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抽口烟,然后摆摆手,笑着道,“可千万别,咱们生意归生意,情分归情分,你要是这样可就是逼着我我以后躲着你了?!?br />
    这么点小事,就想让老子欠人情?

    他不晓得这吴大生是真傻还是假傻?

    但是,傻子可不能成为亿万富豪。

    吴大生抱屈道,“我可是真心实意的,想当初要是没你和张先文这些人做参照,我哪里有胆子自己做生意,更不能像如今人模人样?!?br />
    当着一众手底下人说这话,他一点儿也不觉得寒酸。

    李和道,“据说你报出来的价格是3500万,那我就给你3500万,不多也不少,债务还归我,就这么定了?!?br />
    虽然说的很随意,可是他的语气已经是不容拒绝,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养成了这种气势,不需要刻意营造、蓄须,好像很自然而然,其中包含的更多的是财势形成的假象。

    财势是一掷千金的气势,财雄未必势大,但是没财势的话,他李老二的这种说话方式在许多人眼里也许只是蛮横粗野人的胡话罢了,这种人,揍一顿就老实了。

    “那就听你的?!蔽獯笊纯蠢詈偷牧成?,也就不再拒绝,回头叮嘱后面的高挑的女孩子道,“你带着周旭升跟着李先生的人交接?!?br />
    女孩子矜持的点点头。

    李和也对齐华道,“给你个与美女相处的机会?!?br />
    旁边的人听得哈哈大笑。齐华无奈的摇头,又不好反驳,只能苦笑,他晓得李和这个人开玩笑向来是不分场合的。

    吴大生道,“李总,我已经在酒店订了座位,请务必不要推辞?!?br />
    李和打死都想不到好好的谈判会变成一场饭局!

    奶奶个熊!

    这可是他这辈子第一次好不容易参加一个正儿八经的商务谈判,结果弄了个无疾而终!

    亏他还带了个十几个人组成的谈判代表团!

    全白瞎!

    回龙观饭店主要是接待外宾之用,里面以跟团旅游的老外居多。

    饭后,李和同吴大生在包厢的一个小茶座上在那一边喝茶一边聊天。

    吴大生大谈特谈他这十五六年间的创业史,说到激动处,眼泪水都差点出来了。

    “很多人都去南方淘货,我想你们能去,张先文这家伙能去,为什么我就去不得?”

    喝完酒之后,吴大生对张先文的称呼都不一样了,“我就背了一个包,那是我以前插队时候用过的书包,里面统共是1357块5毛3分……

    一上火车,我把包抱的紧紧的,睡在卧铺过道里??墒且幌禄鸪?,我这钱没了??!”

    “太大意?!碧岬交鸪?,李和也是深有感触,特意的插了一句。

    现在,打死他都不能随便坐火车了,太遭罪了!

    特别是坐过十几个小时火车的人,那滋味,谁受过谁知道!

    “这钱可是我一分一毛钱攒出来的啊,你说这天杀的王八蛋给我顺走了!当时啊,我就清楚的记得我坐在火车站门口的台阶上哭,你说我一个大男人的跟个小丑似得。心里恓惶啊,当时就想死来着。

    我当时,只有另外裤口袋揣的五毛钱了,就想这五毛钱也够买包老鼠药了,吞了拉倒,省的这么难受...”

    虽然吴大生说的是酒话,可是李和能听出这里面是真话,因此真心实意的道,“搁谁都不会舒服?!?br />
    “可是我死没事啊,我父母还在呢,我想了,我要是这么没了,我爹妈指不定多难受?!蔽獯笊阕乓桓?,自顾自道,“刚好深圳那会到处是工地,最不缺的活就是工地活。挣钱不挣钱先不说,起码能先解决温饱和住宿是不是?”

    李和没说话,只是笑着点点头。

    “虽然在城里长大,可是我插队八年,干的全是地里的重活,工地活虽然也熬人,可是我毕竟还是挺了下来....”吴大生越说越是激动,“俩月下来,我身上晒得已经脱了一层皮....”

    “兄弟,你不容易啊?!崩詈拖氩坏轿獯笊褂姓庵止?。

    吴大生感叹道,“现在是明白了,不敢苦的苦一辈子,敢吃苦的,也只是苦了一阵子。想想也是?!?br />
    “你现在不是挺不错的,算是熬出头了?!闭饣袄詈陀趾孟袷嵌宰约核档?。

    “好什么好?!蔽獯笊灰晕坏牡?,“钱我是找不回来了,我也认了,可从这以后,我得了一个毛病,我看谁都像小偷。说句真心话,我跟我老婆结婚**年了,她至今许多事情还被我蒙着呢?!?br />
    李和端起茶杯,抿一口茶,没有发表意见。

    吴大生道,“所以啊,我能活到现在真是不容易?!?br />
    “都不容易?!崩詈捅硎驹尥?,“但是,你能混到如今这地步,更是不容易?!?br />
    对于对方这样可以用开挂来形容的人生,他李老二表示了一丝钦佩。

    “能得你的夸奖,我真是三生有幸?!蔽獯笊肿抛斓?,“李总,我佩服你,不是因为你有钱,不瞒你,咱那会打照面第一眼起,我就把你当偶像了。

    我没读过几天书,就特羡慕你们这些读过书的。

    果然,你没让我失望,现在依然是我的偶像?!?br />
    “说了半天,我倒是一直没问呢,你们公司到底是做什么呢?”李和一直以为是国企,所以齐华给他的资料压根就没看,只了解了下董事长姓什么,不至于见面不晓得称呼而尴尬。

    吴大生道,“开始我是倒腾电子产品和服装之类的小东西,后来找了路子,现在自己做药厂?!?br />
    李和盯着他的眼睛道,“说真话?!?br />
    “真的是药厂?!蔽獯笊馐偷?,“我们生产的是中药保健药品,畅销全国,非常有知名度的?!?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直接说保健品不就得了,那是保健食品,不能算药?!?br />
    吴大生道,“我们的中药保健药品有国家认可的生产和销售资质?!?br />
    李和道,“得,管你做什么,赚钱就好?!?br />
    近十年,,营养保健品风起云涌,让人眼花缭乱,互相馈赠,也成为新潮。

    只要入行早的,基本都赚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