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总,那就这么说定了?”

    世界首富的话,周旭升本不必要怀疑的,但是出于谨慎的本能,他还是不自觉的这么问了。

    首富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啊,对任何人来说,眼前的走读大学说是烫手山芋都是夸赞的,没人敢接??!

    甚至,公家单位都不敢再轻易接手,都不富裕??!好日子都还没过几天呢,都不会嫌弃自己命长!

    一拨拨的访客,到尾没了声响,早就让他寒了心,丧了气。

    这要不是世界首富今天来,他根本就不会亲自出面,像往常的来客一样,随便打发人接待一下,就是个形式,自己还不如搁家喝口茶歇着呢。

    李和笑笑,没再多说,只对齐华道,“你跟周校长多联系?!?br />
    “是?!逼牖愕阃?。

    何芳问,“这附近还有其它大学没有?”

    “前面不远是明园大学,民办的,还有交通运输干部培训学校,是高职学校,再过京张高速马路对面是体育大学?!敝苄裆迩迳ぷ蛹绦?,“再往北边一点是水利电力经济管理学院,其实原先的电力学院的校址,只是电力学院现在迁到保定变成了现在华北电力大学?!?br />
    对于其它学校的历史,他也是如数家珍。

    两口子又陪着寒暄了几句,就出了学校的大门,没有直接走,而是在学校的周围又转了转,周旭升继续陪同。

    何芳道,“这地方真是好,那边是什么,好像有人???这里不都是学校的吗?”

    四周是宁静的田野和湖泊,但是仔细看,里面还有一栋建筑。

    “那是西三旗农场的旅游饭店,主要是接待来旅游的外宾?!敝苄裆限蔚牡?,“这里原来是我们学校的一处教研楼,后来学校入不敷出,就租出去搞点创收,李先生,你放心,这个都是有合同的,一到期立马就搬走。

    而且,他们自己的饭店,已经破土重建,早晚是要搬走的?!?br />
    李和往里走。

    一辆旅游车进来,然后停在饭店门口,发现外宾进店,经理、服务员按中国方式夹道欢迎,鸣鞭放炮。

    只听见喇叭里传来,“我们不仅为客人准备了农场的鲜鱼、鲜菜、鲜肉,还有煮青玉米和蒸白薯,还可以尝尝水饺...”

    这口中式英语,李和硬是皱着眉头听懂了。

    “这种是集体入股的吧?”何芳笑着道,“我们也不赶着这点时间,就让他们先用着吧,不影响我们主体建设进度就好。不过我们学校主楼建设完成以后,他们自己的饭店能盖好吧?”

    “他们计划是年底完工?!敝苄裆缸旁洞δ:囊欢奥サ?,“就是那栋,快封顶了,就差装修了?!?br />
    “那就好?!?br />
    李和不再多说,就等着和五福集团的人约谈了。

    他半个月左右都没有看到李燕了,就问何芳,“那丫头不再和那小子来往了吧?”

    何芳道,“这我还真不清楚,要不要你去看看?”

    “那等会顺路去走走,你先回去吧?!?br />
    两口子半道上分开了,他开车带着齐华去中关村,董浩开车送何芳回去。

    到了店里,李和没打搅正在忙活的李燕,接过柳岩泡好的茶,就在那端坐着。

    看着和李燕砍价的女人,他是越看越觉得眼熟,趁着李燕到柜台拿计算器的功夫,他把她拉住问,“哪个女的是不是叫陈明静?”

    李燕看了看发货单,然后惊奇的道,“咦,你怎么知道?”

    李和冷笑道,“按辈分,咱俩还得喊人家姑姑呢?!?br />
    这是他爷爷同母异父的弟弟陈宝国的女儿,陈明静,去开封认亲的时候,还被人家给奚落一番。

    “过年回家的时候,我听我爸、我奶他们闲聊说过,过年那会爷还想去呢,被我奶给拦着了,说热脸贴冷屁股?!?br />
    自从李和陪李福成去了一趟开封之后,李燕对老李家的家史也是略有所闻。

    “难怪呢?!崩詈驼獠畔肫鹄次裁蠢罡3擅看慰吹剿际怯杂种?,原来是想让他再次陪着去开封,只是没好意思开口。

    李燕道,“哥,要不要不卖她算了?”

    李和道,“傻啊,有钱不赚干嘛不赚?”

    李燕道,“那加价?”

    “做生意靠的是信誉,哪里能这样子?!崩詈托ψ诺?,“没必要,你该忙你的忙你的,咱跟她没有深仇大恨,就当不认识就是了?!?br />
    “老板娘,快点,有事赶时间呢?!背旅骶布钛嘣谀枪夤俗帕奶?,而等待的有点不耐烦了。

    “来了?!崩钛嗖唤舨宦拇鹩ψ?,对李和道,“那我去了?”

    “去吧?!崩詈桶诎谑?。

    李燕挪开身,陈明静看到了李和,虽然不至于完全认出来,但是也不妨碍她往前走了几步。

    “陈小姐,咱们到这,我给你个最低的优惠价,以后常来照顾我生意?!崩钛嗟搅顺旅骶驳母?。

    陈明静没说话,径直的往李和身前过去,眯缝着眼睛看着李和,李和笑嘻嘻的看着她。

    “怎么不认识了?”李和先说话了。

    “现在认识了?!背旅骶脖ё鸥觳?,好奇的道,“怎么,你也在这?”

    李和道,“我在这里上的大学,毕业后在这里参加的工作,少说来了也有十来年了,倒是你,不在开封,怎么来这里了?”

    “我自然是来工作的?!背旅骶驳牡?,“你也是来买东西的?”

    李和道,“这是我妹妹的店,老板是我妹妹?!?br />
    “哦,都姓李啊?!背旅骶不腥淮笪?,她见识过赵祖年对李和的恭敬,也晓得包括他们市里的领导对李和也很看重,大概是很有钱的,以前她是抵触他的,但是真正经历一番社会后,她觉得这又不符合利益,所以此刻倒是表现的不咸不淡。

    “那是自然?!崩詈兔蛄艘豢诓?,接着问道,“按你爸的关系,在本地很好安排工作,没必要在这里飘荡吧?”

    虽然在辈分上是他的姑姑,可是实际年龄还小,也才刚刚大学毕业。

    “我可不想做那种一眼望到头的工作,没多大意思?!背旅骶捕倭硕?,继续道,“我还年轻,我还有追求?!?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