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方面的?

    看着不像。

    而且苏老板也没有喊人家哥的道理!

    那就只有混商场的了,可是他们搅破脑汁想,也对李和没什么印象。

    最关键是,哪怕他们是天天看报纸的人,可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把照片上的人和现实中见到的人联系起来!

    苏明道,“那要不中午一起吃个饭?”

    见李和没有参与到他这里的兴趣,他也不好多说。

    “不用,你这里还有客人,我去和寿山喝去?!崩詈脱刈懦靥磷吡艘蝗?,原路返回。

    看着李和的背影消失在假山后面,苏明重新回到凉亭里。

    “苏总,刚刚那位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忍不住问了。

    “不该问的别问,做好自己该做的?!彼彰饕幌伦永淦鹄戳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外面的事情我都不知道,有些人不是你们能攀得起的?!?br />
    “对不起,苏总?!迸⒆铀淙幻嫔限?,但是还是深吸一口气后做了道歉。

    她自己都没想到,平常对她和颜悦色,关照有加的苏总会突然对她寒脸。

    “苏总,你放心,我们不会给你添麻烦的?!绷硗庖桓雠⒆涌吹剿彰鞒垂?,也立刻做出了保证。

    苏明寒声道,“那是最好,要是不知所谓,别怪我手不留情,其它我不敢说,这个圈子你们是不用指望混了?!?br />
    听了这话,在场的人都是以为听错了,向来讲究和气生财的苏总,居然能说出这种狠话。

    “苏总,我们肯定做到...”

    “对的,见面了,我们肯定是客气的很....”

    “....”

    其它人也纷纷表态。

    “剩下的你们在研究研究,方案尽快给我?!彼彰魉低?,不等大家回应,直接走人。

    李和正在和寿山围在一个桌上,酒还没倒好,就看到苏明过来了。

    “来的正好?!笔偕椒愿婪裨碧砹艘凰肟?。

    李和问,“不陪着他们?”

    苏明不屑的道,“他们算什么,哪里值当我陪,能带过来喝个茶已经够给他们面子了?!?br />
    李和道,“还是低调一点好,老是这样不好?!?br />
    “知道了,哥?!彼彰髂霉员叩木破?,没让寿山倒酒,而是自己亲自倒,同时解释道,“也就自己家兄弟面前,我才说这种实话?!?br />
    李和夹了口菜,还不忘问,“天天忙什么,也见不到你人?!?br />
    苏明倒好酒,坐下来道,“正在和平松、付彪还有陈立华的地产公司计划做个院线,他们每盖一处商场,我就入住一条院线?!?br />
    “挺不错的想法?!崩詈蜕畋碓尥?。

    苏明道,“哥,刚好你在,我得跟麻烦你给我一个意见?!?br />
    “说吧?!崩詈屯偕脚霰?。

    苏明叹口气道,“喇叭全的东方影业现在越来越没规矩了?!?br />
    “怎么个没规矩法?”李和自顾吃自己的,喇叭全和苏明的矛盾,他多少知道一点,

    他不以为意,毕竟同行是冤家。

    作为同行,业务、市场基本相同,但却有各自的具体利益,竞争、冲突在所难免。尤其是在同一个领域里最为出色的两个人更是如此,大多都是水火不容,不能共存的节奏。

    “这个月已经挖走我旗下的两个艺人了?!彼彰鞅硐值钠吣蜒?。

    “香港影视墙的吸引力比内地大,这是事实?!?br />
    对于自己的左手打右手,他李老二更多的是无奈。

    他产业多了,避免不了。

    苏明道,“可是,那也不能没完没了吧?哥,你说我这跟他和解他也不停,跟他对着干吧,也不合适??!”

    他只是想向李和说明,他比喇叭钱顾全大局,不需要李和在里面为难,但是他已经被欺侮成这样了,又不能光吃亏不还手。

    李和问,“没给于德华打电话?好好跟他说下,他应该会管这事?!?br />
    喇叭全从名义上来说,还是属于于德华的小弟,以于德华马首是瞻。

    “我跟老于这关系吧....”苏明说的很为难,众所周知,他跟于德华虽然不是仇家,可是一直都是不对付的!

    两个人见面就能掐起来!

    要不是眼前的身份都不适合动手,绝对不会动嘴!

    “你想说这是老于指示的?”李和把杯子里白酒喝完,拒绝再喝,道,“开点啤酒吧,两瓶结束?!?br />
    苏明接过服务员的啤酒,给李和启开一瓶,见李和不用杯子,直接喝,自己也就拿着瓶子喝了。

    他接着道,“我觉得也不是没有可能?!?br />
    于德华的小心眼程度,是超出许多人想象的。

    寿山嘿嘿笑道,“你们啊,倒是会玩?!?br />
    苏明笑着道,“你这是什么意思,说的好像是我跟他过不去似得,我可没空和他玩?!?br />
    寿山道,“我倒是觉得未必是于德华的授意,金鹿酒店之前和我闹过矛盾,得过一次教训,应该不会再这么干了。

    老于小气归小气,可是不傻?!?br />
    四海酒店曾经就和金鹿酒店互相别过苗头,要不李和干涉,两家就能毫不犹豫的打起价格战。

    “继续喝酒?!崩詈腿粲兴?。

    苏明问,“那哥,我这...”

    “以后再说?!崩詈桶哑【坪韧?,又重新自己启开了一瓶。

    喝完酒,吃好饭,他又到隔壁的屋子里打了一会盹,等他醒来,发现已经是下午三点钟。

    口干舌燥之下,把一壶凉茶喝的干净。

    陪着寿山又聊了一会,刚好挨到李览的放学时间。

    李览一出校门,李和就发现他的胳膊上有个抓痕,五指清晰,有深有浅,似乎还哭了,眼睛还是红的。

    不过也没多问,小孩子间这种矛盾,他还是不插手的好。

    到家以后,何芳倒是没忍住,叹口气道,“这性子都是跟谁学的??!”

    “肯定不是我的性子,我从小就是校霸,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br />
    李老二急忙撇清关系。

    “希望大点能好吧?!焙畏济徽?。

    她的强势的性子,能吃亏,但是从来不吃暗亏。

    至于李和,虽然性子温和,可是是个倔驴子,现在更是睚眦必报,更不是个软柿子。

    所以李览这孩子,一点都没随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