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你哥,有什么对不起的,我说什么都是希望你好,绝对不可能害你的?!崩詈驼?,“按说吧,感情这事我不该管,可是你既然问了咱们的意思,我就得说一下,是不是?”

    “哥,你放心吧,我会自己处理好的?!崩钛嗟妥磐?,不敢看李和。

    李和道,“那个小孩叫什么王...”

    “王锦?!崩钛嘌杆俚牟股狭?。

    李和点点头,“对,王锦,他是什么想法?”

    “他说,他妈妈不同意,要重新给他介绍,他很难受,他是爱我的?!崩钛嗨祷暗纳粼嚼丛降?,甚至带了点哭腔。

    何芳搂着她的背,安慰道,“没事的,你说,这个男孩子是怎么想的?”

    李燕道,“他问我怎么办,他说他好痛苦,让我出个注意?!?br />
    李和噗呲笑道,“那就让他滚蛋吧,还能怎么办?”

    李燕直接哭了。

    “你不会说话就别说话?!焙畏及琢死詈鸵谎?,赶忙安抚李燕道,“这男孩子分明就是没有一点主见,什么都听爸妈的,以后你真的嫁进去了也是受罪,要是真为了以后好,那就赶紧结束了吧?!?br />
    李和道,“好话谁不会说?这种事是能含糊的吗?说没主见都是轻的,说白了对燕子也是一般,要是真喜欢,是父母三两句话能说的动的?

    还说不知道办?

    分明是动摇了,想退缩了。但是又不肯担着陈世美的名声,只能装龟孙子,不出头,让你撑不下去主动说分手?!?br />
    他李老二自以为很聪明的分析的头头是道。

    李燕一下子趴在嚎啕大哭。

    这一嗓子让所有人猝不及防。

    老太太道,“这丫头聪明着呢,是早就警醒过来了。倒不是真问你们意见,其实啊,她自己有谱了,找你们也是求证下的意思,多给自己找个安慰?!?br />
    她也是心疼极了。

    “走吧,上楼洗个澡睡会,一切都会过去的?!焙畏纪献爬钛嗌下バ菹?。

    李燕突然很认真的道,“姐,我想喝酒,可以吗?”

    她怔怔的站着,不愿意上楼。

    何芳很爽快的道,“行啊,姐陪你喝,咱们俩到院子里,一边数星星,一边喝,让你试试你酒量,你不知道,论喝酒,你哥都不是个,我一个就能喝趴他?!?br />
    两个人果真到了门前的桌子上坐了下来。

    “我伺候你们?!崩詈透昧肆狡孔雍炀?,放到两个人的面前。他想不到李燕今天有这么大胆了,敢提出来了喝酒的要求。

    “一边去,拿啤酒,谁喝红酒?!焙畏及谄鹌?,折腾起来李和,“对了,黄瓜给我们拍一碟子,速度快点,别在那磨蹭磨蹭的?!?br />
    “嗻!”李和还真乖乖的去搬了啤酒,其实这会他也反应了过来,不是何芳不喝红酒,实际上她偶尔睡前也喝点红酒的。

    只是陪着李燕喝,一旦两个人都放开了量,何芳没事,别把李燕给灌醉了,红酒的度数比啤酒高多了。

    啤酒搬过来,他又给一溜排给撬开,然后又小跑到厨房要拍黄瓜,结果老太太已经给做好了。

    老太太叮嘱道,“让两个人都少喝点?!?br />
    “我端过去,没事的,你放心吧?!崩詈桶鸦乒戏诺阶雷由?,发现两个人居然是拿着瓶子对吹的。

    一人一瓶,已经见底。

    “你敢多嘴说话,信不信我瓶子搂你头上?!焙畏季倨鹌孔酉呕@詈?。

    “得,我不说话,你是大爷?!崩詈妥白魑弈蔚难?,背手走人。

    两个女人哈哈大笑。

    李燕悄悄的给何芳竖起来了大拇指。

    何芳大声的朝着李和的背影道,“瞧见没有,男人就这样,你不能太给好脸,不然肯定得寸进尺?!?br />
    “姐,你真幸福?!崩钛嘤指约耗昧艘黄科【?。

    “幸福?”何芳笑着道,“你是没看到我受气的时候呢,他执拗起来,一百头牛都拉不回来,谁的话都不会听。

    不过呢,你哥这人有一点好,就是呢,咱俩吵架的时候归咱俩吵架。我跟你大伯母有矛盾的时候呢,他不说护着我吧,也不会怪我,没那么愚孝。

    你也知道,你大伯母小性子,有时候挺让人哭笑不得的?!?br />
    “嗯?!崩钛嗳峡傻牡愕阃?,然后说话间一瓶啤酒又没了。

    “我没发现你酒量这么大啊?!焙畏己苁遣镆?,她还没怎么见李燕喝过酒。

    她只知道老四的酒量大,她就亲眼瞧见老四不费力的喝完过一箱子啤酒。

    事实上,比李和酒量还要好。

    因为李和做不到喝完一箱子啤酒还能保持清醒状态。

    不说耍酒疯吧,起码会在那胡言乱语,满嘴跑火车,就没个把门的。

    “姐,我跟你说个实话,我上大学的时候才能喝呢?!崩钛嗤峦律嗤?,笑着道,“就是我爸给的生活费有限,我没法放开喝,就是来这里以后,我刚好遇到柳岩,她也能喝,我俩没事就能喝掉一箱子?!?br />
    “怪我,一直没瞧出来?!焙畏及炎约旱木坪韧?,道,“那我就放心了,咱俩放开喝吧?!?br />
    李和要出去遛狗,何芳对他道,“再搬一箱啤酒来,你再出去?!?br />
    “你俩这是真杠上了?”李和更是惊奇,何芳的酒量他是晓得的,放倒他跟玩似得,只是这么多年很少喝了,偶尔只喝一点红酒助眠,她没想到的是这李燕也有这酒量,喝完三瓶啤酒,脸色居然还没变。

    “别这么烦人,快去搬酒吧?!崩钛嗟牡ㄗ右裁飨源罅似鹄?,也敢使唤起哥哥了。

    李和去了,却是搬了两箱子过来。

    “喝吧,让我看看你们到底能喝多少?!?br />
    李燕大声道,“你瞧好吧,真喝起来,你不行!”

    他敢和李和叫板了。

    “嘿,等着吧,咱们明天,今天你跟你嫂子喝吧?!崩詈头⑾掷钛嗪韧昃瓶疾灰谎?,不过也不以为意,继续去遛弯去了,那只杜高犬屁颠屁颠的跟着。

    这一夜,两个女人喝完了三箱啤酒。

    事后,据老太太说,明显何芳喝的最多,李燕喝到中途就已经吐了,吐完了就在那一个劲的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