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贵姓?”

    “免贵姓富,富大海?!敝心耆舜蚩约旱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李和道,“以后多关照?!?br />
    “东普热能科技有限公司,哟,还是总经理?!崩詈投宰琶盍艘槐?。

    “小打小闹而已?!备淮蠛J樟擦艘幌铝成系牡靡庵?。

    “没看出来啊,你这姓少?!崩詈拖氲搅耸偕?。

    富大海道,“嘿嘿,现在也就清宫剧里面还能找找存在感,我不拿身份证,谁能知道?”

    “那倒是真的?!崩詈腿峡烧饣?,接着道,“兄弟,我也是来这里想找找路子的,据你这么说,要想投标成功,只有塞钱了?”

    “那可不是?!备淮蠛E淖判馗?。

    “你给这里的人塞钱了?”李和指了指身后的大楼。

    “没呢,得先打听好主管这个招标项目的人,要不然白花钱?!备淮蠛S靡桓崩辖目谖堑?,“做业务吧,一点儿都不能着急,得慢慢来,像再生资源集团这种大公司,不用说,里面的关系肯定复杂,得先捋清楚了再说。

    比如采购主管和技术主管这两个人谁说了算?

    还得打听下这些人的性格特点,比如谁最贪?这才好下手?!?br />
    李和问,“有人给这家公司的塞钱成功了?”

    “这个我倒是真不清楚,毕竟我也是第一次来参加投标,不过嘛,这天下乌鸦一般黑,也跑不了,唯一差别就是谁更黑而已?!备淮蠛K档男攀牡┑?。

    李和丢给烟给他,然后问,“你这样的大老板亲自出来跑业务?”

    富大海接过烟,再次点着后道,“大老板算不上,不过还凑合吧,小单子自然不需要我管,但是像这种集团大客户,我不亲自来,我不放心??!

    再说,来的人档次低了,人家都不理睬,我亲自来就是诚意?!?br />
    “辛苦?!袄詈托π?。

    “给自己赚钱,有什么辛苦不辛苦的?!备淮蠛M蝗挥趾闷娴奈?,“你是想倒腾什么东西啊?大家有路子都互相照应一下?!?br />
    李和正要说话,齐华小跑过来,看了一眼富大海。

    李和道,“说吧?!?br />
    “齐....”富大海赶忙站起来要说话,却被齐华瞪了一眼,他又不敢说了,只敢在一旁手足无措的站着。

    这个人他见过!

    中再集团董事会秘书,齐华!

    他要是连这个都打听不出来,他这业务不是白跑了嘛!

    齐华道,“李先生,这个文件需要你签字?!?br />
    “走吧,回办公室吧?!崩詈妥吡肆讲?,又停了下来,对身后的富大海道,“富总,很高兴认识你,但是希望你明白,中再集团是一个合法经营的企业,我们只希望和同样守规矩的企业合作?!?br />
    “是,是?!备淮蠛CΣ坏牡阃?,虽然他还不知道李和的身份,可是能让齐华低头的人,能是简单的嘛?

    他又不是猪脑子!

    待李和同齐华走进了楼里,他才小心翼翼的问旁边的停车保安,“刚刚齐总身边那是谁???”

    保安接过他的烟,然后笑着道,“你跟他聊天,你不知道他是谁?”

    “我听齐总喊他李先生?”富大海问。

    保安笑着道,“他就是这栋大楼的老板了?!?br />
    “什么?”富大海吓了一跳,“李和?”

    “是啊?!北0埠芸隙ǖ牡阃?。

    “哎呦喂!”富大海又是气恼又是羞愧!

    气恼的是与世界首富失之交臂,没有第一时间建立关系!

    羞愧的是居然跟人家说,自己企图贿赂人家的员工!

    可是,这也不怪他??!

    他怎么能想到李和会是这么一副德行!

    世界首富出行,不说前呼后拥,极尽排场,可也不必一个人坐在台阶上,跟个民工差不多吧!

    保安安慰道,“得了吧,不是你一个人这样?!?br />
    这种事情他见多了。

    “什么意思?”富大海不解。

    保安叹口气道,“因为李先生开始和我聊天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他是谁,说出来你不信,他和我聊了一个多小时呢?!?br />
    “真的?”富大海真不信。

    保安指着路口那扫大街的老头道,“不信?你去问问那老头,咱老板和他都聊过,每次见面还打招呼呢?!?br />
    “啊?!备淮蠛D康煽诖?。

    李和回到办公室,处理了一下文件,喂了一会儿鱼。

    然后问齐华道,“上次我让你彻查集团内部,查的怎么样?”

    齐华道,“撤了几个合资厂的经理,还有地大集团的副总是郭小姐亲自撤掉的?!?br />
    “再生铝厂在搞招标?”

    “这个我不清楚,不过大概是的,因为咱们收购的厂子大部分都存在设备老化的问题,需要改造和扩建?!逼牖倭硕俚?,“刘汉锋是再生铝公司的负责人,等会我去问一下?!?br />
    “不用?!崩詈兔辉傧肝?。

    “那你的意思是?”齐华不明白李和的目的。

    李和摇摇头道,“你不用管了?!?br />
    办公室里没有他什么事情了,他决定提前下班。

    下楼的时候,发现富大海已经不再了。

    他把一张名片丢给了董浩,“约他出来,就在棉花胡同学校门口吧?!?br />
    “是?!倍扑淙徊幻靼孜裁匆茏牌牖?。

    对于李和的约见,富大??际强?,其后又变成了疑虑。

    在一家小茶馆,他看到了李和,还是上午那个样子,穿着皮鞋,卷着裤脚,捋着袖子,顶着光头。

    人还是那个人,但是他却紧张的不得了!

    再也没有了上午那幅指点江山的架势!

    “坐吧?!崩詈偷屯泛茸约旱牟?。

    “谢谢李总?!备淮蠛P⌒囊硪淼淖?。

    “你真的打算参加这个招标?”李和开门见山。

    “这...”富大海突然不晓得怎么答话了。

    “放心吧,我不是责怪你,我是想你配合我?!崩詈退党隽俗约旱哪康?。

    “你的意思是?”富大海怕理解错了。

    “按照你的手段来,然后告诉我具体情况,事成之后,我不会亏待你?!崩詈涂戳丝词奔?,道,“谢谢你了,放学了,我要去接孩子了?!?br />
    他走了,只留下富大海在那傻傻的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