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嘴上是这样说,脑子里是这样想,但是真正的把李览送上飞机前往日苯的飞机这一刻,他就淡定不下来了,总感觉没法子放心!

    一从机场出来,他就让齐华给孙软银去了电话,中国围棋的参赛队伍,全程派人给盯着,暗中做好安保措施,不能出一点差池。

    虽然他只对齐华说了只言片语,但是齐华对孙软银却是交代的事无巨细!秘书就是干这个工作的,说的好听就体察上意。

    孙软银也第一时间意识到大老板的大公子到日苯,要是少根头发,他都逃脱不了责任!

    他就是不死,也是得脱层皮!

    李和想不到何芳这娘们的心能有这么大,居然连儿子出发都不送行!

    “你咋回事?就让我一个人送?!?br />
    “李二和先生!”何芳冷冷的道,“我现在郑重的,认真的希望你从现在开始,给我说普通话!”

    “要不要去医院看快?说话没头没尾的,什么意思?”李和去摸她的额头。

    “一边去,少跟我嬉皮笑脸的?!焙畏即虻羲氖?。

    “啥子情况哟!”李和感觉这分明是无妄之灾。

    这娘们更年期越来越严重了。

    “啥子情况?”何芳把李怡招过来,轻声细语的道,“宝贝,妈妈要和爸爸说话,可以把电视机的声音关小一点吗?”

    “中??!”李怡回答的非常响亮,跑到沙发边上拿起??仄?,果真把电视机的声音调小了,然后对着何芳是一脸求表扬的神情。

    何芳的心咯噔一下,脸都黑了,“瞧瞧,这就是你好闺女,听听怎么说话的?!?br />
    “声音响亮,中气十足,能有什么问题?”李和感觉不到哪里有毛病了,没口吃的症状??!

    “有什么问题?我跟你说,问题大了!”何芳气呼呼的道,“她现在居然跟着你学说话了!”

    “毛病啊你!”李和不乐意了,“跟我说话有什么问题?我是她老子,不跟我学,跟谁学?”

    他有点还是挺得意的,闺女不怵他,相应的也更加的亲近他,自从会说话之后,也更愿意与他说悄悄话。

    “你说话土了吧唧的,跟你学有好嘛?!崩钼目谝?,何芳原本是不怎么在意的,但是这次从皖北回来以后,她猛然发现,闺女的口音已经荷兰化了!

    而且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他要赶紧的给想法子给纠正过来!

    “你意思是我土了?”不提这个李和还不来气,一想到李览的那口东北大碴子味,他脑袋都疼,“你也别五十步笑百步,光知道说我,儿子跟你学说话就好听了?”

    “那也比你强!”何芳何尝不是头疼,她口音基本是没有的,但是没奈何她老娘的口音过重,儿子又是跟着老娘长大的,还最喜欢围着老娘转!

    她有几次倒是想提醒老太太来着,可是最终都是忍住了。老人年龄越大,越是容易胡思乱想,别给老娘整出来了脾气,以为是嫌弃呢。

    有时候,她只能尽量管束儿子,纠正他的口音,可是效果不大。

    所以,如今,她也是有苦说不出。

    李和见何芳真来发火了,不得不低头道,“行了,有口音怎么了?

    你没听过张小胡子那口音?

    也没影响人家做东北王啊。

    谁敢笑话他?

    开国大典的录像看过吧?

    从头至尾,都是浓浓的乡音,也没影响人家是伟人啊。

    许多人想模仿还模仿不来呢。

    再说,还有蒋光头,不但说话口音重,还让人听不懂,跟嘴里含着石头似得,人家还不照样风生水起?!?br />
    他不以为意,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少给我胡扯八扯,说些没用的?!焙畏蓟故潜焕詈驼饣岸盒α?,也认可他说的是对的,但是还是坚持道,“我说的是你,现在都提倡说普通话,咱孩子也得学,这方便以后与人交流,少闹笑话?!?br />
    李和不屑的道,“有人笑话我吗?再说,我正经场合上,也没用过方言?!?br />
    最关键是他想说,也没人敢笑话他!

    他的财富足以掩盖他的一切缺点?!?br />
    何芳道,“我不是怕人家笑话你,我是怕人家以后笑话咱孩子,以为咱家没家教呢?!?br />
    李和道,“我觉得你是瞎操心,以后孩子大了,自然而然就会普通话了,毕竟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学校,受不了我们多大影响。

    就跟你我一样,当初不都说方言有口音吗?

    现在不都挺好?”

    “那也得从小做起,反正啊,我不多说了,以后在家里说话你给我注意着吧,还有你猜,早上丫头说什么?

    要吃‘盐水’,我半天没反应过来,她是要吃香菜。

    就是天天跟着你学的,被你带歪了?!?br />
    李和笑嘻嘻的道,“何芳同志,我也郑重的认真的,严肃的跟你说一声,没文化不可怕,冒充有文化就可怕了,香菜的学名就叫芫荽,闺女称呼的没毛病?!?br />
    “你!”何芳被激的无话可说,“好,什么称呼我不管了,但是你这口音给我注意了?!?br />
    说话不再搭理李和,扭头就走。

    李和瘪瘪嘴,没当回事。

    李燕来的时候,李家人正在吃晚饭。

    李和见她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很生气的道,“嫁不出去了,还是怎么的?”

    何芳拍了一下道,“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李和道,“我的意思是,能成就成,不能成就不要拖泥带水的?!?br />
    “说的好像你能做的到死的?”何芳笑的意味深长。

    李和被噎住了,冷哼一声,闷头吃自己的饭。

    何芳有种大仇得报的快感,然后笑着对李燕道,“别听你哥的,感情的事,谁都帮不上,自己看着处理,最后不管怎么样,有我和你哥呢。

    不过有一点你哥的,咱们李家的姑娘,得把自己看重一点,不说拿出来点傲气出来,可没有让人看扁的道理,咱不门缝里看人就已经是对得起人了。你说是不是不是这个道理?”

    “对不起,哥?!崩钛嗾獠畔肫鹄?,她李家有一个世界首富,“给你丢脸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