉴定中心,却是有了一个有趣的发现?!?br />
    李和抿了一口茶,没说话,等着董浩继续说。

    只听董浩慢吞吞的道,“这15封信,总共有可能只出自四个人,最多不超过六个人的手笔?!?br />
    “这也能看的出来?”对于笔迹鉴定,李和不是太懂。

    董浩道,“据做鉴定的人说,每个人的书写习惯均不相同,必然要在书写的笔迹材料中不同程度地反映出来,就是有故意伪装也不会彻底改变。

    所以,某些笔划,朝哪个方向用力,用多大的力,拉多长,都是有自己的书写习惯的?!?br />
    李和瞬间明白了,冷哼一声道,“这是有预谋,有组织的了?!?br />
    董浩道,“肯定是了,要不然,怎么可能费心费力的写这么多举报信呢,还是就出自那么几个人之手?!?br />
    李和问,“刘佳欣和刘汉锋的笔迹做过核对吗?”

    说话间,车子已经到了家门口。

    李怡看到他从车上下来,小跑过来,就要往他身上扑,李和习惯性的俯下身,她迅速的双手挂在他的脖子上,爷俩配合的很默契。

    但是,这一次,她很不满意,她气呼呼的道,“李老二!”

    “什么?”李和知道闺女生气了,只有生气的时候,她才会学何芳,喊他李老二!

    “你骗人!”她挂在她老子的身上,不愿意下来。

    “我骗你什么了?”李和明知故问。

    “你一个人去了!”她挂的累了,又自己跳下来,双手叉腰,“你说我好好吃饭,就带我去的?!?br />
    “那去问你妈去,你妈妈不准你去的?!崩詈透厦Π炎约赫删?。

    “哼!”李怡知道她老子说的是实话,可是面对她老娘,她是无可奈何??!

    她老娘可不是李老二,不是那种任由被揉圆搓扁的性格??!

    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心情不好的时候,她的屁股就要遭殃!

    所以,她老娘不找她麻烦,她就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李和笑笑,不再搭理她,回屋重新泡壶茶,坐在沙发上继续听董浩汇报。

    “通过齐华,我把两个人的签名都拿到手里了,可是做了笔迹鉴定之后,没有一个人的笔迹是和举报信相同的?!倍粕ぷ用把?,也不惦记什么规矩了,自己开了冰箱,想找个饮料喝。

    可是发现冰箱只有蔬菜和水果,他这才想起来,为了防止孩子贪吃,没个度,李家的冰箱从来不放饮料和雪糕之类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