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话说,他不来这里,他好像还真多少地方可去了!

    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属于雁栖湖周边的一个不知名小湖泊,城市还没有扩张到这里,还能见到菱角、莲藕、老鸡头等以往河里常见的水产品。

    没事还能钓钓鱼,下去游两圈。

    但是,这种地方已经不好找了。

    京城境内有潮白河、北运河、永定河、大清河和蓟运河五大水系,流域面积10平方公里及以上的河流425条,总长度6413.7公里,但是依然属于华北干旱半干旱地区,水资源短缺。

    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快速推进,人口密度的增加,气候的变化,都对自然资源的承载能力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水资源开始变成了极度匮乏。

    现在永定河断流,曾经的南“二闸”北“菱角坑”也不复存在。平水期京城周边“十库九旱”、“有河皆干”,枯水期颐和园昆明湖、圆明园内湖泊以及未名湖都干枯见底。

    董浩笑着道,“北方有毒性的蛇类很少,有毒性的蛇类通常大概就是腹蛇,野鸡脖子,同眼镜蛇不一样,一般不会主动攻击人。哪怕是白唇竹叶青都不用怕,因为虽然有毒,但是在没有受到威胁时,照样是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br />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蹦炅湓酱?,他李老二的胆子越小。

    如果蛇进了裤裆,他也没法假装自己是许仙。

    张兵道,“咱们不是热带地区,蛇类的毒性一般都很有限,虽然也有剧毒蛇类,可是能当场致命的不多?!?br />
    “不多?那说明还是有?!崩詈土愀鸵膊灰?,转身就走。

    董浩和张兵无奈的对视一眼,在身后帮着收拾东西。

    李和打开车后备箱,找到水壶,往嗓子眼灌了水,抹了下汗,然后问追上来的董浩,“怎么,这个点来,是不是有什么发现?!?br />
    董浩把鱼竿和水桶放进车里,关上门,然后道,“郭胜琳去了刘佳欣那里?!?br />
    “郭胜琳和她老娘还没走?”李和以为郭胜琳已经走了,毕竟郭胜利的骨灰还等着下葬。

    想不到娘俩还留在这里。

    张兵却是插话道,“这是齐华的意思,他让那娘俩留在这里打官司?!?br />
    “打什么官司?”李和对此一无所知。

    张兵从车载冰箱拿了一瓶可乐,往嘴里喝了一口后继续道,“郭胜利在三里桥可是还有一套房子的,这套房子,郭胜利买的时候只要1700一平,可是现在已经涨到9800一平,也就是说这套120平的房子现在的市价至少在100万!”

    全国商品房屋平均售价1990年为每平方米703元,1993上涨到每平方米1282元,商品房屋的全国平均价格上涨率为22.17%,大城市商品房屋价格年均上涨率超过30%。

    首都的房地产市场于1992年中下旬开始起步,较深圳晚了五六年,比上海晚了四五年,但是房价一点都不落后,眼前市区三环以内的商品房价格每平米没有低于七千的,三环以外四环以内的商品房每平米没有低于4000的,四环以外,远郊区县的商品房最低也在2000元左右。

    而且,国内的房地产市场有内销房与外销房的区分,内销购买主体为国内人士;而外销房面向海外人士和部分国内经济实力颇为雄厚的人群,不是中国户籍的人士是没法子购买内销房的。

    外销房的均价基本都是过万,比内销房还要热闹。

    对开发商来说,地价已从过去的平均每亩5一8万元至少上升到每亩25万元左右,一阶段平松、付彪等人犹豫要不要拿地,但是他李老二一锤定音,拿,继续拿!

    因此,全国的地王,有三分一是诞生在他李老二手里!

    有时候,想起来,他自己都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

    “父母也是第一顺位继承人,当然有这个权利要求继承?!崩詈偷阃啡峡?。

    董浩笑着道,“不是有这个权利继承,而是理所当然的继承?!?br />
    “嗯?”李和不解。

    董浩道,“郭胜利和刘佳欣还没有办结婚证,两个人对外称是夫妻关系,实际上从法律角度来说,这叫同居关系,是没有财产继承权的,何况,两个人至今没有孩子,刘佳欣只能是滚蛋?!?br />
    “不能吧,不是说这刘佳欣挺贪财的一个人吗?”李和搞不明白了,既然对方这么贪财,怎么可能不要求在房子上加上她的名字呢?

    导致如今留下这么大的漏洞。

    董浩道,“这个我们就不得而知了,齐华猜想,大概是那个女人舍不得房屋过户或者添加名字的费用,毕竟钱都是她管着的,再说,去年的房子可没这个价,房子里还有按揭贷款,实际价值没有如今这么高?!?br />
    李和笑着道,“不能,能把郭胜利这种人玩弄在手掌的人,不会这么糊涂。也许她是在等机会罢了,只是没想到郭胜利会死的这么快,这会估计肠子都悔青了?!?br />
    虽然郭胜利的情商偏低,可是智商不差啊。

    董浩道,“具体的只有这个女人自己清楚了,反正齐华这小子这次终于干了次漂亮事?!?br />
    李和突然又问,“既然和那个女人没有关系了,郭胜利母女只要向公证处申请办理郭胜利遗产继承权公证就可以了,何必再打官司?”

    董浩道,“当然是那个女人不同意了,说她自己也拥有房屋的归属权,因为每个月的房屋贷款是她在还,她还向法院提供了汇款单据,现在更是不愿意搬走,郭胜琳那小姑娘不得了,不需要人交代,反告刘佳欣非法侵占郭胜利的财产?!?br />
    “走吧?!崩詈陀靡掳谀成系暮?,上了车后道,“你们知道的,我最喜欢看热闹,等会打电话跟齐华说,把官司给我往热闹里打,我要的是热度,一定要闹的全国沸沸扬扬,要闹的这女人没脸面做人!”

    金钱与相貌上的不对等,在青年人中往往是钱多的那个人受到伤害。

    他替郭胜利可惜,肯定是没看过倚天屠龙记的,越好看的女人越会骗人,这都不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