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道,“咋也没我点模样啊?!?br />
    李览和老太太在一起的时间最长,老太太是个泼辣的性子,眼里容不得沙子,按说李览多少也能沾染一点,实际上却是没有,除了口音,跟老太太也是半点不像。

    “开来得找学校老师好好谈谈了?!崩詈驮谀亲聊サ?,“毕竟每天在学校的时间最长,老师也负有责任?!?br />
    何芳道,“找老师怎么说?孩子性格这东西,跟老师没多大关系?!?br />
    在这一方面,她比李和清醒许多,孩子如此性格,还是与家庭教育有关系,没必要牵扯到学校。

    在公婆俩为儿子的教育问题而苦恼的同时,五福集团传达出了愿意于中再集团谈判的消息。

    五福集团为了表示对这次合作的重视,五福集团的董事长亲自出门参与谈判。

    谈判地点就在走读学校,李和也是带着中再集团的人员去了。

    他对这次学校收购很重视,所以特意出发的很早,只是想不到,五福集团的人比他更早,已经有一众人候在学校的大门口。

    “李先生,好久不见?!币桓隽糇虐似埠拥男「鲎?,四十来岁,看到李和的时候,小跑过来,热情的伸出来了手。

    “你是....”

    李和敢用脑袋保证,这个人他是认识的!只是一时间想不出来名字了!这些年,他林林总总认识的,见过的人太多太多了!

    只是名字与本人一时间有点对不上号!

    “吴大生??!李先生,你不记得我了?1979年啊,我在京大的后门....”

    自称吴大生的人还要滔滔不绝,立马就被李和打断道,“卖电子表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

    他想起来了!

    想当年,他与张先文开始打交道,就是通过眼前这个人的!

    他依然能记得眼前的这个小个子拎着一个包,猥琐的在学校后门兜售电子表的样子!

    当初,听他口音,还以为是荷兰老乡呢,谁知道人家只是在荷兰插队八年,在变声期改了口音。

    “你真是好记性!”吴大生高兴异常。

    “你这是?”

    李和不明白对方怎么会在这里。

    吴大生问,“你不是来和五福集团谈判的嘛?!?br />
    “是啊?!崩詈偷愕阃?,然后疑惑的问,“你是五福集团的人?”

    他做出最大努力的揣测。

    “哎呀?!蔽獯笊慌拇笸?,“五福集团就是我的啦?!?br />
    “你的?”李和有点不敢相信,可是看看吴大生身后人的恭敬态度,笑问,“你是五福集团的吴董事长?”

    吴大生爽朗的笑道,“就是我啦,吴大生?!?br />
    “真是你???”李和要不是得到了齐华的点头确认,他还是不敢确信。

    他与张先文的电子表和计算器的交易中,这吴大生只拿了200块钱和一条烟的好处,从此他也就没有再见过他了。

    甚至,此后的记忆中,也没有再出现过这个人。

    因为,从始至终,就没有看在眼里!

    说白了,就想当然的认为在他的人生中,这货也就扮演一个路人甲的角色而已!

    哪里能想到还能在这里见面!

    还是年营收过亿的五福集团的董事长!

    “可不是我嘛!”吴大生大笑,“李先生,没有想到吧?”

    李和摇摇头,他当然没有想到,他曾经的眼中的笨鸟,居然可以做到这个地步,“我得给你写个服字啊,挺让我意外的,真的,而且居然还能在这里相聚,真的是让我非常高兴?!?br />
    吴福生道,“李先生,不要说和你比,我连张先文先生和徐国华先生都没法比,我这是小打小闹而已,你看看我这里,脑子一热,搞个学校,如今成了烂摊子,不成样子的,让你笑话了?!?br />
    李和问,“你和张先文还在联系?”

    吴大生道,“也就是去年才恢复联系,也是从他的口中,我才知道自己坐井观天,打死都想不到李先生已经有如此成就?!?br />
    李和谦虚的道,“瞎混而已,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了?!?br />
    吴大生道,“谢谢夸奖了?!?br />
    一个高挑的漂亮女人,从吴大生身后过来提醒道,“吴总,谈判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谈判?”吴大生立马回头训斥道,“谈判什么?有什么好谈判的,李先生能看得上这破学校,是我们的福气?!?br />
    李和不知道他这来的是哪一出,只能摆摆手道,“说实话,你这地方我看上了,有场地,又有办学基础,你开个价,肯定是要了,这个不跟你矫情?!?br />
    吴大生道,“李先生,都是自己人,我就先说个实话,靠办学挣钱是不可能的,为什么呢?

    投入和产出不成正比??!

    这个学校我入手不到五年,就亏了我一个亿??!

    你说我冤不冤??!”

    李和笑问,“你觉得我要是想挣钱,有必要从学生身上挣钱吗?”

    “那自然不必?!?br />
    吴大生几乎是不用想,也知道世界首富不差钱,现金流多,产业广,上下游产业链布局完善,不管投资什么行业都比办教育挣钱,肯定没必要从学生身上捞钱。

    李和道,“如果你知道我毕业后的经历也该知道,我夫妻俩都是做老师出身?!?br />
    “你还是京大的教授?!?br />
    吴大生补充了一句。

    李和笑着道,“是啊,所以身为一个搞教育出身的人,自然希望有个发挥自己长处的地方,我也实话跟你说,我的长项不是做生意,我最擅长的还是教书!”

    吴大生想反驳,你个世界首富说自己不会做生意,不是逗人玩吗?

    不过,嘴里还是赞扬道,“李先生心系教育,值得我们学习?!?br />
    李和丢给他一根烟,又给自己点着,“记得你以前抽哈德门?!?br />
    “是啊?!蔽獯笊锌?,“以前最大的愿望就是天天有烟抽?!?br />
    李和笑着道,“既然是熟人,就别废话了,你赶紧开个价,这学校我真要?!?br />
    吴大生道,“谈钱?骂我呢!这是个烂摊子,我想甩手一直都没甩出去呢!”

    他接着吐个烟圈道,“李先生,你要是看得起,你自己拿过去,但是,这债务,你得自己兜着?!?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