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她就不得父母喜欢,心里也有怨气,凭什么她不能上学,凭什么好吃的要给哥哥,凭什么哥哥可以吃饱,她就得挨饿。

    但是,随着子女各自成家立业,如今子孙满堂,她偶尔虽然也会想起以前,可是她毕竟是个心软的人,看到爹妈这样子,她心里不是很好受,她有义务来照顾。

    “我在这里陪着吧?!崩纤牟环判耐跤窭家桓鋈肆粽饫?。

    “我也不回去了?!崩衔逡哺鸥胶?,她不回去不是为了帮衬王玉兰照顾姥姥,而是受不了家里的清冷和无聊。

    镇上再怎么破,再怎么寒酸,也可以看看电影,也可以有地方溜达,买买吃的。

    王喜急忙道,“老姑,我一个人在这里行的,晚点大伯就来换我回去,你们还是回去吧?!?br />
    “你跟着二和一起回去吧,这里用不着你,跟你大伯说,晚上不用来了?!碧崞鹫馕淮蟾?,王玉兰心里就有气。

    李和见老娘态度坚决,也就不好再说,就拉着王喜道,“咱们走,晚上回去喝?!?br />
    回过头,发现老五还在那站着,斜着眼道,“愣着干嘛,回去?!?br />
    老五要回嘴,却被老四推了一把,“赶紧的,家里那么多事呢,你去给带带孩子?!?br />
    老五有台阶下,也不愿意在李老二那找不自在,还是乖乖的出了病房。

    走到河边的大桥上,喜子就跟着李和兄妹俩分手了,一边挥手一边道,“我回去杀羊,晚点过去?!?br />
    李和道,“路上慢着点?!?br />
    兄妹俩一路上,一个前,一个后,倒是连一句话都没有。

    下晚五点钟的时候,喜子开了拖拉机,把羊肉给送来了。

    李和让陈永强过来帮着收拾,然后李辉和李隆一帮老爷们下厨,而没有让女人帮忙,男人们都知道男人的口味。

    葱爆羊肉,红焖羊肉,都是他们的拿手菜,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好厨子都是男的。

    晚上家里又是满满的一桌。

    王玉兰在医院里一直陪到老娘出院才回到家里,这天已经是年三十。

    “把你给忙坏了,家都不要了?!崩钫桌し⒊隽俗约旱牟宦?,怪自己老婆多管闲事!

    “等你瘫了那天,你三个闺女肯定把你落一边!”王玉兰挤兑了一句。

    “她们敢!”李兆坤说的威风凛凛。

    李和在旁边教李览写春联,怎么裁纸,怎么叠纸,一一给说的很细。

    李览闷不吭声,他老子让他怎么做,他就怎么做,让他写什么他就写什么,不一会儿,就写了一大堆。

    “还不错?!崩詈偷故敲挥忻闱慷有吹挠卸嗪?,毕竟这么小的年龄,写的横是横,竖是竖,已经相当的不容易,他鼓励道,“明年可以写行草了?!?br />
    “好?!崩罾赖昧死献拥目湓?,明显很高兴。

    王玉兰到厨房检查工作,发现两个媳妇把家里果然安排的井井有条,厨房里该准备的都准备了,年夜饭的伙食不差,唯一令他不满意的就是蔬菜过多,肉太少。

    一桌子蔬菜,人家看到了,都会觉得寒酸。

    桌上有肉,才是富裕的象征。

    按照往年的规矩,李福成老俩口都在老大这里,但是今年不同于往年,老俩口却是决定在李兆辉这里过,因为论人丁,老三家最是单薄,从李燕到李阔,没有一个是结婚的。

    所以他们必须给老三家凑点热闹来,要不然一对比老大家热闹的一家子,老三家就显得太凄凉了。

    年夜饭吃完,李和照例带着孩子们窜门,只要是本庄的亲戚都去给拜了年。

    回到家,大壮、陈永强等人就来拉他去打牌,他没推辞。

    这次打牌的地点是陈永强的新盖的养猪场,顶上是钢筋梁和雨布,中间是过道,两边是猪舍。

    要不是进到里面来看,还以为是蔬菜大棚。

    因为还没放猪仔,倒是崭新的,里面只放了一些农用的工具和化肥种子。

    陈永强在过道上置了二张大桌子,猪圈里又放了两个炭盆,一时间,猪场里暖烘烘的。

    李和笑着道,“别搞的煤气中毒,一个都活不成?!?br />
    陈永强指指右上边的一个窗口道,“通着风呢?!?br />
    “那就好?!崩詈透芯醯搅嗣迫?,把袄子干脆脱了。

    “你说这股票还能涨吗?”打牌的时候,刘老四顺势提了这么一嘴。

    虽然刘老四对着的不是李和,也没提李和的名字,但是所有人都是望向了李和,吵吵闹闹的隔壁牌桌也安静了下来。

    “看我干嘛?”李和没辙,“我又不是股神,我都不炒股?!?br />
    “二和,这里就你最能,不问你问谁啊?!背掠狼克档囊坏愣疾豢推?。

    “买吧,看着买?!崩詈图堑檬桥J?,但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他倒是记不得了,因此补充道,“但是我丑话说前头,我可不保证一定涨,我只是根据未来的市场行情,感觉不错。

    手里有100块,也只能买十块钱的,要不然亏了,有的你们哭?!?br />
    刘老四嘿嘿笑道,“有你这话,我就安心了?!?br />
    “悠着点吧,你们?!毕肴八遣灰垂?,那是不可能的,李和也懒得多说。

    这一晚,以他输2000块而结束。

    回到家,已经是凌晨四点,家里人已经起来忙活了,他不好再继续睡觉,只能在何芳的埋怨下帮着从井里打水。

    何芳道,“你以为你还是年轻小伙子啊,这么熬,身体能受得了吗?”

    “这话说的?!崩詈桶岩煌八菇桌?,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强撑着道,“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br />
    嘴上硬,但是吃完早饭以后,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就是洗了一个脚,然后插上门,往床上一趟,谁喊他,他都没应。

    一觉睡到中午十二点多。

    等他醒来,眼睛都有点花,看闺女一直在那乱晃,“乱跑啥,小心摔倒?!?br />
    “爸爸,我没跑?!崩钼?。

    李和没说话,从井里打了一桶温乎的水,洗了一把脸,人才算好受一点。

    “打死也不喝酒了?!焙冒牖?,他才嘟囔出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