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早些年的拆迁,李胖子的饭店早就不在原来的位置了,但是还是在京大的附近,因为舍不得租好的门面,就开在一道小路口。

    说是饭店,其实里面只有六张桌子,门口摆了一张卤菜案子,上面置着玻璃罩子,里面都是猪头肉、鸡鸭,还有一些细肠、花生米。

    挨近饭点,李胖子闭着眼睛却是靠坐在墙壁边上,手里百无聊赖的挥舞着苍蝇拍,有一下没一下的。

    “哎,老板,起来干活了?!崩詈蜕锨疤吡怂幌?,“偷什么懒啊?!?br />
    “奶奶个熊...”李胖子刷的一下站起来,正要张开骂,待发现是李和两口子,立马嬉皮笑脸的道,“哟,你二位?!?br />
    何芳道,“你老板是不是赚到钱了,正是生意点上,在这里睡觉?”

    上学的时候,她们就经常在李胖子的饭店搞聚餐,所以哪怕没有李和来的勤,她跟李胖子也不陌生。

    “瞧你这话说的?!崩钆肿犹究谄?,指着稀稀拉拉的行人道,“你看这附近有人吗?赚啥钱???再这样下去,就得去讨饭了?!?br />
    李和道,“少跟我扯这些虚的,你家拆迁三套房,就值多少钱了?还跟我在这里哭穷?”

    李胖子哭丧着脸道,“我俩小子呢,一人要分一套吧?我老俩口加我老娘住一套,又不能卖,还是得挣钱吃饭啊。

    就这么住着,还不得劲,几十来平,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肯定没得和你们西山别墅比了?!?br />
    何芳道,“乡下的房子多的是,你要是愿意住乡下,要多大面积,还不是你自己说了算?要不你把这个房子卖了,我从西山给你打听打听?”

    “别?!崩钆肿油芬〉暮筒斯囊谎?,嘿嘿笑道,“我还要做生意呢,住远了可不好?!?br />
    “那就少说酸话,你不费力分了三套房,我都羡慕不来?!崩詈退婕从趾闷娴奈实?,“你这位置不算差啊,前面是学校,后面是居民区,怎么生意就起不来呢?”

    又拉开玻璃罩,从里面捡了块猪肉,沾了辣油和醋,放到嘴里,砸吧道,“味道还是那么的好?!?br />
    “嘿嘿,不错吧,我这手艺肯定没得说,这点信心我要是没有,我开什么饭店?”李胖子得到夸赞后,得意洋洋,不过又接着垮着脸道,“穷学生买不起,现在又没补贴了,家长一个月估计就那么点钱,吃学校食堂都不一定够,哪里还有余钱买我卤肉吃?”李胖子从脏兮兮的口袋里掏出来烟,递给李和一根,接着道,“再说这些附近的邻居吧,现在下岗的下岗,没工作的没工作,日子那紧巴的很,但凡过日子的,就舍不得买?!?br />
    李和点点头,“还真是?!?br />
    “胖子,快点给我们切点吧?!焙畏挤⑾峙肿拥难袒叶嫉搅税赴迳?,叹口气道,“案板刷一下?!?br />
    “干净着呢?!崩钆肿佑媚ú疾亮艘幌掳赴?,拎出一个猪头,按着最后的位置给李和下刀,然后切成片。

    切肉的这功夫,还不忘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一个戴着眼睛的中年人,骑自行车从这过来,脚支在地上停下来。

    李胖子急忙拔口烟道,“吴老师,今天吃啥?”

    “不了,不了?!敝心耆思泵Π谑值?,“我就跟你一声,以后啊,天越来越热了,昨晚上买回去,发现走味了,你天天忙,可能没注意,我就知会你一声?!?br />
    李胖子笑呵呵的道,“哟,对不住,还真没发现?!?br />
    中年人无奈的摇摇头走了。

    “这读书人就是事多,这天气有点味不是很正常嘛?!崩钆肿佣溉凰低?,发现李和两口子还在,就急忙解释道,“这读书的和读书的不多,就像你二位这么爽快的可不多?!?br />
    李和催促道,“快点吧?!?br />
    李胖子问,“听说你小舅子何龙又开了一家饭馆子?”

    李和道,“对,羊蝎子?!?br />
    李胖子又吐了口唾沫,叹口气道,“这人的运气就是不一样啊?!?br />
    何芳的眉头皱的越来越深,付完钱,拉着李和走人。

    上车后,她道,“这么做生意,能做起来才叫有鬼了?!?br />
    李和道,“他还是以为是十年前呢,做什么都吃香,现在这脾气,这生意方式,谁还爱搭理他啊。

    做饭店的可不止他一家,这是越混越回去啊?!?br />
    他也替李胖子可惜,这可是第一批吃螃蟹和第一批万元户,早就在八十年代初期完成了资金积累,要是脑袋够用,不说身价千万,百万是肯定不会少的。

    回到家,老太太的饭菜已经坐好,见闺女和女婿回来了,就直接端上了桌子。

    “闺女,这又咋了?”她发现李燕的眼睛是红肿的。

    “老婶没事?!崩钛喟镒爬詈涂【?。

    老太太道,“心里有个数就行,感情不能赌气,也不能勉强,有个差不多就行?!?br />
    指着何芳道,“我当年和她老子相亲,她爸就觉得自己是读过书的,不想找我这样的睁眼瞎,执拗不肯跟我处对象。

    年轻那会,十里八乡,愿意跟我处对象的,可以排一个加强连了?!?br />
    “妈,可不能这么吹?!焙畏既滩蛔⌒α?。

    李燕看了看何芳,笑着道,“看姐就知道了?!?br />
    老太太道,“你说他个地主崽子,没人敢嫁他,我爹妈走的早,我没那顾忌。

    我愿意嫁他,他还嫌弃?

    我是上杆子喜欢他,每天都要绕个圈子从他家门口过?!?br />
    李燕问,“叔叔年轻会是不是很帅气???”

    “好看个屁,跟咱家老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崩咸ψ诺?,“不过咱家老小没他爸那斯文劲,他爸是文化人,没事啊就喜欢抱个书,一天都不带搭理人的?!?br />
    提起老伴,她笑的眼睛都睁不开了,一脸幸福的模样。

    “就是可惜,得了肺病,那时候想治都没得治,就眼睁睁的看着他没了,都是命啊?!?br />
    “好好的,怎么又提这个了?”何芳看老娘要出眼泪,赶忙安抚道,“行了,你也喝点酒?”

    “那就喝点?!崩咸捕似鹄戳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