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要自己当间谍??!

    这是什么操作!

    只是,不管怎么样,他不同意也得同意,除非他真的是不想混了。

    到学校门口接完李览,本想继续带着他满公园找对手,谁知道李览却不愿意了。

    李和问,“怎么了?”

    李览道,“没劲?!?br />
    “哟呵,眼光变高了啊?!崩詈筒辉谝獾男π?,儿子说的也确实是实话,在公园里,他已经得不到成就感了,“那就去找你老师下吧?!?br />
    “老师说不跟我下了?!?br />
    李和问,“为什么?”

    李览道,“老师说太熟了?!?br />
    尽管李览说的含糊不清,李和也明白了大概意思,经常对弈的两个人,没事一二百个来回交锋,彼此太了解了,什么风格都门清,越往后,提升越难,需要找不同风格的人对弈,这样才有进步。

    “那老子给你找对手?!?br />
    “不?!崩罾酪∫⊥?。

    “那怎么样?”李和发现这孩子越来越难伺候了。

    “参加比赛?!崩罾篮芗岫?。

    “全国跑,得耽误上课啊?!崩詈湍幽油返?,“你跟你妈说吧,她能同意,我就没意见?!?br />
    嘴上是这么说,其实私下里给梁贺年打了招呼,参加比赛没问题,但是只能在周边100公里以内。

    “没那么比赛啊?!绷汉啬甓俗诶罴业纳撤⑸?,眼皮子都没抬。

    他现在都赶回嘴了,反正手里捏着人家儿子呢,他不怕李和。

    “有就参加,没有不就拉倒吗?”李和对梁贺年越发不满意了。

    “不行啊,这样进步有限啊,要在实战中吸取经验,这样成长的才能快起来,要不然不能一雪前耻,他留下心理阴影可就不好了?!绷汉啬昕醋爬詈驼庋?,终于有了报复的快感。

    他来李家,次次没有被好脸对待过。

    “你有种?!币皇嵌又蝗狭汉啬?,凭着李老二的财势早就给换老师了,“比赛不够是吧?我出钱,咱们自己办比赛,年年办,天天办都行?!?br />
    “可是新办的赛事影响力有限,很难召集好手过来,矮子里选将军,没什么意思?!绷汉啬晔祷笆邓?。

    李和冷笑道,“如果我冠军的奖金给到一百万呢?”

    “啥?”梁贺年直接跳了起来,“100万?”

    他们棋院一年的经费都没这么多。

    “你以为我开玩笑呢?”他李老二财大气粗。

    “那不要100万,只要给10万就够了!就在棋院办,场地费都省了!”梁贺年反而感觉不好意思了,国内办比赛的,讲究点的会给个千儿八百的奖金,不讲究的,也就给个奖杯意思意思。

    但是即使是这样,愿意参加的人也是趋之若鹜!

    如果给100万,不,就10万,他能想象的出这热闹的场面!

    “就100万?!崩詈筒痪龆ǜ牧?,随即接着道,“你搞个申请书交给齐华,我会签字?!?br />
    “那用你们公司冠名?”梁贺年这次问的小心翼翼。

    “我看着像做好事不留名的人吗?”李和反问。

    “那就叫中国再生资源集团围棋赛?”梁贺年再次确认。

    “是?!崩詈偷阕叛?,没否认。

    “那这是只办儿童赛?”梁贺年笑嘻嘻的道,“我觉得100万奖金太多了,要不要再连成人职业赛一起办了?奖金可以互相匀匀?!?br />
    “随便,随便?!崩詈臀匏降陌诎谑?,“反正我的要求你得应了?!?br />
    “那一定,人家都愿意上门来了,我们再到处跑,不是脑子有病嘛?!绷汉啬晷Φ难劬γ蟹熳?。

    “你掉东西了?!?br />
    “没啊?!绷汉啬昵昂笞屏艘桓鋈?,发现什么都没有。

    李和笑着道,“大爷,你的节操掉了一地?!?br />
    “嘿,这话新鲜?!绷汉啬瓴灰晕?,笑嘻嘻的道,“你这个比赛多赞助几年,我把肾给你都行!我要啥子节操??!”

    他每年为了撑点场面,到处出去拉赞助,要是肯要节奏,这棋院就活不下来。

    “行了,不跟你逗了,就这么定了?!崩詈托ψ诺?,“只要我没破产,我就终生赞助,为国家的围棋事业做一份贡献?!?br />
    梁贺年满载而归。

    这一天,李和最大的惊喜就是联合利华大学的批文下来了。

    从申批复,整整用了三年多的时间!

    他高兴不起来!

    说多了都是泪!

    只是,联合利华大学不再归属于联合利华福利基金会,而是归属于他旗下的中再集团,属于盈利性民办高校。

    既然批复下来了,他就开始了学校选址的工作。

    他习惯性的就是收购,方便简单快捷。首都少说有百十家民办高校和公立高校,撑不下去的多了去了。

    首先询问的市里第一家民办高校中华社会大学,他亲自打电话问的,人家拒绝的很干脆。

    再问银行学校、八一农业机械化学校,照样不卖。

    何芳也帮着打到教委,二轻工职校也不卖。

    因为问的多了,流传出来,最后很多人反倒是开始主动联系起来他。

    但是,很多都是让他很不满意,上杆子卖的,并不是好东西。

    “走读大学听过没有?”问话的是刘波。

    “不知道?!币惶搅醪ǖ纳?,李和就非常来气。

    “就在回龙观?!绷醪ㄌ嵝训?,“咱们上学的时候,有一年还进去逛过?!?br />
    “那个能算大学吗?”李和没好气的道,“屁股大地方,就十来栋楼,我要来干嘛!”

    “就是真有楼,你能留着吗?八十年代建的,我上次出差,从那边走,墙皮都掉没了。这学校有一个好处,教师多,专业设置齐全,而且有一点你他娘的说错了,面积真不小,学校初建的时候,规划的很大,差不多5000多亩地,可是后面资金跟不上,只建了一小片?!?br />
    “真有5000多亩?”李和惊讶的很,要知道京大和华清也就差不多这么大面积。

    他选校址之所以折腾这么长时间,主要就是对面积不满意,他旗下有地产公司,并不差地,差的就是这种连成片的!

    刘波冷哼道,“我给你联系下,你自己去看吧?!?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