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总,非常感谢,就到这吧。希望有时间请你吃个饭,到时候你务必赏脸?!北黄牖鬃运拖侣?,彭凯虽然已经三十来岁的人了,也是见识过各种场面的,但是仍然有点小兴奋。

    站在楼底下,和齐华握手的时候,要不是齐华稍微挣脱了一下,差点没松开手。

    他有点不好意思,可是也没有立刻走人,这可是齐华,地球人都知道,这是世界首富李和的第一秘书!

    这个人不够严谨,向来是严肃的很,公私分明,一般人想见上一面都是千难万难!

    这会彭凯就是故意要让所有人看一看,他不但和齐华认识,还被亲自送行,还能谈笑风生!

    他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不是因为虚荣,是为了营销!

    每天堵在再生资源大厦门口的人不知凡几,有来找路子的企业家,有来找新闻的记者,他这样一露相,无形中就抬高了他的地位!

    就在刚刚和齐华出门的一瞬间,他不经意间就感觉到了摄像的闪光灯!

    瞧瞧,这就是不花钱的营销!

    齐华笑着道,“一定,一句话的事情?!?br />
    自从跟了李和之后,齐华的地位也是水涨船高,他不是对着谁都能是和颜悦色的了。

    要是见着阿猫阿狗都给个脸,丢他自己人是没事,可是丢了李和的面子,那问题就大了!

    所以他现在是步步小心,不能说错一句话,不能做错一件事,要不然就是新闻头条!

    “那就非常感谢了?!迸砜舛?。

    齐华一直把他送到路边的停车位,使他更加的得意的不得了。

    他走后,齐华的脸上又恢复了面无表情的状态,转身上楼,对李和道,“李先生,你这边还有什么要办的没有?”

    “给张树心打电话,这次招标务必做到公平公正,如果做不到,从上到下,全部撸了没商量?!崩詈驮诎旃阴獠降?,“不用遮着掩着,原话告诉她?;褂?,全集团公司、子公司、分公司,全部发一份文件,严格做到公开、透明、公平、公正,咱们的事业中也存在**分子!”

    要不是彭凯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想不起来开展公司廉政建设。

    “是,这个我会亲自去抓?!逼牖?。

    “在楼下给我腾一间办公室出来?!崩詈吐朴频牡?,“做集团党支部书记的办公室?!?br />
    “什么?李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齐华被吓了一跳,什么时候多出来了一个集团党支部书记出来!

    “现在没有,过几天就有了?!崩詈托ψ诺?,“非公企业是需要党组织的。关键是看党组织是否能够正确定位,成为企业发展的不可缺少的重要部分。凝聚人心是我党的光荣传统,这也是我们做企业的所需要的强大的资源。无论是对于理论还是现实,它都具有重要意义?!?br />
    “可是这人???”齐华有点担心,别到时候给自己弄个不自在,多了道枷锁。

    “这个你去城区的党委申请,咱们就成立一个集团党支部,书记人选有他们选派,工资我们来发?!崩詈桶淹馓追旁诟觳采?,笑着道,“我先走,这阶段大概不会来了,有时间打我电话。新书记来了,你务必不要怠慢,配合做好党建工作?!?br />
    回到家,他没看到何芳,就问老太太。

    老太太道,“去山上采蘑菇了,昨个那场雨,蘑菇多?!?br />
    李和正准备去找找,刚出门,却看到何芳挎着竹篮子回来了。

    “咋?没摘到?”李和发现里面只有几个小蘑菇。

    “树林里面阴森森的,我就怕突然窜出个蛇啊,虫子什么的,半道我就不干了?!焙畏寂呐男馗?,“算了吧,下次不找这罪受了?!?br />
    李和道,“那我陪你去?”

    何芳摆摆手道,“不用了,跟你说个事,李燕打电话来了,说要是去见男方的父母,她知道是陈芸老师吗?”

    李和笑着道,“除非你说了,我是一点没说?!?br />
    何芳叹口气道,“就怕她没个心理准备,这孩子有时候挺慌张的?!?br />
    “实在不行,我就给陈芸打个电话,敢欺负我妹子,我跟她没完?!崩詈涂吹嚼钼?,赶忙从沙发上站起来,只肯让她扯衣服。

    “没你这么当哥的啊,那不是帮她,是害她?!焙畏济缓闷牡?,“我跟她说了,从陈芸家回来,就先来这边,咱们就等她消息吧,也不用着急?!?br />
    “那也行?!崩詈鸵彩敲话旆?。

    下午三点钟的时候,李燕拎着大包小包的都是给两个孩子吃的东西进来了。

    李和看她脸上好像很高兴,也就跟着松了口气。

    “不错吧?怎么样?未来婆婆有没有为难你?”

    李燕笑吟吟的道,“还行,一家人挺客气的,她妈做了一桌子的菜,又是给夹菜,又是给泡茶的,特别的客气....”

    从进门到临走,她说了好长的一大串。

    李和问,“还行,没空着手去吧?”

    李燕道,“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我提了两箱牛奶,两袋子水果,一箱酒,还给他妈买了一件衣服?!?br />
    两兄妹倒是一问一答,聊的很开心,只有何芳一直是皱着眉头的。

    李和问,“你又怎么了?”

    何芳问李燕,“走的时候,给多少???”

    “什么给多少?”李燕不解。

    “傻丫头,就是给你包红包没有???你死心眼带那么多东西过去,人家让你空着手回来的???”本来在旁边带着李怡,不经意间听了两句的何老太太这个时候忍不住插话了。

    李燕道,“新时代了,不一样,哪能要人家钱?!?br />
    何芳认真的道,“你要不要是另外一回事,关键是给没给?”

    李燕被何芳严肃的表情看的发毛,好一会才吞吞吐吐的道,“没,不过,我也不在乎,我不差那点钱?!?br />
    何芳没好气的道,“是钱的事吗?我也说句不怕丢人的话,是我上杆子粘着你哥的,这事不假,可是我当初去你们老家,你大伯母要是敢不给我红包,今天指定没你哥什么事!

    你信不信?”

    “姐,哪有你说的这么严重?!崩钛啾凰档囊汇兑汇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