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真是这个道理?!碧撕畏嫉幕?,李和若有所思。

    何老太太道,“丫头啊,给不给这可是态度问题,不是钱的事情,给个一块钱,两块钱,咱都不能计较,毕竟心意到了,这就是摸摸面子的事,要是一毛钱都不给,依我看啊,这家人不行,太差劲了!”

    她倒是不好意思问人家是不同意呢?还是不承认?

    完全没拿你当回事,这多伤人??!

    所以说的很婉转,只能说男方家里的人,这人品有问题!

    李燕瞅瞅李和,再瞅瞅何芳,心虚的道,“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都不一样,也许他们本地就不兴这个呢,也说不定的?!?br />
    “糊弄谁呢,这是,我跟你哥在这地待了可不是一天两天了,人家在这方面可是讲究的,哪怕是不给你,也不会让你空着手回来的,贵重点的是个镯子,差点的也给个吃的、头巾什么的?!焙畏己敛豢推牡?,“好吧,就是不说什么习俗,咱们就光谈人情,你头次进门,你都没好意思空着手去?

    他们怎么就是怎么好意思让你空着手回来的?

    哪天见到了,我非得问问了!”

    说着说着,她显得比李燕还要生气。

    “这个老陈,好像真有点过分了?!崩詈偷故敲挥邢缘枚嗌?,男欢女爱不是两个人的事情,也关乎着两个家庭的事情,对方的父母不同意,这有什么好生气的!

    “你们别生气,我觉得吧,没必要看的太重,再说,我毕竟是头次上门,人家哪里能这么就轻易定下来了?!崩钛嗨淙徊桓咝?,可是和李和一样,她也是看得开。

    老太太道,“这话不对,你这丫头就是没吃过亏,心大了。既然他父母开始就没想好你俩的事情,为什么就这么盲目的喊你去吃饭了?

    这是什么意思?

    搁我们那会,男女方都是约个地方,要么是介绍人家,要么是在田埂上,相互要打个照面的,然后考虑的差不多了,才喊女方去男家吃个饭什么的。

    你说,他父母吧,要是真周到,就不能不提前跟你照个面,按现在的做法,去个饭馆子或者茶馆这种地方,了解下你为人,打听下你家庭状况,不都行吗?

    喊家里,然后又摆这个谱?

    这不是纯心臊人嘛!”

    老太太抽丝剥茧,说的头头是道。

    李燕脸色通红,好一会儿才道,“我以后又不和他家里人过,随便他们怎么样吧?!?br />
    何芳笑着道,“怎么能这么想呢?和公婆要是处不好,以后肯定有矛盾,你说他夹在中年,要是通情理的,你还能好受点,要是愚孝的,你这一辈子有的受呢?!?br />
    “我知道了?!崩钛嗟妥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她本来是高高兴兴的,男方家里热情细致的待客方式令她高兴不已,可是此刻一听大家这么一分析,她发觉这和她想象中的完全不是一回事!

    “没事?!焙畏家卜⑾指詹潘档挠械阒亓?,不过婚姻这种事不能拖泥带水,她不能不说,她安慰道,“你们先处着,不能这么一次就否定他父母,以后再看看,我知道你现在工作忙,就把重心放到工作上?!?br />
    李和道,“什么都不要说了,你们忙着做饭吧,我现在肚子就饿了,我去接孩子放学?!?br />
    他接完李览回来,一个人开始忙活他新开挖的一个鱼池,水是山上石头缝里下来的泉水,水流不大,但是细水长流,比以前老宅的池塘好的太多了。

    何芳和老太太娘俩也在附近的平坦地上开了一个小菜园子,有萝卜,有西红柿,还有已经开始蔓藤的黄瓜等,总之适应季节的蔬菜应有尽有。

    从搬到这里以后的第三个月,就没从外面买过蔬菜了。

    当然,鸡鸭,这娘俩也是养了,就散放在山里头,也不怕他们跑,因为开始就养成了习惯,到时间就下来到家门口找吃的。

    好好的一套西山别墅,偏偏让这些家畜破坏了气氛,有时候房子的台阶上都是鸡屎鸭粪。

    李和虽然无奈,不过也由着他们,不然在这偏僻的乡下呆着,都能给憋疯,连个唠嗑的都找不到。

    他和何芳还能受得了,毕竟闲暇时间可以看看书,学习一下东西,满足一下内心世界的需求,但是对老太太来说就极度不容易了,她只有通过和人交流才能排解寂寞。

    星期六,何芳接完李览从棋院回来,一会儿高兴,一会儿叹气。

    李和问,“什么事把你难为成这样子?”

    何芳把一张纸递给他,“自己看吧?!?br />
    “去日苯参加围棋比赛?”李和同何芳一样,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从心里来说,他为儿子骄傲,小小年纪就有能耐出国参加这么高档次的围棋比赛,是了不起的!

    但是从实际来说,这又是不现实的!

    两口子没有一个人是希望儿子走围棋这条道路的,原先答应儿子去棋院已经是破天荒了,如今儿子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这是他们决计没有想到的!

    “是啊,怎么办,我听你的?!焙畏汲ぬ疽豢谄?。

    “你看着办?!崩詈鸵膊桓衣易鲋?,深怕以后成为两口子吵架的祸源!

    “我说?那就去吧?!昂畏际翟诓蝗炭吹蕉邮难凵?。

    “也行,不管有成绩没成绩,就当见世面了?!崩詈偷故桥巫哦映霾焕闯杉?,到时候也许就在围棋上死了心,“你跟着一起去?”

    何芳摆手道,“人家都没家长跟着去,我去倒是显得孩子娇生惯养了,就让他跟着老师吧,老师我都交代好了,没问题的。

    再说,年龄也不小了,让他出去锻炼几天,自己学会独立?!?br />
    为了让李览学会独立,她现在让李览自己洗袜子,自己铺床,甚至有时候还让他在菜地里帮着干活。

    “那就这么定了?!彼淙焕詈鸵埠艿P?,但是要是不让孩子学会独立,他这辈子肯定是操不完的心!

    有些事情,不是钱能解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