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李和没给出意见,齐华还是不能随便走。

    李和又是烦躁的点起一根烟道,“随便她闹,先不用理,优先照顾郭胜利老娘?!?br />
    “是,这个我会办,那媒体这一块?”见李和还是没有回答正题,齐华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下。

    “想我给封口费?”李和不屑的道,“做他们的春秋大梦吧,老子宁愿给捐出去?!?br />
    “李先生,我建议还是找专业的公关公司,毕竟这涉及到集团公司形象,要是传出去,名声就很不好了,不管是集团子公司开展业务还是与各级地方政府打交道都非常的不利?!逼牖绷?。

    就算你老牛逼到可以手撕鬼子,手榴弹砸飞机,也不能不要名声??!

    李和想了想,却是是如此,人要脸树要皮,这会不是他任性的时候,处理事情不能这么的简单粗暴。

    叹口气道,“你看着办吧,既然要找公关公司,就多找几家,全方位无死角,我不想再看见这些乱七八糟的新闻?!?br />
    只要有钱,媒体就很容易操控,在负面舆论中来了一场黑白逆转,打赢舆论翻身仗。尽管有时靠运气,但大多时候却是公关策略上的胜利。

    不得不说,只要逐渐摸清了资本时代的的公关脉搏,没有什么不能洗的。

    进入九十年代末期,美式炸鸡店出现、电脑手机开始流行,在政治和资本的笼罩下,遍地黄金,也遍地陷阱。

    社会成长得比人快,这咄咄逼人的一切,总让人浮躁且不负责任的以为,金钱万能!

    金钱超越一切,在社会地位上,富豪得到了中国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优待!

    商而优则牛逼!

    “放心吧,李先生,这事我一定能办妥?!痹诿挥姓鞯美詈屯庵?,齐华就已经在着手联系媒体和公关公司。

    因为他深信,李和是容忍不了这些有毁个人名誉的负面信息传播的,李老二多要脸的人??!

    齐华走后,李和还在那感叹首富不易,要是不低调,分分钟就能出戏,只能是且行且珍惜。

    董浩到李和跟前,沉默了一会,然后道,“我觉得这事情很蹊跷,我派人跟踪了郭胜利有一个半月,你说过不要随意打草惊蛇,我就不要逼的太紧,但是我对他也是多少了解了,这个人有很强的自尊心,所谓我赞同齐华的意见,这个人是不可能自杀的。

    而且,据我所知,他孝顺的很,不可能放下他聋哑老娘的。

    就是真的自杀,也不可能不给他老娘留一点后路,他死后,所有的家财的都归了他老婆?!?br />
    “嗯?”

    李和惊诧于董浩一次性说了这么多话,而忽略了董浩说的内容。

    要知道,董浩跟了他这么多年,每次说的话,都没有超过几句。

    即使是董浩去会战友张悬,李和都没听见有多余的话。

    简直是沉默是金的典范!

    “李先生,这是我的错?!倍票焕詈投⒌梅⒚?,跟踪郭胜利本来是李和交给他的任务,结果现在郭胜利莫名其妙的死了,不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责任了。

    “郭胜利死前是和谁接触过?”李和重归正题,其实这件事跟董浩关系不大,他没有比责怪。

    董浩道,“环保事业部总经理石若友,集团采购中心主任吴长征,再生铝事业部采购经理于东波,当然,接触最多的还是刘汉锋?!?br />
    李和问,“有谁值得怀疑没有?”

    他始终都不相信郭胜利会自杀。

    一个和他一样的,大概拥有同样人生经历的,习惯于用强烈自尊来掩盖自卑的农村娃,会轻易的放弃自己的生命。

    因为,都还有追求。

    都寄希望于通过自己的拼搏努力,而使得别人能高看自己一眼。

    “没有?!倍苹卮鸬暮芫谏?,这也是他第一次在李和面前露出这种表情。

    李和拍拍他肩膀,鼓励道,“再琢磨琢磨,这事没有这么简单,我相信你?!?br />
    “谢谢?!倍颇芨芯醯嚼詈驼饣俺鲎哉嫘?。

    自此他亲自出门调查,开始了早出晚归,甚至彻夜不归的生活。

    李和的司机变成了张兵。

    每一个城市都有一条路叫人民路,每一个城市都有一个医院叫人民医院。

    首都的人民医院在西直门大街。

    从医院旧楼的小门,李和走过长长的走廊,通过咣当响的电梯走进了停尸间,停伫步,本想做个深呼吸,平息下心情,但是立马又屏住了气,一股寒气和诡异的味道扑面而来。

    “啊,啊,哦....”

    还没到里面,李和就听见了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和呜咽声。

    冰床是个男人,半边脸烂了,整个脑袋像个血糊糊的肉球。

    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老太太扑在的尸体上嚎啕大哭,说是大哭,其实更多的是伊嗷嗷的声音,哪怕她的嗓门已经到极致。

    旁边还有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姑娘在那扶着,不停的抽噎着。

    浓烈的味道加上强烈的视觉冲击,嗷呜一下就差点吐了出来。

    齐华一边给李和顺背,一边道,“那个就是郭胜利,从八层楼上跳下来,当场就没救了?!?br />
    “是啊?!崩詈兔桓以倏?,脑壳子都碎了,能有救才叫怪了。

    又指着那个老太太道,“那个不用说是她老娘了吧?”

    齐华道,“是的,另外一个是郭胜利的妹妹,陪着老太太一起过来的?!?br />
    “妹子,安慰一下吧,人死不能复生?!崩咸橇迫?,李和自然沟通不了,只能对着小姑娘说。

    小姑娘好奇的看着李和,擦下眼泪,无奈的摇摇头,显然她已经努力过了,老太太是无论如何都不肯离开的。

    李和道,“那你方便跟我出来一趟吗?我是想了解下你哥哥的情况?!?br />
    “你是?”小姑娘疑惑的问。

    李和道,“我是他的老板,他去世,我有责任?!?br />
    “哦?!毙」媚锏愕阃?。

    “你不晓得外面说,是因为外面我们压榨,导致你哥哥压力过大自杀?你不恨我?”李和从她的脸上看不到对他的愤怒之情。

    小姑娘摇摇头,坚定的道,“我哥哥不可能自杀的?!?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