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卖的产品大部分都是比较正规的,所谓的正规,就是吃不死人,整不死人,至于效果,不言自明,在营销推广上简单粗暴,就是报纸、电视上疯狂打广告,夸大产品效果,普遍撒网,重点逮鱼。

    凭着中国恐怖的人口基数,随着中产阶级的崛起,跟随市场潮流,不少做保健品的都做成了集团公司的规模,不像后来,大部分都属于捞一票就跑的类型。

    “李总,你可真不能小瞧这个行业啊?!蔽獯笊衔詈退档氖欠椿?,因为脸上明明是不屑的神情。

    李和道,“这个话题就此打住,你催下你的人,我这边再催下我的人,咱们尽快把学校的事情办下,一切贵在神速?!?br />
    他是寄希望于明年的秋学期能够实现招生的,而不管主体建筑有没有修建完。

    所以多拖一天,就是多耽误一天。

    “我这边没有问题?!蔽獯笊淖判馗?,“这边报备到教育主管部门,主要看需要多长时间审核了?!?br />
    李和胸有成竹的道,“这个不需要你操心了,你只管把你该办的办好就可以了?!?br />
    “那就没问题了?!蔽獯笊治实?,“那这校长人可有选了?”

    “你有推荐?”

    “没有,没有?!蔽獯笊泵Π谑?,“要是有合适的人选,我这学校不至于开不下去?!?br />
    李和道,“这个还在琢磨?!?br />
    其实心里他已经有了人选,就是他的老婆何芳。

    至于周旭升,倒是勉强可以留下来做个副校长,毕竟学?;故怯幸帕粑侍?,包括老教职工,债务等历史问题,需要一个了解情况的人居中协调处理。

    与吴大生分手,躺在沙发上,他感觉虚度了一天!

    除了吃饭喝酒,一天嘛事没干!

    何芳过来,先照例给李和一壶茶,不过却是破天荒的主动给李和揉起来了肩膀。

    “无事献殷勤......啊....”

    李和一声惨叫。

    “你还敢不敢说了?”何芳没好气的道,“少装吧,我根本就没用力气?!?br />
    李和笑嘻嘻的道,“你这反常啊?有事直接说吧。

    何芳笑吟吟的道,“我真说了?”

    “说吧?!崩詈秃闷娴拇叽?。

    “这学校不是要建起来了嘛。

    “是啊?!崩詈偷愕阃?,“年底先配齐师资队伍,不敢说国际顶尖,我起码要找几个有分量的吧?!?br />
    “我想去学校工作?!焙畏纪蝗坏?,“冀北的暖气片厂太远了,要不然我还能有个消磨时间的地方,你说我这一天天的,在家都快发霉了。

    有时候我还在想,早知道我这就是天天在家窝着的命,我还读书做什么用?!?br />
    李和当然知道这是何芳的玩笑话,并不是后悔读书,但是他依然打趣道,“你要是不读书,怎么考得的大学,你要是不考大学,怎么来的首都?

    更重要的是,你要是不来首都,怎么能认识我?

    最最重要的是,你要不是认识我,怎么可能有做全职太太的机会?”

    “这么说,我做了全职太太,我还得谢谢你了,让我有了在家做阔太太的机会?”何芳抓住了李和的最后一句话,而忽略了语句的整体。

    李和也觉得自己这话有毛病,就急忙笑着摆手解释道,“当然不是,我就是开个玩笑?!?br />
    “是,你心里怎么想我管不着,可是你潜意识里面已经有了,你觉得让我在家不工作,就是享清福,就是对我的恩赐?”何芳咄咄逼人的道,“是不是?你说话!”

    “没有!没有,你完全是多想了!”李和想不到何芳会有这么激烈的反应,无奈的道,“咱们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性格,我就是嘴上没把门的,开个玩笑。

    你这么严肃,搞的我压力很大啊?!?br />
    何芳道,“李老二,你认真说,你是不是觉得,给我住大别墅,给我开豪车,就膨胀的觉得自己了不起,然后我又特别的稀罕?”

    “那不能,你不是那么物质的人?!崩詈偷故撬档氖鞘祷?,这么多年,一家四口的生活开销并没有随着他的财富增长,而有所大幅增长。

    总体的开销水平还是维持在小康之上,而且大部分的开销还都是花在两个孩子身上。

    “我是图名牌皮包呢,还是图名牌手表呢,还是说我买了几万块钱的化妆品了,几十几百万的项链珠宝了?”何芳机关炮似得秃噜出来一长串。

    “哎,姓何的,你变了啊,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讲道理了?!崩詈臀弈蔚囊⊥?。

    何芳道,“变了的可是你,当初我就是这性格,你还夸我性格直爽呢,怎么?

    现在说同样的话,就变成不讲理了?”

    “不是,咱们不是说工作的事情吗?扯这些干嘛?!崩詈腿鲜渫督?,赶紧转换话题,“是不是想到学校工作?“

    何芳不是无的放矢的人,结合前后的话,所以他也能猜个大概。

    何芳道,“本来是想进去做个老师的,但是嘛,现在听你这话,我要是真进去了,就又变成依靠你讨生活了?!?br />
    “别啊,说什么胡话呢?!崩詈图泵宓?,“你还不了解我性子?我是那坏心眼的人吗?”

    “是?!焙畏蓟卮鸬暮芸隙?。

    “哎呦喂,我这心??!”李和捂着胸口,痛心疾首的道,“扎着了!”

    “前提是你得有心?!?br />
    李和靠在沙发上,苦笑道,“我怎么就没心了?其实不用你提到学校工作,我也会跟你说,我想让你来帮我,做这个学校的校长?!?br />
    “骗鬼吧?!?br />
    李和正色道,“我说真的,真的想让你做这个学校的校长?!?br />
    “让本小姐考虑考虑?!焙畏即蟪ね纫凰?,施施然的走了。

    “矫情吧你!”待何芳走远,李和才嘟哝出这么一句。

    天越来越热,李和遛弯的时间都缩短了不少,没走几步,身上的汗衫子都能拧下一把水。

    最没想到是,他三十来岁的人了,居然还会生痱子!

    后背都是烧灼感,一穿上衣服就疼的不行,干脆也就不穿衬衫了,整天光着膀子。

    只是,这样以后,他就没法子再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