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啊,你闭上眼睛吧!”看着李兆坤这状态,陈永强有点焦心!

    “老子就怕眼睛一闭上,人没了!”李兆坤眼睛瞪得大大的,眨眼睛都不敢,“你慢着点,慢着点,前面有车?!?br />
    “看到了?!背掠狼恐坏靡怨晁傩薪?,连自行车都敢超他车,“奶奶个腿!”

    他只想骂人!

    可是骂混不吝的李兆坤多想,而又不敢乱骂!

    这憋屈劲,也是甭提了!

    好不容易挪到医院,医院门口还不让停车,更是不让进!

    “远点,堵着路了!”保安打着电棍堵在车头前面。

    陈永强道,“叔,你先下吧,我去找地方停车?!?br />
    “哪个病房???”虽然车子已经停下来,可是李兆坤的双腿还在打摆子。

    “你家老三出来了?!背掠狼恐缸庞隼吹睦盥〉?,“提前打过电话的?!?br />
    “没事吧?”李隆扶着李兆坤下车,感觉好笑。

    “笑毛??!”李兆坤气恼的很。

    “进来吧?!崩詈鸵渤隼戳?,看到李兆坤也没有多说,带头进了医院里面。

    王玉兰躺在床上,耷拉着眼皮子,有气无力的。经过认真细致的检查,她身体没有大毛病,回家补补身体,也就差不多了,但是因为还有连续来探病的,应儿子要求,她还得继续住上一天。

    李兆坤走进病房,她的眼神一下子就亮了,掀开被子,下地穿上拖鞋道,“你咋来了?”

    “我不来?我不来你们娘几个还不晓得咋蹦跶呢?”李兆坤原本是小跑着进来的,及至看到王玉兰活蹦乱跳,满面红光,才背着手训斥道,“能有啥大事,连家都不要了?”

    害的他白担心了一晚上!

    他现在急需要补觉!

    王玉兰道,“能有啥大事,就是昨天犯晕乎,他们几个瞎折腾,非要把我送医院来?!?br />
    说完又慌忙问,“你早饭咋吃的?”

    “吃个屁!”李兆坤愤恨的说道,“老子这不是担心你嘛,空着肚子来的,你这么一说,还真饿了?!?br />
    “这有肉粥,你吃点?!蓖跤窭急焕钫桌ふ饬骄浠八档拿伎坌?,把桌子上闺女给她买的早餐递给了她男人,“这还有油条、糍糕,你快吃,还没凉呢?!?br />
    “这味道不错?!崩钫桌ず敛豢推慕庸?,吸溜了一口。

    喝完之后,还砸吧下嘴。

    “你怎么来的?坐车?”王玉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这个问题。

    “几十里地呢!不坐车老子除非从半夜开始走!”李兆坤面有得色,好像敢坐车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蓖跤窭夹老惨斐?。

    李和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不过转而问到了重点,“眼看孩子要开学了,你们什么时候走???”

    “什么时候走???”王玉兰却是问自己男人。

    “我都说了,我不去了?!比胱斓挠吞醪⒚挥蟹涟钫桌に祷?。

    王玉兰赌气道,“你不去,我也不去了?!?br />
    “那怎么行?”李兆坤不乐意了。

    “你不去都行,为什么俺不能不去?”这是娘几个一早就定下的话术,所以此刻王玉兰说起来倒是很顺畅,只是迫于李兆坤多年的威风,她说起来不免有点支吾。

    “你跟我较劲了?”李兆坤很是不高兴。

    “你还是去吧,在家里能有什么好?就像昨天晚上,你吃的是啥?”李和在旁边劝慰道,“你一个人没那么刚刚好?!?br />
    “倒也是?!崩钫桌せ乖谖蛲砻挥谐酝甑哪前肟偶Φ案械娇上?。

    一想到家里没个娘们,他这日子也恓惶!

    他过年前回来的那阶段,今天去小媳妇那边吃,明天去老娘那里吃,可是没少收白眼!

    “所以啊,跟着去吧?!崩詈透绦木?,“听说张师傅把生意做的不错,不过自己家的生意,还是得自己看着,你对他那么放心?”

    这个时候陈永强进来了,李和跟他道了声谢。

    “多大个事?!背掠狼靠推陌诎谑?,问王玉兰,“老婶,好点没有?”

    “哎呦,让你们跟着费心,还花钱?!笨吹匠掠狼看蟀“嘟吹亩?,王玉兰不怎么好意思,她本来就是没病装病。

    “老叔,你要去香港了?”陈永强进门的时候听了一点。

    “去吧,也不是不行?!崩钫桌っ嗣掳?,思量了一下,这次贸然的先回来,他其实也是后悔的。

    毕竟游艇的生意,他不是那么好放下的。

    李和不提还好,一提就提到了他心坎里。

    “你说吧,我听着?!崩詈鸵晕献右崽跫?。

    李兆坤道,“我要坐大车去?!?br />
    “就这?”李和以为听差了,这能算什么条件。

    “就这?!崩钫桌た隙ǖ牡?。

    “行?!崩詈秃浪牡?,“我给你找辆SUV,空间够大,宽敞的很,坐着肯定舒服?!?br />
    “suv?”李兆坤不明白。

    “就是跟吉普差不多的越野车?!崩詈透沤馐?。

    “呸!”李和没好气的道,“谁要做吉普!”

    一撞,照样没好结果!

    “那是?”李和这次迷糊了。

    “叔,你是不是想坐大卡车?”陈永强灵机一动的问道。

    “就是这个大车,坐着稳当,我心里舒坦的很?!崩钫桌さ阃烦圃?。

    “坐卡车?”李和哭笑不得的道,“开车,没有一天一夜到不了?!?br />
    “谁说开车去香港了?”李兆坤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儿子道,“不是还有飞机嘛!”

    “那还成?!崩詈驼獯蔚故敲靼琢?,“你意思是说从家里去省城机场这段路坐卡车?”

    “那是当然?!崩钫桌と峡闪苏饣?,接着补充道,“下飞机后,我也要坐卡车?!?br />
    “成,就这么定了?!崩詈图蛑泵挥胁煌獾牡览?。

    第二天,王玉兰出院,丁世平已经到了,诸事妥当。

    这边送机的卡车是李隆亲自开着的,到深圳后接机的卡车是杨学文安排的,他们倒木材,联系最多的就是卡车。

    李和看着老俩口带着孩子登机以后,才算安心了。

    在省城待了一晚上,他同何芳也踏上了回京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