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能告诉自己,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

    回到家,他把梁贺年的话跟何芳说了一遍。

    何芳气的一拍脑袋,“哎,亏咱俩都是读过书的呢,把这个给忘记了,要是这会不鼓励孩子,对孩子真不是好事?!?br />
    自此,两口子达成一致,在围棋的态度上发生了改变,以往对李览学围棋顶多是不干涉,现在为了孩子能够提升围棋水平,两口子是不遗余力,不但休息日给积极的送到棋院,还搜肠刮肚的给找棋谱。

    李老二发话了,今年过节不收礼,收礼只收棋谱!

    讨好的人不知凡几,自此送礼的不送烟酒了,俗气!

    人家还真送来了棋谱,而且都还不是凡品。市面上常见的拿不出手,他们只能想着法子到处找人家的藏品,私人的藏品还好说,就是花钱多少的问题,但是博物馆的就不好办了,可是难不倒人,他们各种托关系,影印了不少孤本出来。

    因为李老二关注的是棋谱的内容,而不管是不是文物。

    梁贺年看着李和家里上百本棋谱,还都是他从来没见过的,开始是咋舌!后面是激动!

    有钱人的世界,果然不是他能想象的!

    自此,他成了李家的???,还是不请自来的那种,一待就是一整天。

    每天放学的时候,第一时间李和不是带儿子回家,而是带他去宣武公园同那些老头子们对战。

    公园里每天下午都很热闹,练太极的、气功的,跳舞的,当然,更少不了的是那些退休后闲着没事就来下棋的老头们。

    李和之前在三庙街住了多年,十几年来,只要在家都保持着遛弯的习惯,这里不认识他的没有几个,看到他还会热情的打招呼。

    “小李,好长没见了?!?br />
    “哟,李览又长高了?!?br />
    “小李,公园管理处找你呢,那么颗榆树你给踢死了....”

    “.....”

    这些人大部分也都知道李览在学围棋,因此都抱着指教的态度跟李览下棋,只有秦老头站在旁边笑而不语。

    待这些老头在不可置信中承认自己输了时候,秦老头就调侃道,“连个孩子都下不过,你们白活这么大岁数了!”

    老头们脸红的跟猴屁股似得,他们也觉得丢人!

    怎么可能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输给一个小屁孩呢!

    但是也有人挤兑秦老头道,“这孩子能是一般人吗?有本事你来下!”

    每每秦老头都会风轻云淡的道,“我去年就比不了他了?!?br />
    他自己都没有想到李览的棋艺会进步的这么快,这才多长时间?

    有下象棋的,李览跟着下象棋,有下围棋的,李览跟着下围棋,但是并无一合之敌。

    看着这么多人成为儿子的手下败将,李老二与有荣焉,因此带着李览去的更勤快了。

    但是,没有几个人再愿意跟着李览继续下了。

    下棋啊,讲究势均力敌,棋逢对手,那是一个乐趣!

    不在一个语境和段位的话,呵呵,那不是找虐嘛!

    脑子有病才能继续这么干!

    他们好不容易退休,还想着安度晚年呢!绝对不会没事给自己找不自在,而且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输给一个孩子!

    他们还要脸呢!

    “陈师傅,你忙呢?”李和逮着一个戴着老花镜的不放,他不能让儿子失望!

    “哎,小李啊?!崩贤房吹嚼罾?,哆嗦了一下,赶忙一拍脑袋道,“哟,要下雨了,家里衣服还没收呢?!?br />
    一溜烟跑了。

    “太阳挂的老高呢,怕输就直接说,没人笑话你?!崩詈投宰懦吕贤泛?,不过他不放弃,又对着不远处的一个坐在石凳上的老头过去,“吴师傅....”

    “你笑话我吧,我怕输...”不待李和靠近,这老头也跑了。

    “蒋师傅....”

    “哎呀,我还没吃饭呢,我老伴等我吃饭呢,不行,我得先走?!?br />
    “季师傅,来一局...”李和不气馁。

    “最近眼疾犯了,不信你问问老张?!奔臼Ω祷赝芬乙桓鲋と说氖焙?,发现证人老张已经躲的远远的了。

    “这都叫什么事!”李和颇为无奈。

    “爸爸,为什么他们不喜欢我了?!崩罾栏藕芫谏?。

    “不是他们不喜欢你,是他们怕你了?!崩詈透厦Π参?,豪气的道,“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他们去了天坛公园。

    一个星期下来,爷俩成了这里年度最不受欢迎的人物。

    “爸爸....”李览要哭。

    “不怕?!?br />
    李和接着带他去朝阳公园。

    再次惹众怒。

    再次换场地,地坛公园。

    这一次李览遇到了挑战,公园里有个摆残局的,赢10块,输5块,平给3块。

    在摊子上一耗就是个把小时,摊主撑不住,要给限时。

    李和冷笑,半个小时就丢五块钱。

    半个月下来,摊主恨不得搂着这爷俩喊亲爹了!

    哪有这么天天送钱的!

    “儿子,这是残局,那个棋局让你看起来很占优势,很多是骗子,要不咱们还是找老头们下?”李和也撑不住了,天天在一个摊位上耗着有什么意思?

    而且,梁贺年也和他说过,这种个别残局,有人研究一辈子,都没有研究透彻,同样希望李览别玩了。

    “爸爸...”

    “得了,你老子有钱任性?!倍又皇呛俺隽肆礁鲎?,李和就知道他是不会放弃了。

    心疼又是欣慰。

    他恨不得索性给摊主扔点钱,好让摊主故意输,儿子也不必在这里耗时间。

    但是,最终他还是没有这么做。

    儿子不是傻子??!

    小家伙不吭声不吭气,可是聪明着呢!

    人家让棋,他不可能不知道!

    万一弄巧成拙,使儿子自尊心受损,那就是失去了本意。

    往后,爷俩风雨无阻的往这里来,摆摊的为了钱,也跟着出摊。

    有好几次,雨势过大,李和出钱包的茶馆包厢。

    有一次,董浩忍不住建议把这摊主给请回家,多省事?

    李和道,“瞧瞧这么多人,多热闹?”

    爷俩已经成了地坛公园的名人,一对二傻子,天天给人送钱!所以,口口相传,来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