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身后一片吵闹声,行过十几米户,又是惨叫声,拐过一个弯道听见了哭泣的声音。

    “爸爸,那个叔叔怎么哭了?”李览想回头,却又被李和给转了回来。

    摊主这一个月来,每天都是待他笑眯眯的,和气的很,他很有好感。

    “哭好啊,人的眼泪是有毒的,通过哭呢,可以排放毒素,有利于身体健康?!崩詈退婵谙钩?。

    李览道,“那妈妈说男子汉不能哭,不能学爸爸?!?br />
    “偶尔哭那么一两次,也不是不可以?!?br />
    李和脸都黑了。

    带着孩子回到车上,还没坐上几分钟,董浩和张兵就回来了。

    董浩一边开车一边道,“就揍了一顿,他故意出来行骗的,除了咱们那一万块钱,四个人身上都搜不出五百块钱?!?br />
    “差不多了?!崩詈驮诤醯牟皇乔?,“明天你们继续来,看到一次给我揍一次?!?br />
    害的他儿子在这里耽误了一个月时间,每天费心费力。

    “是?!倍拼鹩Φ母纱?,这不超出他的预料,因为这风格很李老二!

    睚眦必报!

    看到爷俩不同于以往的表情,何芳笑问,“捡到钱了,这么高兴?”

    “我是差钱的人?能不能说点新鲜的?”对他李老二来说,躺着数钱都嫌弃累,何况还要弯腰捡钱!

    “乖儿子,告诉妈妈,为什么这么高兴?”何芳懒得搭理膨胀的李老二。

    “我赢了?!崩罾佬朔艿牧惩ê?。

    “真棒?!焙畏家彩呛芤馔?,这爷俩已经在地坛公园来回跑了一个多月。

    李览道,“我要告诉师傅?!?br />
    “好,等休息日,你亲自去告诉他?!焙畏级粤汉啬暌膊辉趺聪不?。

    “打电话?!崩罾烙械闫炔患按?。

    “好吧?!焙畏贾荒馨镒挪ν肆汉啬甑牡缁?,一拨通就交道了儿子的手里。

    然后同李和一样,看着儿子在那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怎么跟我们没怎么多话?”李和醋味很重。

    李览整天和他都没有几句话。

    “那是和你没有共同语言?!焙畏嫉故敲挥卸啻蠓从?,“他和阿娘唠叨起来,可会说了?!?br />
    在家里,李览同老太太最亲。

    夜里睡到迷迷糊糊地的时候,李和床头的电话突然响了。

    “谁??!”

    他是带着怒气的。

    三更半夜的不给人清静。

    “成了?!钡缁袄锏娜怂祷昂芷骄?。

    “知道了?!崩詈吞隼凑馐墙=〉纳?。

    挂完电话,他欣喜的睡不着,刚才的郁气烟消云散。

    到天台上点了根雪茄,抽完之后,他也没有回屋,就拿了个毯子,在椅子上躺了一夜。

    刘保用来的时候,他刚吃完早饭,准备送孩子上学。

    “我是来表示谢意的?!绷醣S每偶?。

    “你们俩,我去送孩子?!焙畏即爬罾莱雒帕?。

    “弟媳善解人意啊?!绷醣S每湓薜?。

    “坐吧?!崩詈拖雀醣S门莶?,又递给了齐功勋一杯,笑着道,“等你的京剧门票,等了这么多年都没等到?!?br />
    “哈哈,太忙了,不好意思?!逼牍ρ酒鹄唇庸?。

    几个人随意谈了一会,李和主动道,“最近听bbd的新闻没有?”

    “这个真没有?!绷醣S煤推牍ρ家∫⊥?。

    李和道,“巴黎统筹委员会虽然没了,可是还有荷兰瓦森纳高官会议,我听新闻说,美国准备在奥地利召集40多个国家开会,协商实施新的控制清单和信息交换规则?!?br />
    《瓦森纳协定》,又称瓦森纳安排机制,全称为《关于常规武器和两用物品及技术出口控制的瓦森纳安排》,它是世界主要的工业设备和武器制造国在巴黎统筹委员会解散后于1996年成立的一个旨在控制常规武器和高新技术贸易的国际性组织。

    与“巴统”一样,“瓦协”同样包含两份控制清单:一份是军民两用商品和技术清单,涵盖了先进材料、材料处理、电子器件、计算机、电信与信息安全、传感与激光、导航与航空电子仪器、船舶与海事设备、推进系统等9大类;

    另一份是军品清单,涵盖了各类武器弹药、设备及作战平台等共22类。

    中国同样在被禁运国家之列。

    “这个是略有所闻?!绷醣S弥辶酥迕纪?,“你的意思是?”

    李和道,“船赶紧开回来,不然能不能出黑海都不能肯定?!?br />
    刘保用点点头,“谢谢提醒,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跟你招呼一下,资金上....”

    “不用了?!崩詈桶诎谑?,“算是我的一份贡献?!?br />
    “哈哈,这个你说了没用,都是有规定的,钱方面肯定不会让你吃亏。但是,支付是以采购款的名义出去,会有一个招标会,你派人正常去投标就行?!绷醣S么笮?。

    “那就听你们的?!崩詈退闶侨峡闪?。

    “听说你又搞了一个海底光缆项目?”刘保用问的很突然。

    李和点点头,“是的?!?br />
    “所以我有时候就特别的佩服你,做什么事都是想的深远,而且每一次都是大手笔?!绷醣S煤苁歉锌?。

    “谢谢夸奖?!崩詈鸵膊恢涝趺唇踊?,只是随口道,“中午在这里,我们好好喝两杯?!?br />
    “不了?!绷醣S谜酒鹕淼?,“你的酒我们可不能再随便喝了?!?br />
    “那就再见?!崩詈鸵裁辉偻炝?。

    送到门口,看到远处的夏利,他一时间感觉更加的孤独了。

    他去了公司,站在集团的大楼底下,他没有急着进去。

    暖洋洋的太阳,照的人浑身发软,他点着烟,就卷着裤腿坐在旁边的台阶上。

    “兄弟,借个火?!币桓鲋心耆?,一手拿着烟,一手拿着包。

    “嗯?!崩詈桶鸦鸹?,暗中又朝着董浩摇摇头。

    “谢谢?!蹦腥说阕乓桓?,把火机给了李和,也跟着坐在旁边腾云驾雾,问道,“你也是来找门路的?”

    “是?!崩詈兔欢嗨?。

    “哎,这门槛高啊,不容易进去?!蹦腥税ι酒?。

    “恩?!崩詈脱劬ξ⒈?,不愿意多说。

    “你是做什么的?”男人继续问。

    “我?”李和摊摊手,“瞎混,什么都做?!?br />
    “什么都做?”男人哈哈大笑,“就是皮包公司喽?”

    “算是吧?!崩詈兔唤馐?。

    “哎,那我跟你说,兄弟,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人家大企业,挑剔着呢?!蹦腥松埔獾闹腋娴?,“像我,在这里都等了一个月,别说见刘总,就是连人家前台就把我拦住了?!?br />
    “你是做什么的?这里好像只是再生资源集团总部,没有什么具体业务吧,能谈什么合作?”李和好奇,何况他都不知道刘总是谁。

    男人道,“可是再生资源集团下面的再生铝厂的办公室是这里啊?!?br />
    李和问,“你是来谈废品生意的?”

    男人点点头,“不是,我是来卖设备的,再生铝厂有个招标会,我是来探消息的?!?br />
    李和问,“你是哪里过来的?”

    “滨海?!?br />
    李和问,“哦,不远,你不去做标书,然后等着招标会开始,堵在门口干什么?”

    男人笑着道,“兄弟,你做过生意没有?”

    “什么意思?”李和不觉得自己哪里说错话了。

    男人捻捻手指,叹口气道,“这年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啊,不塞钱,不来拉关系,能中标才叫有鬼了?!?br />
    李和已经是第二次听这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