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婶子,我敬你一杯?!崩钛喽俗疟诱酒鹄?。

    “哎呀,快坐下,坐下,咱就这么几个人?!崩咸厦Π聪吕钛?,举起杯子喝下半杯,然后接着道,“我也辛亏嫁着他了,我一辈子都是暴躁脾气,虎啊,东北虎,一点就着,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行,没几个人能受的了,也就他,他虽然开始不中意我,可是结婚后,该让着我的一点都没少让。

    还试图用什么书上的东西跟我讲道理,你说我能是讲道理的人吗?”

    这话说完,不止她自己破涕为笑,旁边的几个人也跟着笑了。

    李燕羡慕的道,“叔叔真好?!?br />
    “有一次,我发狠了,指甲给他胳膊、脸上抓的血肉模糊,他动也不动,就皱了皱眉,然后叹口气,说你留那么长的指甲干嘛。

    然后又说什么,女人与小人难养也,你说好玩不好玩?!崩咸究谄?,“我有时一想,年轻那会,太不晓得收敛,害的他天天唉声叹气的。

    但凡我懂事一点,也能让他过几天好日子。

    他这一辈子啊,短,遭的全是罪,没享过福,我都比他强,我这临老了,还能过现在这日子?!?br />
    眼泪水又是不自觉的出来了。

    李和兄妹俩都愣了愣,都知道老太太不是善茬,可是没想到这年轻时候脾气居然这么暴躁。

    “哎,来喝酒?!焙畏嘉弈蔚囊∫⊥?,也没给老太太擦泪水,仍由着在那发泄。

    李燕待老太太缓了劲,忍不住好奇道,“婶子,那会姐还小,你就没有想过....”

    “没有?!崩咸岫ǖ囊∫⊥?,“不是我情深什么的,就是人啊,不能对比。

    他爸走后,长的俊的,长的瞎的,我还是能挑挑拣拣,但是这些人吧,看的我膈应,和他爸一比起来,我谁都瞅不上,看谁身上都有刺,看谁都不顺眼!

    自己清楚着呢,这辈子再也遇不到他爸这种可以由着我性子胡来的男人了?!?br />
    这次她自己喝,空了杯底。

    “吃点菜,一天到晚尽想些有的没的?!焙畏几咸辛丝橛?。

    这顿饭,破天荒的李和第一次先下桌,他赔不起,女人们一旦唠起嗑,那是没完没了。

    他在旁边只能听见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无聊了,他就带着狗爬山头去了。

    从山上到到山下这一截路,怎么都需要一个多小时,等他大汗淋漓的下来,这几个女人才刚刚收拾碗筷。

    李览是何芳亲自去机场接回来的。

    历时三天的儿童围棋比赛,结束了32强的双败淘汰制的小组赛,他连八强都没有入。

    李和想高兴一会,可是看到儿子那失落的小脸蛋,他还是给憋住了。

    甚至何芳也只能在内心欢喜一下,表面安慰道,“男子汉大丈夫,咱不哭,输了没什么大不了的,咱们重新开始,多找自己的不足好不好?”

    “好?!崩罾赖阃范际怯衅蘖Φ?。

    两口子看着心疼。

    李览三天都没有碰围棋,两口子欢呼雀跃,终于不用往棋院去了。

    但是,没两天,梁贺年打来电话,说要是上门拜访。

    “抱歉,没这个必要了?!崩詈椭苯泳芫?,反正对方也不知道自己家的地址,刚好省点心。

    梁贺年道,“李先生,我不一定是硬逼着你儿子继续学围棋,我打这个电话也是为孩子好?!?br />
    “为孩子好?”李和乐了,“我儿子现在不想学了,尊重他的意见就是为他好?!?br />
    梁贺年叹口气道,“李先生,我真的是为孩子好,你想想,孩子这次遭受了挫折,如果不能积极面对,会不会留下心理阴影?

    我想你既然爱你儿子,你也不希望他做个逃避的人吧?

    小孩子的心理,远比大人脆弱的多?!?br />
    “那来吧?!崩詈捅说刂?。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梁贺年会来的这么快,从挂完电话到到现在,满打满算也就四十来分钟。

    “请坐?!崩詈筒辉趺锤咝?。

    “谢谢?!绷汉啬昝还芾詈偷奶?,而是眼神在屋里寻找着什么。

    “孩子今天上学去了?!崩詈椭浪谡依罾?,“还没放学?!?br />
    “抱歉,瞧我这记性?!绷汉啬瓴缓靡馑嫉呐呐哪悦?,继续道,“孩子这次发挥失常,我们也有责任,应该更多的加强孩子的心理辅导的,以便孩子能够积极迎战?!?br />
    李和摆摆手道,“输赢不重要?!?br />
    “对你是不重要,可是对孩子很重要,说句实话,他很喜欢围棋?!绷汉啬耆险娴牡?,“他自然希望能够赢,他需要这种成就感?!?br />
    “这个就是我肯让你来的原因?!崩詈鸵恢倍己雎粤硕拥男睦斫】?,本来李览放弃围棋他是高兴的,可是现在让梁贺年几句话一说,他变成了忧虑。

    如果孩子经历了失败,还不能从挫败感中走出来,对孩子的成长是不利的。

    “李先生,我想你也希望你儿子能够成为一个坚强的人吧?不希望他做一个半途而废的人吧?如果这次他不能积极面对,而是采取放弃的态度,选择逃避,对他的意志力培养不是好事?!绷汉啬瓯芏惶肝?。

    “那你跟他谈吧?!崩詈吞究谄?,梁贺年说的是对的!

    现在不是学不学围棋的事情了。

    他尽管亿万身家,但是依然希望把儿子培养成一个有信念,有目标,面对困难而不逃避的人!

    他去李览放学,梁贺年直接跟着。

    李览从校门口出来,看到梁贺年先是高兴了一下,然后又低着头,脸色黯然。

    “你们去旁边的匹萨店里面谈吧?!崩詈椭缸怕房诘囊患业甑?,看着梁贺年拉着李览进去,他没有跟着。

    在门口吃了一碗羊杂面,抽完两根烟,两个人才从里面出来。

    他看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爸爸,我要继续学棋?!?br />
    这是李览见到李和的第一句话。

    昂着脑袋,紧张的看着他老子。

    “好啊,敢作敢当,努力争做第一?!崩詈捅匦牍睦幌?。

    哪怕心里一千个不乐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