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几天,李和都没有往公司去,儿子去了日苯,他想的紧,连早上晨跑都没多少力气。

    他没有时间去操心其它的事情,最重要的是,最近没有什么新的入投项目,他去了也没有什么事情做。

    李燕近阶段也没有动静了,李和以为也就这么结束了,只让何芳去看过一次,陪着说说话,安慰安慰。

    可是,早上,他刚吃完早饭,准备看看报纸,却接到了卢波的电话。

    一听卢波说有人在李燕的店里找麻烦,他就炸毛了,“你们是吃闲饭的???”

    李燕在中关村做生意,李和一直都是吩咐平松和卢波等人盯着,一定要给照看好,所以平松和卢波等人一刻都不敢松懈。

    卢波叹口气道,“李哥,你自己来看看就知道了,这事咱们插不上手啊?!?br />
    “行了,在那边看着,我现在就过去,出了什么事,我非扒了你的皮?!崩詈屠床患盎灰路?,就是大裤衩子、拖鞋。

    董浩车刚启动,车门又被拉开了。

    何芳道,“我也去看看?!?br />
    她同样不放心。

    董浩开车,径直往中关村过去。

    卢波挂完电话,也是一脸无奈!

    除了李和,也没人敢这么指着他鼻子骂了!

    他是谁?

    四九城最为有名的百货大王!

    能他的第二家超级市场开业,他更是超市大王!

    见着他说话的,就没有一个敢昂着头的!

    不说低声下气,就是连个大声说话的都没有!

    因此,每次一和李和说话,他都开始怀疑世界!

    总感觉自己混的还差许多!

    李和没工夫管卢波的小心思,气冲冲的直奔中关村。

    懂行的刚进中关村,一段路堵住了,十几分钟过去,才走了不到200米!

    “停下来,我下车?!崩詈屠得?,从车上走了下来。

    点着一根烟,认清方向,就一个人往前走。

    进了李燕的店里,并不是像往日那样繁忙,所有的员工,都站在二楼的楼梯口处,朝着二楼张望,不时的还侧耳倾听,实际上什么都听不见。

    柳岩道,“李大哥,何大姐,”

    声音清脆悦耳。

    李和摆摆手,示意不要说话。

    他同何芳接着上了楼梯,柳岩和其他女员工们面面相觑,也大着胆子跟在了后面,亦步亦趋,小心翼翼,生怕闹出来动静。

    “小李啊,你是聪明人,其实呢,我不是反对你们在一起,我也是为了你们好啊?!?br />
    李和隔着门,能够清晰的听见里面一个女人的说话声,这个声音他非常熟悉。

    他站在门口继续听着女人在那里说。

    “我们家王锦,单纯,没见过什么社会世面,从小到大,我跟他爸都是捧着的,家里就这么一个宝贝疙瘩,过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实在是没办法啊?!迸送6倭艘幌?,继续笑着道,“所以这孩子真的是一直生活在那种童话的世界里,根本不晓得什么是油盐酱醋,但是你想过没有,这以后结婚了,两个人在一起,就是油盐酱醋啊,他这种不经世事的,你也跟着委屈呢,我说这些都是为你好。

    “当然还不止油盐酱醋,有了孩子以后,大麻烦还在后面呢。你读了大专?”女人继续问。

    “是?!崩詈湍芴钛嗷鼗暗纳?。

    很低沉。

    “据说户口还是农村的?”女人叹口气继而道,“这以后就不好办了,你说这以后没有咱们这里户口,什么都不方便???你是个要强的姑娘,守着这么大的店,肯定不少赚,要是肯退一步,一定能找到更好的男孩子?!?br />
    “阿姨,你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李燕的声音陡然响亮了起来。

    “没什么意思?!迸嗣飨圆幌不独钛嗾馓?,因此再次开口没有了刚才的温和,“就是希望你明白,两个人要是不合适,总归是不会幸福的,你这么聪明的女孩子,肯定能找到好的,没有必要在一棵树上吊死?!?br />
    李燕道,“阿姨,我觉得这话应该和你儿子说,这几天我可没有再联系他,反倒是他没事就来我这店里?!?br />
    “姑娘,这话可就不对了?!崩詈吞宋堇锢巫拥纳?。

    那女人大概是坐下来了,只听她道,“我说过的,他没经历过什么事,只要有个人对他好,他就肯掏心掏肺的,有时候啊,我看着都心疼。

    我看了啊,这孩子,不吃点亏,就是长不大?!?br />
    “陈老师,你这就不对了?!焙畏既滩蛔⊥瓶嗣?。

    女人和李燕看到面前的何芳和李和同时吓了一跳。

    女人就是陈芸,她先是看了快李和,再次瞄了何芳一眼,笑着道,“你是何芳吧?!?br />
    何芳道,“陈老师,难为你还记得我?!?br />
    陈芸是物理系的老师,虽然没教过她的课,但是彼此并不算陌生。

    “你俩口子这是?”陈芸先是诧异,后面仔细一想,又隐隐感觉不对劲。

    李和走到了李燕的跟前,给递了张纸巾,训斥道,“哭什么,没个样子,惹人笑话?!?br />
    “你们?”陈芸的预感更加不好了。

    李和笑着道,“这是我妹子?!?br />
    “妹子?”陈芸好半会都没有反应过来,愣了愣神道,“你妹子我见过,你刚留校那会,经常去我们办公室?!?br />
    李和叹口气道,“谁跟你说我只有一个妹子了?”

    “她....”陈芸指着李燕道,“她真是你妹妹?”

    感觉有点不敢相信。

    何芳安慰了一下李燕,然后接话道,“我们来这里,可不是吃饱了没事干啊?!?br />
    “那...你瞧这事闹的?!背萝啃σ膊皇?,哭也不是,很是尴尬。

    何芳道,“陈老师,孩子们感情的事情,咱们还是不要乱插手的好,你家儿子是草,我们家妹妹就是草不成?”

    “不是这个意思,你误会了?!背萝扛厦馐?,可是感觉又解释不清楚。

    李和道,“陈老师,咱们同事这么多年,你是了解我的,了解我就该了解我妹妹,你说我这家庭能图人家什么?

    图钱啊,还是图权???

    不能吧?”

    “不能,你开玩笑了?!背萝看丝毯薏坏谜腋龅胤熳晗氯?!

    人家世界首富之家,怎么可能图她家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