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趟回乡,李和并不是无遗憾,起码他就没有和招娣母子有独处的机会。

    坐在飞机上,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

    “有什么值得你愁眉苦脸?”何芳的目光从飞机的窗外收回,放到了李和脸上。

    “没事,想着公司的事情呢?!崩詈捅徽庋⒆?,很是不自然。

    “心虚了?”何芳了解李和。

    “我心虚什么?莫名其妙?!崩詈妥煊驳耐?,扭过头。

    “你才莫名其妙?!焙畏济妹缓闷牡?,“年纪轻轻的,不晓得天天叹什么气呢?!?br />
    “我心里就不能有点事情了?”李和反驳道,“我这天天日理万机,操心的事情多着呢?!?br />
    何芳正要说话,却突然捂住了嘴,抿着唇不说话,然后干呕了两下,拍了拍肚子。

    “怎么了?”李和一下子紧张起来。

    “没事,就是反酸,早上吃了俩腌鸡蛋,不怎么舒服?!焙畏汲な媪艘豢谄?。

    李和道,“我以为怀孕了呢?!?br />
    “胡说八道?!焙畏寄蘸薜目戳怂谎?。

    “要不要回去到医院检查一下?”李和还是很关心。

    何芳摆摆手,“不用,就是胃受凉了,不是多大的事?!?br />
    李和道,“别强撑着就好?!?br />
    下飞机后,张兵和董浩一起来接机。

    李和道,“先去老太太那里吧?!?br />
    何老太太在何龙那里,按规矩,他要去一趟,还要给接回来。

    提前晓得李和他们今天过来,所以老太太一大早就开始忙活。

    不过李和发现老太太和吴春燕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明显是婆媳两个人闹别扭了。

    “没一个肯让的?!蔽獯呵吭谂员咄Σ缓靡馑嫉?。

    “婆媳是天敌?!崩詈兔晃食臣艿脑?,只是道,“你还在卖馒头?”

    “那玩意早就不卖了,挣不来几个钱,天天受苦受累的,没个休息的?!蔽獯呵吭缇徒穹俏舯攘?,他是沾了小舅子何龙的光,但是何龙又是靠的李和帮衬,所以从本质上,他依赖的还是李和,对于李和他不能不尊敬,笑着道,“我现在跟龙子一样了,也开了个餐馆!”

    “不错啊?!崩詈兔挥懈芯跤卸嘞∑?,这倒是符合中国国情,俗话说,老乡带老乡,一起奔小康。

    在中国有些行业就是这样,都是老乡带老乡,亲戚带亲戚,有财一起发,形成了某种好像黑社会一样的垄断组织,比如他们家收废品的就是这么个状况。

    哪怕是比较单纯的,外人看来不沾烟火气的寺庙都是这样,一个庙里面的和尚不是老乡就是亲戚,垄断了有资格成为和尚道士的就业市场,外人根本就插不进去。

    所以他每次看汪曾祺先生的《受戒》就感觉特别真实。

    开头就是‘就像有的地方出箍桶的,有的地方出弹棉花的,有的地方出画画的,明子的家乡盛产当和尚的。他们做和尚不叫“出家”,而是称为“当和尚”?!?br />
    眼前,既然何龙在做饭店,而且还干的不错,吴春强没有理由不跟着学做。

    “还成吧?!痹诒鹑嗣媲?,吴春强有资格傲气一点,但是在李和面前,他是一点大话都不敢有的,他给李和重新泡了壶茶,挠挠头道,“没龙子做的大,但是一天吧,也有不少挣头,比我之前那馒头店强的不是一星半点?!?br />
    “谦虚了吧?!焙畏级瞬伺套庸?,插话道,“我怎么听嫂子说,你们这一天都有大几百呢,一个月纯的都有五六千吧,这可不少了?!?br />
    “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币潜鹑丝湓?,吴春强也就勉强受了,可是这是李家!

    大土豪李家!

    吴春强老婆也端菜盘子进来了,笑着道,“你说这什么时候才能发上大财,也不说多,手里有个二三十万,我就彻底退休了!这天天累的,没完没了?!?br />
    吴春强不屑的道,“要挣二三十万这还不简单?”

    “怎么简单了?我也没见你挣到!”吴春强老婆一声冷哼。

    吴春强的道,“按照现在的行业,一千万存个一年的利息就有二三十万!”

    屋子里的人跟着大笑。

    “呸,没正形!”他老婆也跟着笑了。

    “所以啊,二三十万我真不在乎?!蔽獯呵咳险娴牡?,“我在乎的是什么时候有那一千万!”

    屋子里再次哄堂大笑。

    接过老太太以后,李和又开始了两点一线,从家到办公室的生活。

    当然,每天还有一个任务,就是每天接送李览上下学。

    原本,他每天走的都是西直门,但是这一天整个西直门被堵得水泄不通,他无奈只能绕行走西三环北路,这条路,他向来是能躲就躲。

    不为了什么,只是出于本能,他想躲。

    但是,经过北外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校门口的招牌,他以为能无所谓,但是他心里越不去想,越难受的厉害。

    怎么都逃离不了她的影子!

    有些伤就算是好了,也注定是一辈子的痛,有些事就算是淡了,也注定是一辈子的忌,有些人就算是走了,也注定是一辈子的念。

    深吸一口气,捂着胸口,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出气极为困难的样子。

    “爸爸,你哭了?!崩罾啦幻靼姿献游裁春枚硕说目蘖?。

    开车的董浩好奇的回过头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爸爸是沙子迷了眼?!崩詈颓孔骰堆?,随后又补充道,“回去不要和妈妈说?!?br />
    “知道了?!崩罾乐刂氐牡愕阃?。

    中国移动通信的关于铺设海底光缆的方案,已经获得许可,但是实施方是由中国移动通信、软银旗下的韩国sara通讯与邮电部门合资成立彩虹通信,中国移动通信表面上没有控股权,但是本质上,还是李和说了算,谁让软银也属于他呢。

    为了这一条光缆,他上上下下的在各个政府部门跑,不是开会就是去报方案,虽然跑的很累,但是结果还是好的。

    这一切,令李和欣慰。

    拥有自家的海底光缆有很多好处,例如拓宽带宽、降低成本、减少延迟,当然,不是为了可以省多少钱,完整的支配权才是主要因素,将来不会被电信巨头卡主脖子。

    而且,一旦互联网时代来临,即使他不做通讯,光靠光缆租金,也能赚的钵满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