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钱?

    那不能,同事这么多年,在她没注意的情况下,人家就积累了千万人家,现在更是亿万富豪,世界首富!

    她曾经也是不敢相信自己身边会出现一个富豪,还富豪的这么没人性!

    但是,当她从广播里听到bbd新闻关于李和的介绍,从图书馆的国外杂志上,看到李和的照片和名字之后,她才确信无疑。

    至于图他家的权?

    那就更加的笑话了。

    虽然她男人有点进步,可是在李和的眼里早已属于不入流的了!

    李和道,“还是喊你陈姐,咱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了解你,其实俩孩子交往的时候,我是清楚的,我倒是希望两家成的,结果你看看,现在闹成这么个样子?!?br />
    “你知道?”陈芸很是诧异。

    李和笑着道,“我不但知道,还约你儿子吃过饭,其实也是去年年前的事情?!?br />
    “我可没听这小子说过?!背萝啃Φ暮懿蛔匀?。

    李和道,“大概是他不认识我吧,想想这时间可真快,我以前见他只是个半大小子,想不到都能谈婚论嫁了?!?br />
    “那就让两个孩子再继续处处,了解一下?”陈芸还是带着一点希冀,她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而继续笑着道,“你也知道,现在这外面挺乱的,什么各色人都有,外面就多想了一层,要知道是你们家,我求菩萨都来不及呢?!?br />
    何芳笑着道,“不管李燕和我们有没有亲戚关系,我也得说她,这店啊,一个月随随便便也有百十万的流水款,跟那种上班拿死工资,一个月千儿八百的不一样,天天忙得很,少忙或者不忙那就是跟钱过不去。

    我啊,就是想不明白,天天连吃饭的功夫都没有,哪里有什么时间去谈情说爱?

    现在呢,还给自己弄了不自在?!?br />
    这就差指着骂了,你儿子一个月拿着那么点死工资,也敢嫌弃一个百万富婆?

    甚至还怀疑人家!

    “哎,何芳,这话可就没意思了,都是做母亲的,将来等儿子处对象了,你可就明白了?!背萝苛成掀骄擦讼吕?,笑着道,“谁家孩子谁操心啊?!?br />
    “也是?!崩詈蜕畋砣峡?,不过这不代表他就不生陈芸的气。

    这要不是看在曾经是老同事的份上,他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

    他现在是人民币玩家!

    他怕谁??!

    陈芸对着李燕很大度的道,“行了,姑娘,现在什么解开了,是阿姨误解你了,阿姨跟你道个歉?!?br />
    “哟,这可受不起?!焙畏几萝拷患簧?,只有她来做这个恶人,对李燕道,“以后再有人来骚扰你,跟你哥说,大耳刮子抽,要不然以为老李家没人了呢。

    也省的以后有人说你带坏了人家孩子?!?br />
    陈芸眼角一抽,冷着脸道,“那就这么定了吧,我先走了?!?br />
    李和殷勤的道,“陈姐,一起吃个饭?”

    “下次,下次?!背萝肯侣?,堵在楼底口的人自动让开了路,让她下去了。

    下楼后,气急之下,跺了一脚,众目睽睽之下,居然丢了这么大的老脸。

    回头又忘了一眼店铺的招牌,又随即叹了一口气!

    突然又很想抽自己一巴掌!

    本来的好事,却因为自己的猜忌而变成了坏事!

    打死她都想不到这会是李和的妹子??!

    “柳岩,都带着大伙下去忙吧,别有客户过来,看不到人,都是损失?!焙畏蓟邮秩迷惫ざ枷氯?。

    “下去,下去?!绷艺饣岵欧从?,虽然同李燕处的好,可是毕竟上下级有别,看老板娘的笑话,万一将来有小鞋呢?

    七八个员工,小心翼翼的下楼了。

    人散干净以后,何芳关上了门,问李燕,“是不是还放不下那小子?”

    李燕摇摇头,擦把下眼泪道,“没有,只是不中意她妈这话罢了。姐,我真有那么差吗?”

    李和没好气的道,“差?哪里比人家差了,要怪就怪自己不会投胎,人家生下来就是这城里户口?!?br />
    她更加明白,陈芸这种人在体制里象牙塔和体制里面混习惯了,对生意人有一种本能的排斥,她们不是不在乎钱,而是非常之在乎!

    想当年为了涨上七八块钱的工资,可谓是愿意使劲浑身解数,甚至还动用了各种关系,斗得那叫昏天暗地。

    全校,像李和这种不在乎工资的,基本就没有几个!

    她们也不是看不起生意人,只是一对比公家单位端铁饭碗的人,她们更倾向于后者与她们门当户对!

    李和能明白,陈芸肯定更乐意给儿子找银行或者学校上班的姑娘,稳当压倒一切。

    生意?

    今天赚,明天赔,有保值措施没有?

    当然,这种选择,也没那么绝对,比如刚刚李和分明也看到了陈芸眼里的懊悔之色,李燕已经不是普通的生意人了。

    他觉得,将来何芳也摆脱不了这个俗套,李览要是找对象,在霸道女总裁与学校老师中间,她肯定更中意一个学校老师做自己的媳妇。

    李燕咬牙道,“那我就办个城里户口!”

    李和道,“那还不简单,你把户口迁到房子里就行?!?br />
    李燕现在住的房子,就是他给的,反正这几个妹妹,他是一人给了一套。

    “嗯?!崩钛嗄ㄑ劾?,重重的点了点头。

    “走吧,店里交代一下,咱们回家,中午咱俩再喝?!焙畏夹呛堑牡?,“把你哥给灌倒,省的他天天没事就瞎嘚瑟,必须让他在地上爬着?!?br />
    “有本事,你们尽管来?!崩詈妥焐鲜钦庋?,其实心里还是有点慌,他光是挑战何芳就够压力,何况一下子两个人一起。

    李燕下楼交代了一下,然后上了李和的车,一起回家。

    车子挪出中关村,李和突然道,“咱先去下大学城的后巷?!?br />
    何芳道,“去那干嘛?”

    “最近总感觉嘴巴不对味,现在想想,我是好久没吃李胖子的卤猪头肉了?!?br />
    李胖子这些年一直在学校附近开饭店,但是毕业之后,李和去的越发少了,不是不想吃,而是却了酒友,能与他喝酒的人,现在是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