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李和刚到办公室,还没来得及看上两份文件,就被告知有访客。

    自从他登上世界首富,每天的访客从来就没有少过,他已经是习惯了,能见的就见,不想见的就躲着,要是一个个都接见,他保证每天来客至少排上二里地,即使他每天什么事不做,都接待不过来。

    何况,他现在还顶着一个中国废品王的名头,收废品的捡破烂的看到他,都想和他打个招呼!

    套个近乎!

    齐华道,“说是你的学生?!?br />
    说完,递上了来客的名片。

    要是一般人,他做主也就拒绝了。

    “让他进来吧?!崩詈托π?,把名片放进了抽屉。

    不一会儿,齐华就带人进来了。

    来人西装笔挺,扎着领带,高身量,大浓眉,一看到李和,就高兴的喊道,“你好,李老师?!?br />
    “彭凯!哈哈,你小子!”李和站起身,迎到门口,拍着他的肩膀,亲切的道,“也好些年没听到你消息了?!?br />
    “李老师,你还是没变?!迸砜吹嚼詈驼飧鎏?,好像松了一口气似得。

    “坐吧?!崩詈鸵餐黄鹱搅松撤⑸?。

    “请喝茶?!逼牖鬃陨喜?,能得到这个待遇的人几乎很少。

    他对人的态度,都是依据李和来的,李和看重谁,他就敬重谁。

    “谢谢,齐总?!迸砜厩菲鹕碜咏硬?,不敢怠慢,明显了解齐华的地位。

    齐华笑着点点头,出了办公室,带上了门。

    “怎么样,现在做什么呢?”李和丢给他一根烟,然后给自己点上,“我记得前些年在深圳碰到你,你说要搞什么线缆,现在怎么样了?”

    “李老师,你的记性还是这么好?!迸砜庸?,没有点着,放在桌面上。

    “点起来,不用拘谨,我记得你也三十来岁了吧,说起来,你基本跟我差不多岁数?!崩詈桶鸦鸹拥剿忱?。

    读书的时候,他是班里年龄最小的,到教书的时候,他教的学生基本都是他的同龄人,有年龄小的,也比他小不了几岁。

    “是,李老师,我只比你小一岁?!迸砜⌒囊硪淼牡阕帕搜?,连烟圈都不敢吐大口,出来一口都要低着头对着地面。

    “瞧你这难受劲?!崩詈吞究谄?,也越来越尝到了寡人的味道。

    彭凯道,“李老师,咱们虽然基本同岁,可是如今你我,简直是天壤之别?!?br />
    “什么叫天壤之别,你这小子,你我现在还不是在一起抽烟打屁?”李和没好气的道,“怎么今天想起来找我了?”

    彭凯道,“这次回来,主要是这边搞了一个同学会,我就来参加一下,你也知道,好长时间不联系,大家关系就淡了,所以就多跑动,跑动?!?br />
    “挺好?”李和赞许的道,“会长是谁?”

    “是早两届的学长?!彼得?,估计李和也不晓得,所以就没说。

    李和淡淡的道,“挺好,现在还是在做线缆?生意怎么样,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说?!?br />
    既然对方来找他,他也不信是为了什么单纯的师生友谊。

    所以,他倒是提前挑起了话头。

    “李老师,我听说中国移动通信要铺设海底光缆,我们也参与了这次的招投标?!迸砜槐咚狄槐呖蠢詈偷牧成?。

    “这个具体项目我没有具体过问,但是据我所知,彩虹通信的海底光缆项目是直接承包给第三方海底光缆铺设公司,具体的光缆器材的采购,都是第三方负责的?!崩詈偷故鞘祷笆邓?,不过又随即道,“这么说吧,海底光缆涉及的技术不是那么简单的,产品不合格,这就是上亿资金打水漂??!”

    “全球第一条海底光缆问世后10年来,光纤传输技术的不断进步,海底光缆的通信技术得到了飞速发展,近其商用系统已经历了2代,技术的进步提高了设备的集成度,大大降低了海缆建设成本。

    若以1988年TAT-8海缆的M B/s级线路成本看作1的话,现在的TAT-12的线路成本为1/185....”

    “说你想说的?!毕衷谒档?,李和听不懂。

    “李老师,你别误会,我不求你什么,我只是希望这次招标能够做到公平公正!”彭凯正色道,“而且,你你来说,这是好事,也是你所希望的,你能够以合理价格获得所需的设备和材料...”

    “这些抛开不说,我肯定是希望公平公正的?!钡抢詈退婕从址次实?,“你怎么这么肯定,招标里面会有黑幕?”

    彭凯苦笑道,“李老师,如果你经历过我这么多事情,你就不会这么小了,现在不管是私人公司,公家单位,里面不可能那么纯粹。

    要么靠塞钱,要么靠关系。

    比如提高门槛度身招标,这次彩虹通信进行5000万规模的项目招标,但要求投标前就要缴纳1000万元的信用保证金与30万元投标保证金,短时间内缴纳如此巨款,使很多没有准备、没有内部消息的投标企业望而却步。

    当然,这还算好的。

    大部分招标,我们只是陪衬,实际上中标者早就内定?!?br />
    “有你说的这么不靠谱?”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他李老二接触的世界,还算是挺单纯的。

    “李老师,我就这么一个请求,我们虽然是国产产品,但是我相信我们的技术实力是不比国外差的,许多代理国外产品的国内代理商,他们资金虽然雄厚,但是只要公平公正,我敢较量一下。

    我只求一个公平,让我输的心服口服?!迸砜剿翟绞羌ざ?。

    “行,这个我答应你?!崩詈托π?。

    “谢谢李老师?!?br />
    “谢我什么?这也是为我好?!崩詈涂戳丝词奔涞?,“这样吧,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咱们中午一起吃个饭?!?br />
    “不了,李老师,你能答应我这件事已经是最好的奖赏了?!迸砜酒鹕淼?,“你先忙吧,我就走了?!?br />
    “那以后常来坐坐?!崩詈桶阉统雒趴?,对齐华道,“帮我送一送?!?br />
    齐华笑着应好,亲自把彭凯送到了楼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