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呢?”李和想不到还有这么一出。

    “当然是我搭钱进去了,房租我给的,里面被搬东西的损失,我贴进去的。所以啊,能不沾就不沾?!崩盥∫槐咦咭槐吒刑镜?,“我是给他们搞怕了,一点规矩都是没了?!?br />
    “那就不理算了,没必要纠缠不清?!崩詈鸵彩俏匏?。

    他早就明白的,等到信息时代来临,这里就是他回不来的故乡。

    这会,乡里大部分都知道他有钱,可是具体多有钱,许多人都没有什么概念,顶多也就认为他是全县最有钱的那个。

    这样,大家还能处一处。

    可是,一旦知道他是地球人最有钱的男人,他就是高处不胜寒了,想接一接地气都不得。

    李隆道,“绝对的离他们远远的,不会给自己找不自在?!?br />
    “这可是你说的,记着你这话了?!倍蚊芳范业?,“每次都是这么说的,结果人家一来,好嘛,死要面子活受罪,倒霉的还是你自己?!?br />
    “再理他们我就是大傻子!”李隆脸涨的通红。

    一家人刚到家,陈永强就过来了。

    “你说猪肉价还能涨不?”

    “你还是问我股票吧?!崩詈湍睦锬苤?!

    “我可没什么心情炒股,你给我参考一下,我这猪圈都好了,再养个百十头,一下子就要砸三万块进去,要是大了卖不出价,我这不亏得裤子都没?!背掠狼亢孟癫皇峭詈蜕塘?,而更像是自言自语。

    “你是在乎几万块钱的人吗?”李和调侃道,“你陈老板不说多,手里几十万是有的吧?”

    全县能拿出几十万存款的人更是寥寥无几。

    “我跟你不一样?!背掠狼口ㄐ?。

    李和丢给他一根烟道,“怎么不一样了,你又不是赔不起,放胆子干就是了,怕什么?”

    “你本钱厚,做什么游刃有余,我本钱薄,折一点少一点,禁不住三两下折腾就没了?!背掠狼康阕叛毯蟮?,“你说以前这一分钱算钱,现在一分钱够干嘛?给孩子,孩子都嫌弃,买小雨点吃都不够?!?br />
    他也意识到了物价的上涨,货币的贬值。

    “钱是越来越不值钱啊?!崩詈腿峡伤幕?。

    抛开通胀不说,关键就是本钱少,抗风险能力低,安全感不足。

    陈胖子算是少有的能人了,但是即使是这样的能人,也是步步小心,就是怕一着不慎满盘皆输,辛辛苦苦十来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世界上最大的痛苦就是人活着,钱没了!

    特别是在他这种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

    那酸爽!

    所以,对底子薄的,特别是有点小成就的人来说,肯定是不肯担一点风险的。

    杜月笙有一句话很到位:

    你原来是一条鲤鱼,修行了年跳了龙门变成龙了,而我呢,原来是条泥鳅,先修炼了年变成了鲤鱼;然后在修炼年才跳了龙门,倘若我们俩一起失败,那你还是一条鲤鱼,而我可就变成泥鳅啦。

    你说我做事情怎么能不谨慎呢?

    “所以啊,你说怎么办?”陈永强这话又好像是问自己。

    “怎么说呢,我只能告诉你一点,这三年是不会差了?!崩詈拖肓讼氲?,“养吧?!?br />
    他替陈永强做了决定。

    “听你的?!背掠狼恳蚕铝司鲂?。

    春节在家一直待到正月初十,李和天天不是吃就是喝,除了中途同何军和边梅同人碰了头,倒是没有什么事情。

    眼看孩子们要开学,李和自然催促老爹老娘去香港。

    王玉兰自然跟往年一样,没什么推辞,只有李兆坤不乐意了,他想在老家,不想出去了。

    家里没有一个人能摸不清他的想法。

    王玉兰道,“你不去?俺一个人咋办???”

    她男人中途一个人不声不响的跑回来老家就已经够让她诧异了,此刻说不出去,更是让她闹不清怎么回事!

    “老子以前常年在外,你一个人不也是好好的?”李兆坤这次的语气很是平淡,但是更多的透漏的是坚决。

    “以前是日子没法过,现在不一样,咱好好的,干嘛啊这是?”王玉兰心慌得很。

    李和道,“去香港条件好,吃喝什么的,不需要你问事,你一个人在家,连给你洗个衣服的都没?!?br />
    他也是难得的心平气和了一次。

    “说不去就是不去,回来这几个月我要你们问过事没有?老子也没饿死??!”李兆坤嫌弃他们太啰嗦。

    “那你是怎么想的?为什么非留在家里?”李和想认真的和他老子沟通。

    “没怎么想,就是不想去了,在家舒服着呢,我去外面找不自在,干嘛?图什么??!”李兆坤嚷了起来。

    “怎么了,你这是?”王玉兰要哭了,她发现她越来越不认识她男人了。

    李和还要说话,却被老四给拉到了一边。

    “哥,别说了?!?br />
    “咋了?”李和平复了一下心情。

    老四道,“这是创伤后应激障碍?!?br />
    李和问,“什么意思?”

    “大概是因为车祸的影响,经历过这种事情,大多数人都会留下一定的阴影的。你没发现,车祸以后,他连街都没去了,而且看见车子都躲着走,有一次我看他额头、手心都冒汗了。就是现在在老家,他都没往镇上和县里跑过?!?br />
    “难怪呢?!本纤囊惶嵝?,李和发现还真是这么回事。

    他感觉很好笑,李兆坤这么一个混的人,胆子居然小的这么可怜。

    “有应激反应很正常,所以啊,随着时间的推移,一般情况下恐惧心理会消失的,也就是说,时间就是最好的治疗办法?!?br />
    “那就让老娘一个人去香港?”李和白了她一眼,“这车祸都这么时间了,再推移,推移到明年???”

    “那就帮着治疗呗?!?br />
    “怎么治疗?”

    “你跟小哥强行带他去大马路?!崩纤拇乓凰拷器锏囊馕?,“只要他对车子不再恐惧就好?!?br />
    “强行?”李和皱着眉头。

    “我不管了?!崩纤奶值?,“我跟琴子明天走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br />
    她是雷厉风行的,第二天一早,就带着老五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