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依然寒冷,可是屋檐承受不住冰锥的重量,冰锥吧嗒一下从上面掉下来,摔成几截,这把李和吓了一跳。

    他没功夫再和李兆坤置气,拿了根竹竿,把屋檐底下一溜排的冰锥都给捣了下来,啪嗒啪嗒的一阵响。

    孩子们没事跑来跑去,他真怕给伤着。

    “老潘,你家那边也给捣了吧?!崩詈陀殖遄排斯悴藕?。两家都是在一排,孩子更是经常性的往那边跑。

    “我刚刚就想弄了?!迸斯悴啪倨鹈趴诘奶?,手都没放下,直接从东往西横扫一片。

    王玉兰已经背好包,换上胶鞋,刚出门槛。李和喊住道,“等下,我开车吧?!?br />
    “路上都结冰,不好开,还不如走路呢?!蓖跤窭蓟故峭芬膊换氐淖吡?。

    李和回屋里换了双运动鞋,也要跟着去。

    “你换胶鞋?!焙畏几哦V?,还把门拐子的胶鞋递过去。

    “不用,胶鞋冻脚,路上都是雪,踩不上泥,何况这段路都是水泥路?!崩詈陀志吨蓖畏伎诖腿?。

    “干嘛?!焙畏急幌帕艘惶?。

    “大姐啊,给我点钱,我一毛钱没有?!崩詈痛雍畏伎诖统隼匆坏?,也没细数,就塞进了自己的袄子口袋里。

    说完,也不等何芳回话,就一头窜到外面,跟上了王玉兰。

    等到跟前,发现老四和老五也跟在王玉兰后面。

    “你俩去干嘛?”

    老四道,“姥姥生病,当然要去的啊?!?br />
    “那就一起吧?!闭饣八档睦詈臀蘅杀绮?。

    四个人一路无言,走到一半,遇到赶牛车的五?;Ю瞎胀?,热情的招呼娘四个上平板车。

    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上去的,冰天雪地的,并不会比走路快多少,而且人在车上还容易冻僵,不如走路活动起来暖和。

    近一个小时,到了镇上医院,王玉兰先在门口的商店买了牛奶,正要往路边摊子上挑点水果,老四道,“都蔫吧了,就不要了吧?!?br />
    李和也道,“进去给点钱就是?!?br />
    王玉兰这才作罢。

    进入病房,里面的霉味都是带着潮湿气的。

    “大姑,老表,老妹也来了?!崩锩嬷挥型跸才阕爬咸?,他挨个打招呼,慌忙从口袋掏烟。

    “不抽了,刚进来门口抽完?!崩詈途芫送跸驳莨吹难?,然后走到迷迷糊糊地的姥姥跟前问,“姥姥,好点没有?!?br />
    “好,咋耽误你们,家里忙,忙家里?!崩咸莱菝挥屑缚?,说话漏风,以至于口齿不清。

    王玉兰道,“忙啥,家里有人忙呢?!?br />
    好歹两个媳妇在呢,按她的想法,今年她就准备退休了,厨房的活就交给两个媳妇,这是一个婆婆应有的待遇。

    “你福气啊?!崩咸ζ鹄?,那眼睛几乎被皱纹给遮盖住了。

    “天天给带孩子,操不完的心?!蓖跤窭冀庸纤牡莨吹拿砗腿人?,给老太太擦了擦脸,又问,“这几天洗澡没有?”

    她闻出来了一股馊味。

    王喜道,“我本来过几天让大菊来洗的?!?br />
    “你媳妇能干?”王玉兰对于侄子这话嗤之以鼻。

    “不会冻着吧?!崩纤脑谝慌园镒磐跤窭几咸聿料?。

    “我们出去吧?!崩咸辽?,他们在这里倒不好。

    他和王喜到了医院外面,一人点了一根烟。

    王喜问,“老表,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我还准备给你送只羊呢?!?br />
    他感念李和兄弟俩的照顾,基本每年都会给送一只羊。

    “老三今年买了很多羊肉,你不用送了,留着自己家吃吧?!?br />
    “我杀了给你送去,清理起来简单,在外面风几天下锅子好吃,都是山羊,那膻味重,你肯定喜欢?!蓖跸惨仓览詈偷目谖?,羊肉不膻不吃。

    “那我就不客气了,晚上到我那吃饭?!崩詈拖不冻匝蛉?,但是下馆子很少点羊肉,吃也是在家里吃,因为每次去馆子,人家肯定喜滋滋的告诉他,羊肉不膻啊,还给他宣传羊肉去膻教程!

    他心里就是一万个草泥马跑过,暴殄天物!

    他吃的就是这股味!

    给去了,还吃个屁!

    即使是下馆子吃羊肉,也是去熟人的店,比如何龙或者寿山的饭店。

    “好?!蓖跸哺咝说暮?。

    李和问,“你奶现在还和你???”

    “你知道菊子的脾气的?!毕备竞湍棠檀Σ焕?,喜子也是很无奈,“阿奶也不想和我住,老俩口非要住自己老屋?!?br />
    “大前年我就记得你说了要起房子,还没起?”

    “我奶不同意,说费钱?!?br />
    “这叫什么事?!?br />
    对于姥姥,李和没有多少感情,但是这些年,不但他没有少给钱,王玉兰也没有少给钱。

    甚至李隆和李梅、老四每年多多少少也会给千儿八百。

    他没有仔细算过到底有多少,可要是大概估计起来,少说也有好几十万,至于这些钱,到底去了哪里,至今连个老俩口的窝都没有,他其实心里有数。

    无非是心疼儿子,都给儿子填了窟窿。

    王喜道,“老表,你放心,我今年也挣到钱了,我早晚会给盖的?!?br />
    李和摇摇头道,“你能做的了你媳妇的主?”

    “我会和她好好商量的?!毕沧恿澈斓暮?。

    “算了吧?!崩詈托ψ诺?,“节后,你带媳妇来我家,我拿钱给你,这钱我来出,只是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要说这钱是我的?!?br />
    即使是拿钱,也要当着喜子媳妇的面,不然他直接给喜子,这两口子肯定在这钱上扯不清。

    “我都拿了你好几回钱呢?!毕沧诱獯问钦娌缓靡馑剂?,老太太每次生病住院的钱,平常的生活费,说是他自己孝敬的,实际上只有他清楚,这都是李和的钱。

    “我是老大,我担着点有什么了?”李和拍拍他肩膀道,“就这么定了,这钱只能你拿着,谁的手都不能过,你奶要都不能再给?!?br />
    他再次回到病房,王玉兰和老四已经给老太太洗好了澡,擦完了身子。

    王玉兰对他道,“你们回去吧?!?br />
    李和道,“一起?!?br />
    “不回了,你舅妈她们是指望不上了?!蓖跤窭疾环判睦夏?,不愿意回去。

    老娘指望不上媳妇,也就只能靠闺女了。何况她老王家只有她一个闺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