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和从后屋出来,还没到院子,就听见了前屋的争吵声。

    “你这丫头翅膀是越来越硬了!”他老远就能听出来这是李兆辉的声音。

    “骂丫头算你本事了?”这是老奶在训斥李兆辉。

    “这还没到家呢,怎么就这么搞了?!崩詈涂吹嚼钛嗫薜睦嵫燮沛兜?,有点不忍,对着李兆辉道,“老叔,不带你这样的,一年到头好不容易见一次面,你非闹这出?!?br />
    “哎,常年到头的麻烦你们,这丫头也太不争气了!”李兆辉的本意倒不是真的想训斥闺女,其实就是做个样子给李兆坤老俩口看,我也不是纯心的想让你大侄女沾这个光的!

    只是这个丫头不听话!

    他闺女这两年具体挣了多少钱他是不清楚,但是光是这一年,就已经往家里寄了十来万!

    他不傻,没有必要跟着闺女犯冲,较劲!

    不能让李兆坤以为他是死皮赖脸的人呢,虽然俩人是亲兄弟,但是这场面他得做!

    李兆坤更是不傻,他明白老三做这个妖是图什么!

    所以,就由着老三在这里假模假样的训斥闺女,他眼皮子都没翻!

    “这是我妹妹,我照应不是应该的吗?”李和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拍拍李燕的肩膀道,“回去吧,你不是给老叔买了衣服吗,回去给他赶紧试试,让他骚包过个年?!?br />
    旁边的人哈哈大笑,只有李燕一声不吭,吃力的把大行李箱拎着往前面走。

    “死丫头?!崩钫谆砸厕限蔚母判?,然后小跑两步,追上闺女,夺过了她手里重重的行李箱。

    李和摇头苦笑,随后又问旁边的李隆,“葛家不说话了吧?”

    李隆道,“我出的面,他们家哪里还敢乱咋呼,那小子五一都结过婚了,不会再提这茬?!?br />
    “那就好,东西拎着?!崩詈桶咽掷锏牧狡烤贫盥?,背着手朝着刘传奇家里过去,李隆和大壮等人在身后跟着。

    在村子里他发现,几乎家家门口都停着一辆大卡车。

    李隆道,“除了少数那么几家,大部分家都买了?!?br />
    “生意怎么样?”这是他一直都是很担心的问题。

    “大部分还不错,怎么说一年闭着眼睛都是万把块钱进账,只有桑永波那货,图省保险钱,也是他倒霉,一个人骑摩托车不看路,从岔路口硬生生的撞上他大卡车?!绷趵纤挠械阈以掷只龅牡?,“刹车都没来得及,人家锯了一条腿,说不清了,他赔了人家两万块钱不说,还耽误了半年的活,到处借钱,现在还没缓过劲呢,这年过得...嘿?!?br />
    离老远,李和就闻着了刘家厨房窗户口窜出来的油烟味,房顶上的烟囱的烟不断的朝着外面冒,偶尔还能瞧见劈材未燃尽而跟着飘出来的火星。

    刘家的门口同样停着一辆大卡车,一串孩子围着大卡车打打闹闹,雪地里被他们踩的都是脚印。

    “李柯,把你妹妹带回去?!崩詈鸵部吹搅嗽谝慌苑枧艿睦羁潞屠钼?,他虎着脸对李怡道,“快点回去,你妈到处找你呢,再不听话就揍你了?!?br />
    他的吼声镇住了不少孩子,都跟着老老实实的站着。

    李怡充耳不闻,继续扯着一个小男孩的衣襟,嘻嘻哈哈,但是李柯倒是乖巧的很,一把抓住李怡,“回家吃饭了,奶奶喊了?!?br />
    她的荷兰话还是这么拗口,单纯的鼻元音,复元音动程不够,甚至根本就是卷不起来舌头,但是已经令李隆和段梅两口子欣慰不已。

    “娃嘞,进屋吧,外面冷?!焙卫衔饕渤遄疟焕钼蹲乓陆蟮哪泻⒆雍?。

    “好?!毙∧泻⒋鹩Φ那宕?,可是想进屋,却甩不开李怡。

    李怡的身后又被李柯拽着,“Ce along, baby. Time for you to get he.”

    情急之下,普通话和荷兰话表达不好,她只能说着自己才能懂的话。

    “好了,松开哥哥?!崩詈涂醋抛邢付宰判∧泻⒖戳肆窖?。

    这是何舟。

    个子高了,像她妈妈一样的小麦色的肤色,眼睛也是大大的。

    这一点李和很感慨,没有随他的眯眯眼。

    他的儿子和闺女,没有一个随他的缺点。

    李怡被李和掰扯住手,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李柯拽回了家。

    “小孩子嘛,别管他们就是了?!钡菅谈詈偷氖且桓龃┳拍刈哟蠊拥闹心耆?。

    “今年回来过年?”李和接过烟,同刘传奇的儿子刘松寒暄。

    刘松比他大几岁,不管是前生还是今世,两个人的交集很少。

    “再不回来,俺爹还不和我拼命?!绷跛尚ψ虐牙詈陀竺趴?。

    大门口站了一圈人,都是本庄的,都纷纷和李和打招呼。

    “大松现在又提干了,营级干部?!崩钪臼且桓毕勰降目谄?。

    “哎,都是混日子?!绷跛勺焐鲜钦庋?,但是依然掩盖不了脸上的得意。

    他老婆抱着孩子从门口过,他正要张口介绍,他媳妇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去了外面,尴尬一闪而过。

    李和装作没看见,对站在门口发愣的李昂问,“工作了吧?”

    “早就工作了?!崩钪咎孀哦铀祷?,“你看看,都成了书呆子了,就是不说话?!?br />
    “心里有就行?!崩詈桶镒旁渤?,当然他也能瞧见李志脸上的喜悦之情,顺水推舟的问,“什么单位???”

    “郑州的石化厂,做技术科员?!崩畎赫獯慰丝?。

    “那是不错?!崩詈兔挥幸坏愎囊馑?,石化厂不是一般人想进去就能进的。

    “哎,他工作是稳定了,就图他赶紧成个家了?!崩钪久伎坌Φ牡?,“趁着俺和你嫂子还能干,给带带孩子?!?br />
    “别都门口站着,进来吧?!绷醮娴呐鼋σ槐叨瞬伺套?,一边招呼。

    他倒是比以往场面了。

    大概是以往人穷气短,没底气说话,现在大卡车的生意好的不得了,说话的嗓门都粗起来了。

    “进屋?!崩詈头⑾?,他不带头进堂屋,没人肯跟着进去。

    “让你不听话,不听话!”一个女人的责骂声,伴随着的是一个孩子的哭声。

    “别打了?!崩詈涂醋爬嵫弁暮沃?,对何招娣是祈求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