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学期就上幼儿园!”何芳这不是和李和商量,而是告知。

    “行啊,这年龄了,该上了?!崩詈屯蝗幌肫鹄?,何舟这个做哥哥的也是刚好上幼儿园吧?

    何芳问,“这个春节不回老家吧?”

    对于皖北地区的阴冷,她骨子里还是有点抵触的,没暖炕,没暖气,没空调的,她自己是无所谓,可是两个孩子遭罪??!

    记得李览第一年回去,那小手都被冻得皲裂了,现在想想还有点心疼。

    “回去?!崩詈突卮鸬暮敛挥淘?,因为李兆坤早就私自一个人跑回家了。

    他跑回家不要紧,这下子让王玉兰跟着着了慌,三个孩子一放假,她就在丁世平的护送下,带着三个孩子也回到了老家。

    按照每年过年的习惯,一家人肯定要在一年过年的,李和也是要跟着回去的,这一点没有疑问。

    出过一次车祸之后,李兆坤还是那个李兆坤,性情和性格也没有多大的变化,但是有一点是变了的,就是他对他的游艇生意已经不那么着迷了,虽然李和又给他添了两艘游艇。

    游艇的生意,到后来,他就不怎么管了,而全部托给了张老头。

    一天,不知道哪里不对劲,突然说想回老家了,王玉兰当时没怎么在意,随口应付了几句。

    但是,当天晚上却找不到他的人影了,他孤身一人,踏上了回乡的路,连一件换洗衣服的都没拿。

    这是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状况。

    “那就回吧?!焙畏济荒魏?。

    何龙原来的饭店拆迁了,在平松的帮助下,又重新选了一个更大的市口,上下两层楼,足有四百多平,这一次,饭店的名字不叫烤肉店,而是入乡随俗,改成了羊蝎子。

    饭店开业这天,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来捧场的人居然有百十号人,其中很多人只是有一面之缘,比如张先文和徐国华等人,更让他发懵的是其中有一大半的人是他不认识的,比如所谓的‘京城首富’李秋平和张树心等人。

    只到看到他姐夫出现,一大圈人围过去,他才搞清楚状况,人家都是冲着他姐夫的面子!

    要不然谁晓得他何龙是谁??!

    不过,他没有感觉到失望,甚至有点得意,看在他姐夫的面子上,现在谁敢不卖他面子??!

    “你们消息倒是挺灵通的?!比思依锤约盒【俗映懦∶?,李和不好太薄情,还是一个个握手寒暄。

    “李先生,又见面了?!崩钋锲秸庖淮斡肜詈图?,态度跟第一次是完全迥异,弯腰俯身,完全把自己放的很低。

    有一阶段时间,他被报纸称为京城首富,他反倒没有高兴起来,当即把报纸给高了!

    他要是真的首富还好,他勉为其难的接受,也没什么!

    但是,在场面上混的都知道,他李秋平能进京城前20就不错了!

    不要说和李和比,他连平松、卢波、寿山、陈立华都比不了!

    报纸上称他为京城首富,这不是故意臊他嘛!

    他要不要脸了,以后还怎么混?

    “这位是李秋平先生?!背驴蠢詈痛竽栽谝慌藻椿?,立刻就帮着解围。

    “哦,你好,这不是第一次见了?!崩詈屯蝗幌肫鹄?,想当初就因为一块玉,他还特意登门讨要呢。

    “是的,你是好记性?!崩钋锲降霓限我彩且簧炼?,他虽然不是什么大名鼎鼎的人物,可是在四九城也是风生水起,逢人见面都要恭维他一番,想不到如今还没入李和的眼,见面了连名字都不记得了!

    “请随意,不用客气?!崩詈徒幼藕推渌撕?,搞的今天他成了主角,比何龙还要累。

    他已经打定了注意,没事绝对不会参加什么活动!

    年二十五前一天,李和亲自开车把何老太太送到了何龙家里,然后第二天一早,就带着一家人往机场赶。

    在通往机场的高架上,他看到了一块硕大的广告牌: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中国移动通信。

    这种恶趣味使他非常的有成就感!

    飞机经过平稳飞行,到达省城已经是中午,刘老四开着一辆黑色皇冠来接机,后面停着的是李辉的面包车。

    何芳笑着道,“每次都麻烦你?!?br />
    “不麻烦,本来李隆要来的,没让他来,麻烦,我现在就是在省城,反正每年也要回家的,大家刚好遇起,一起回家?!绷趵纤慕庸詈褪掷锏南渥?,帮着放到了后备箱。

    “抽根烟,别急?!敝挥醒恬噶说氖焙?,李和才能想起来私人飞机的好处。

    “外面冷,赶紧抽完?!币幌路苫?,何芳就把两个孩子包成了大粽子,此时都一个个都给塞上了车。

    “那就走吧?!崩詈椭怀榱思缚?,就迅速的给掐灭了,上了李辉的面包车。

    大雪纷飞,寒气逼人,路上行人稀少,大地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行车艰难,一路没有在县城停留,直接往乡下去。

    这一次不同于以往的泥泞,由于他捐资修了路,往村里这一截路,都是顺畅的很。

    李家的门口,王玉兰早早的就候着,一看到车子,就把毛巾,热水都给准备好了。

    回来后,最高兴的是李怡,她被李柯带着,在厚厚的雪地里玩耍,寒风挟着雪花吹打在睑上,她并没有感觉到有多冷,反而对着乡下的一切都感觉都感到新鲜。

    最主要的是,这里陡然多出来了许多的小伙伴,村里的孩子为了她手里花花绿绿的糖果和巧克力,总是愿意以她为核心,围着她转。

    这是她以往没有的成就感。

    至于李览,显得就安静多了,一直抱着故事书,偎在火炉边上。

    “你出去玩啊,别傻看书?!崩钫桌た醋啪拘?。

    李览看看李兆坤,然后摇摇头,继续一动不动的看书。

    “这孩子别看书看傻喽?!崩钫桌つ幽油?,对着李和道,“就知道你们带不好孩子?!?br />
    “就这性格?!崩詈兔挥卸嘧霰缃?,领着两瓶酒到了刘传奇那里。

    晚上刘传奇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