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的棋摊子向来很少,一方面是因为下围棋的人少,这里可不是是成都,有良好的围棋氛围,彩棋摊子多。

    跟象棋不一样,像象棋有那种要胜的假象,能让稍微懂点的人有试试的冲动。但是围棋不一样,即使是稍微懂点围棋的,摊主摆个发阳论级别的,没有冲段的棋力谁会上?

    另一方面围棋所谓的残局,并不是真正的残局,围棋摆摊的肯定是死活题,不是职业不容易出有水平的死活,能出有水平死活的肯定是高手中的高手,于是也就不屑摆摊了。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围棋残局要摆一两百手,遇到城管一手就把棋盘掀了,很有挫折感。

    所以,自从爷俩让这个摊子出名以后,来这里围观的棋友原来越多。

    “这也就业余二三段的实力?!庇腥斯鄄煺饷闯な奔?,给摊主做出了一个中肯的评价。

    “但是,中盘连续下出两个妙手...”又有人发出来疑惑,这摊主明明是臭棋篓子,可是表现又不俗。

    “哈哈,那是他记性好,背题背的熟?!币桓龃髯叛忌嗝钡睦贤纷釉谂员吒饣?。

    “这孩子呢?”又有人好奇的指着坐在小马扎上一动不动的李览问。

    鸭舌帽的老头道,“业余顶尖,再过两年就可以入职业段了,也不一定,只要随便参加个有名气的大奖赛,可以直接升到中段的?!?br />
    旁边的人吩咐发出来了惊呼,一脸的不可置信。

    有段位在一个在爱好者里就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还中段?

    这孩子才多大?

    看样子也就**岁左右?

    “黑6打再8拐,白棋明显是个不入气呀...”

    “白棋贴,黑就强硬地扳。总之刚才的方法已经失效,白棋必须另寻出路...”

    在一片感叹声中,李览再次输了。

    李和看看天色,像平常一样道,“走了,回家?!?br />
    “再下?!崩罾酪∫⊥?,并不想回家。

    “天都快黑了,棋盘都看不清了明天再继续?”摊主看看时间,对着李览和颜悦色,这可是他的小财神。

    “真的要继续?”李和发现儿子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失落,甚至还在他的小脸上看到了喜悦和自信。

    “嗯?!崩罾篮敛挥淘サ氐懔说阃?。

    “可是,我这肚子饿了呢?!碧髅飨圆幌朐偌绦?,他可不想为了五块钱,耽误收摊回家吃饭,今天赚的可不少了!

    “我说继续?!崩詈兔挥蟹匣?,从董浩手里接过钱,直接扔了一沓子过去。

    “这是....”摊主手忙脚乱的接过钱,吓了一跳,“这可是一万?”

    封皮还没拆呢。

    李和点点头,“就是一万?!?br />
    “全给我?”摊主激动的很。

    “当然?!崩詈涂隙ǖ牡?。

    “那继续?!碧骱敛挥淘サ挠α?,全然没有想到,要是他输了,他就样给二万!

    继续复盘。

    旁边的想散开的人都没有散开,都是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们这次看的不是李览,而是李和!

    这年头能这么轻易拿出一万块的多,可是这么轻松的给孩子当彩头的不多!

    明明知道是必输的情况!

    人家还面不改色!

    这得多土豪??!

    “连下了一个月都没赢啊....”

    “这钱扔水里不响?!?br />
    “....”

    大部分人都知道是什么结局了,可是仍然没有人肯走,依然围在旁边,还是期待有什么结果没!

    大家议论了一会,重新把目光放在棋盘上。

    “弃子了?这明显能被冲断??!”

    “右边的一块已经基本全送光了……”

    “白棋要被捂住了啊?!?br />
    李览的下法让很多人看不懂。

    十分钟后,那个戴着鸭舌帽的老头看出门道了,笑着道,“损失30目的实地,得到一道厚势,哎,我们还是要多学学啊?!?br />
    但是,他这话刚落,大家又发出了不可置信的声音。

    “黑2挤的时候,他竟然选择在3位粘上...

    “棋中央这四子棋筋是无论如何不能死的,竟然就这么弃了……”

    越来越多的人看不明白了,这次连老头都不敢随便说话了。

    棋盘上的形势越来越紧张。

    “白棋走成劫了...”

    “这个劫,无论如何是打不赢的...”

    “各部分均厚倒还好,可是中央的大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负担了...”

    有人开始叹气。

    也有人可惜,一万块钱??!

    李和心里也是没底,只能没事就往儿子脸上看看,发现儿子还是没多大反应。

    “咦?”

    “怎么成了六七块棋互相纠缠的局面...”

    “头绪非常之多,这是典型的开放式复杂局面....”

    大家发现李览只是随意的拨弄了两个子,情况就是完全不一样了。

    鸭舌帽老头道,“正常人会选择吃掉中间两子,弃掉上边三子形成转换,如此便会避免复杂的战斗局面,形势也并不落后。

    但白棋选择把上边三子跳出,形成混战局面。

    这是更强的下法?!?br />
    有人发现摊主开始抹汗了。

    “这是和背的不一样了,哈哈...”鸭舌帽老头开始打趣。

    这次的形势终于明朗了。

    “屠龙了....”

    还是有人不敢置信。

    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赢了呢?

    李览站起身朝着摊主笑笑,没有说话。

    “赢了?”李和赶紧甩掉烟蒂,钻进了人群。

    他早就等的不耐烦了。

    “你儿子赢了?!?br />
    “你赚了两万块钱?!?br />
    旁边的人纷纷笑着附和。

    “干的漂亮!”李和毫不吝啬的夸奖了一下儿子。

    “给钱吧...”有人发现摊主要逃走。

    “是啊,走什么,说到做到?!狈凑慈饶值牟慌率麓?。

    “给什么钱?”摊主朝着周围的人喊的凶狠。

    “什么态度这是?”李和不乐意了。

    “行了,我走了,不跟你们扯皮?!碧髯硪?。

    “想的美哦?!鼻磺?,李老二不在乎,只是对方这么嚣张,他就不乐意了。

    “怎么?”摊主被董浩拦着,没有推搡动,冷笑道,“想玩横的?”

    从人群里窜出来三个膀大腰粗的汉子,明显和摊主是一伙的。

    “呦呵,你们慢慢玩?!崩詈驼饣笆嵌坪驼疟档?。

    转身就拉着李览走了,这种场面毕竟是儿童不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