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谢谢你了,有时间请你吃饭?!崩詈兔阄淠训目推艘幌?。

    “他妈的,算你有良心?!绷醪ù笮?。

    “奶奶个熊?!崩詈团距伊说缁?。

    胸口一起一伏。

    回龙观饭北郊回,距德胜门15公里,京张公路就走这里,是前往八达岭、十三陵的必经之地,在公路的一侧,是还在开发建设的回龙观新区。

    不过,总体来说,眼前还是一片荒凉和破旧的瓦房。

    当前回龙观最有名的就是回龙观精神病院。

    李和抵达所谓的走读大学的门口,看不到一个人影。

    “这是大学?逗我玩呢?”他摘下墨镜,以为看花眼了。

    “看看牌子?!焙畏贾缸偶父龅羝嶙挚?,隐隐还能看见走读大学几个字。

    她对李和的别的事情都不大关心,赚钱或者赔钱,赚多或者赚多,她都是一个样,因为再多,她同李和一样,对物质生活要求极其简单,根本就没多少地方花。

    但是,如今听说李和要办学,她忍不住跟着过来了。

    “走吧,进去?!崩詈痛吠镒?,刚进到校门,就从左侧的拐角小跑过来五六个人。

    一个矮胖的中年人赶忙向李和伸出手道,“对不起啊,李总,有失远迎!”

    “你是周校长?”李和松开手。

    “鄙人周旭升?!敝苄裆谇懊嬉槐咦?,一边介绍道,“我校建于1968年,是一所国家承认学历的正规大学。

    从办学开始,就纳入国家计划,参加全国统一招生。

    经过几十年的努力,学校已发展为有三个学部,30个专业,近2000名学生的综合性大专学校....”

    “不是,学生呢?”李和毫不客气的打断。

    “这个,学校暂时遇到一点困难?!敝苄裆娲限?,他想不到李和会这么直接。

    何芳笑着道,“周校长,麻烦问一下,这个现在归教委管?”

    周旭升问,“这位是...”

    “我老婆?!崩詈偷阕乓桓?。

    “哦,你好,李太太,是这样的,之前属于教委,但是之后改制,成了与社会联合办学?!敝苄裆幼盼弈蔚牡?,“结果你们也看到了,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教职工的工资两年都没发了?!?br />
    他学着李和,也点一根烟,紧接着道,“也不怕揭老底,就是我这个校长,要不是需要留守人员,连100多补贴都没得拿?!?br />
    “也就是说急着找接盘侠了?”李和想不到对方这么直接。

    “接盘侠?”周旭升不懂这是什么新名词。

    “就是说是不是急着找人接手?”何芳白了李和一眼,总是说些不着调的,人家听不懂话。

    只有她,和她生活了这么多年,懂他的风格,而且也听得熟了。

    “可以这么说?!敝苄裆挥蟹袢?。

    “这个学校面积到底有多大?我听人说实际面积有5000多亩?”李和直接问重点。

    周旭升道,“这个倒是真的,你看看咱们这边走过的,甚至围墙外面的,包括刚刚从校外你们路过的那个大湖,都是学校的,面积是5565亩,但是我们实际利用上的只有500多亩,就是围墙里面着一部分了?!?br />
    “有土地证书?”李和接着问。

    “这个是有的,所有的证件齐全?!敝苄裆愕阃?,“只是...”

    “只是什么?”李和紧问。

    “李先生,我这么说吧,如果你是打算做土地开发,这个注意就是打错了,这个学校现在五福集团,如果用地性质能够改变,五福集团自己就开发了?!敝苄裆毖圆换涞牡?,“再说,打这个学校土地注意的人多了去了,都想着买下来,做商品房开发,说实话,最多的时候,一天来过五六拨人。

    开始听我说不能做土地商用开发,都是不以为意,以为能搞定关系,事实证明,没一个人成功过?!?br />
    李和笑着道,“周校长,我说实话,我是真心想办学的?!?br />
    “许多人都说过这话?!敝苄裆恍?。

    “我是做老师出身,有教师情节?!崩詈徒馐?。

    “这话我不陌生?!敝苄裆π?。

    “得,说不清了?!崩詈筒灰晕?,继续往里走。

    不大会功夫,沿着学校里里外外赚了一圈。

    公婆俩对视一眼,明显都是非常满意的。

    李和问,“周校长,五福集团开价多少?”

    “价格倒是不贵,真心不贵?!敝苄裆匾馇康髁艘槐?,然后道,“主要是负债和拖累多,1000多教职工啊?!?br />
    何芳道,“周校长,你说细致一点?!?br />
    周校长道,“3500万,五福集团愿意转手,但是还必须承担7000万债务和安置教职工?!?br />
    李和点点头,好奇的看了看周校长和他身后的几个人,问,“你们这么盼着卖???万一我买下来,你这个校长说不准就做不成了?!?br />
    “你瞧我做这个光杆子司令,饭都吃不上了有意思吗?”周旭升反问。

    “这话实诚?!崩詈褪鸫竽粗?。

    突然感觉这校长看起来也不是像开始那样讨厌了。

    周旭升身后的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道,“我们现在只求找到一个接手单位,我们也好领到拖欠工资,生活有着落?!?br />
    “据我所知,五福集团不小啊,不至于拖欠这么多吧,,你们没去闹过?”李和听说过这家公司。

    周旭升道,“闹有用吗?五福集团是股东,这个学校是独立注册公司下面的,承担有限责任,闹了没用?!?br />
    李和道,“周校长,帮我约见下五福集团的人,这个学校,我要定了?!?br />
    “说的什么话?!焙畏即链晾詈?,害怕这话传出去后,五福集团会狮子大开口。

    “没事,市场经济,公平交易?!?br />
    李和无所谓,历史终将证明,吃他的,最终将吐出来。

    不怕死的,可以来宰他一刀试试。他有这个底气。

    周旭升道,“李先生,你是认真的?”

    李和道,“不是认真的,大热天我来逗你玩?”

    “那倒不是?!敝苄裆泵Π谑值?,“我的意思是说,你考虑好了?”

    “势在必得?!崩詈突卮鸬暮芸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