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的毫不犹豫,且异常的肯定,又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看着那清澈的,不带一丝做作的眼神,李和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直接信了,毫无理由的信了。

    如果之前是怀疑,那么现在就是跟着小姑娘一样,他是非??隙?,郭胜利不是自杀!

    他正要说话,却听见小姑娘尖叫一声,发现老太太面对尸骨未寒的儿子已经哭晕倒在地上,小姑娘正在费力的搀扶。

    李和对齐华和张兵道,“帮忙送到病房,办好住院手续,让她休养一阶段再回去?!?br />
    “我抱着吧?!倍坪驼疟黄鸺芷鹄咸?,但是董浩却是把老太太一横,直接抱着怀里,出了停尸间。

    “谢谢你,你是好人?!甭饭詈蜕肀叩氖焙?,小姑娘低着头,擦擦眼角,怯生生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不等李和回话,就踩着小碎步跟上董浩。

    李和正要低头沉思,装一会儿深沉,可是周边的寒气,让他突然意识到,这里不是思考人生的地方。

    望着这个阴森森的安静到可怕的地方,再看看昏暗灯光下的郭胜利,那惨白惨白的脸,顿时,全身的汗毛为之一颤,唰地全竖了起来,额头上立马流淌出几滴绿豆大的冷汗。

    他不禁打了个哆嗦,尽管小腿肚子已经抽筋,还是立马小跑出去了。

    喘着粗气出了停尸间,抬起头面对炙热的太阳,他第一次感觉到炎热的可爱。

    突然一只手搭过来,李和吓得一下子跳起来!

    “李先生?!彼祷暗氖瞧牖?。

    “人吓人吓死人,你知道不知道的?”李和拍拍胸口,惊魂未定。

    “对不起,李先生?!逼牖氩坏交崮涿畹姆复?。

    “安排好了?”李和赶紧点起来一根烟压压惊,大口大口的抽着。

    齐华道,“好了,办了入院,那个小姑娘在那陪着?!?br />
    “小姑娘叫什么名字?”李和问。

    齐华想不到李和会问这种与实际问题不沾边的问题,只能努力的回忆道,“郭胜....胜...对了,叫郭胜琳?!?br />
    想起来之后,他终于松了口气。

    李和跟着齐华去了老太太的病房,病房是特需病房,单间,进门是沙发,里面是床,中间用一道帘子隔着。

    老太太正躺在床上,没有一点儿的反应,郭胜云就站在床边双眼无神的看着,脸上还有担忧。

    看到李和进来,董浩就道,“医生刚刚检查过了,只是忧伤过度,没有大问题,等会挂点葡萄糖,再好好休息几天,就没多大的问题了?!?br />
    “我不知道怎么称呼你?!毙」媚锟醋爬詈?,犹豫了一下,还是对李和开口了。

    李和道,“喊我李哥吧?!?br />
    “李哥,谢谢你?!毙」媚锶险娴牡?。

    李和道,“已经说过了,就没必要再说了。有什么困难尽管说,我一定尽力帮?!?br />
    “谢谢?!毙」媚镎饩浠安蛔跃醯乃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误,又赶忙闭口不言。

    “说吧,我听着?!崩詈托α?。

    小姑娘咬咬牙,鼓起勇气道,“我暂时没钱还你,给我点时间,我会分期还你?!?br />
    “什么?”李和听得不解,怎么跟钱扯上了?小姑娘怎么就是少他钱了?

    “我娘住院,这个费用不低的,我知道的?!毙」媚镏缸牌牖绦?,“我刚刚看了,这个大哥刚刚一下子交了一千块钱,我现在拿不出这么多钱?!?br />
    李和听得一愣,最后无奈的摇摇头道,“你哥哥是我们公司的员工,他出事了,我们有责任和义务照顾他的家人,所以这些费用自然有公司承担,你不需要操心,只要安心照顾你妈妈就可以?!?br />
    “真的?”

    小姑娘不怎么相信会有这么好的事情。

    李和点点头,“真的,我没必要骗你,何况钱都已经交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再找你要钱的?!?br />
    “谢谢?!毙」媚镌僖淮稳滩蛔∷盗?。

    李和笑笑,接着道,“方便出去跟你聊聊嘛?”

    “聊什么?”小姑娘抱着戒心。

    “关于你哥哥的事情?!崩詈痛烦瞬》?。

    一听说是关于自己哥哥的事情,小姑娘也立刻跟在了李和的身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病房,到了医院的一颗大树底下,虽然太阳很毒,可是大树枝叶繁茂,挡住了阳光,凉风习习,让人感觉不到热气腾腾。

    “坐那吧?!崩詈拖仍谑饕竦紫碌氖噬献?,又是习惯性的点起来一根烟,直接问道,“你为什么肯定你哥哥不会自杀?”

    郭胜琳道,“我家的房子去年被暴雨冲垮了一半,我哥哥说等存够了钱,就翻盖新房,我娘眼睛不好,我哥也说等年底带我娘去治眼睛,他还对我说,等马上开学,送我去大学报道?!?br />
    “你哥哥对你很好?!崩詈统聊艘幌?,然后疑惑的道,“这些并不能说明你哥哥不会自杀?!?br />
    郭胜琳看着李和的眼睛,一字一句的道,“我哥哥是个信守承诺的人,他答应的事情他一定都会做到的,他不可能去....不可能去...”

    自杀,这两个字,她始终说不出来。

    眼泪水又是不自觉的下来了。

    李和没有去安慰,因为她知道,这也是徒劳,只待她情绪稳定了,接着道,“据我所知,你哥哥的工资并不低,他还在三里桥买了一套房子,还结了婚?!?br />
    他的话没有说的那么直白,如果郭胜利真的是对母亲孝顺,对妹妹慈爱的一个人,凭着他的工资,早就能实现翻修老房,带母亲治眼睛的愿望的。

    “我明白你的意思?!惫ち粘橐艘幌?,用咬牙切齿的语气道,“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哪个女人?”李和问。

    “我哥哥娶的那个女人?!?br />
    “你嫂子?”李和能听得出她话语里的恨意。

    郭胜琳道,“她不是我嫂子,只是看在我哥的面子上,我喊她一声罢了?!?br />
    “和她有什么关系?”李和越来越不解。

    “我哥哥挣得工资都给她管了?!?br />
    “所以你哥哥就没有多余钱给你们?”李和终于算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