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位于金鹿大厦的85层,用气势磅礴来形容它的宏伟一点够不夸张,因为是环形设计,可以全方位无死角的观看黄浦江的夜景。

    众人围着一张环形的桌子坐下,听着爵士乐,倒是别有一番滋味。

    “怎么样这几年?”李和单独找铁木耳说话。

    “谢谢李先生关心,一切都很好?!碧径宰爬詈突故呛茏鹁?。

    “马蒂奇怎么样?”李和还是不自觉的问了一下波罗的海船运前任总裁,现在塞尔维亚军阀大头目的状况。

    “他可能遇到了麻烦,为了报复波斯尼亚克人对塞尔维亚人的虐杀,塞族武装在七月份开始进军斯雷布雷尼查,并进行了大屠杀,据说屠杀了八千多人,海牙法庭正在调查?!碧径谋砬楹苎纤?。

    “马蒂奇做的?”李和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方面的事情。

    铁木耳摇摇头道,“塞族武装有很多分支,他属于南斯拉夫塞尔维亚解放武装,做这件事的有可能是波黑塞族武装,但是他的实力最强,这件事大概会算到他的头上?!?br />
    李和想了想道,“从此以后,尽量避免和他再联系?!?br />
    “是,没人会给自己找麻烦的?!碧径值们謇锩娴那嶂?。

    马蒂奇不但是国际上人见人打的军阀,私下里还是见不到光的毒品贩子,不但他不敢联系,连一向仗义甚至抱以同情的伊万诺夫都是躲得远远的。

    “那就好?!崩詈陀只毓肺使?,“你父亲来了,你不去陪陪,这不是太好吧?”

    郭冬云轻轻的晃了晃杯子里的红酒,“被左一层右一层的围着,想见面太麻烦,后面再说吧?!?br />
    李和问,“有这么夸张?”

    刚刚接完电话的潘友林,也到了李和的跟前,抱怨道,“孙软银也来了,不过同样没机会见面。我要不是因为跑得快,我也没机会跟你见面?!?br />
    “你们都这么吃香,好像只有我看都没人看?!崩詈图僮坝械愠晕?,其实心里是窃喜,他最怕的就是繁琐。

    这一夜,众人推杯换盏,一直喝到深夜,当晚,大家也没有回四海酒店住宿,直接在楼上的酒店开了房。

    “你起来这么早?”第二天一早,李和刷完牙洗完脸,刚打开门,张兵已经在门外候着了。

    “习惯了,不管多晚睡,六点钟肯定是要醒的?!闭疟庸詈偷耐馓?,然后问,“去楼下吃早餐?”

    “不了?!崩詈投圆吞脑绮兔挥懈芯?,哪怕里面的南瓜粥,小米粥、糕点再精细,“我们还是去找豆浆油条吧?!?br />
    这才是合他胃口的东西。

    两个人乘电梯下楼,吴淑屏就带着秘书迎过来了。

    李和打趣道,“你们晚上都没睡???起来都这么早?!?br />
    一看时间才七点钟。

    吴淑屏道,“这次的活动可能要变动一下?!?br />
    “怎么变动?”李和不解。

    “按照市里的安排,奠基仪式是少不了,但是他们还是建议,由他们牵头,我们协助,共同举办第一届浦江经济论坛?!?br />
    “这个建议不错?!崩詈拖胂氲故遣缓梅炊?,因为从现实情况来说,为了一个奠基仪式拉拢这么多人过来,确实是不够档次。

    眼前要想撑起场面,只能找个经济论坛的名目。

    “那?”吴淑屏试探着问。

    “就这么定吧?!崩詈屯饬?,“我们去吃早餐,你去不去?”

    “谢谢,我已经吃好了,你和张哥一起去吧?!?br />
    “那你辛苦?!崩詈痛耪疟?,开车往民居地带找了一家早餐摊子。

    既然重点是经济论坛,再生大厦的奠基仪式上,李和只是简短的说了两句套话,挖了两锹土,同他邀请的客人简单的寒暄了几句。

    奠基仪式结束以后,在金鹿大厦举办了第一届浦江经济论坛。

    浩浩荡荡国内外企业家六百多人,大多数都是李和邀请过来的。

    他做了第二场发言,对到场的人士表示感谢,甚至感觉自己演技有进步,感激涕零,这种高难度的表情都做的很到位。

    做人嘛,仪式感不能少。

    在他的牵头之下,十几家外资与国内部分企业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都是顺畅的很。

    贝尔斯登主席凯恩就当场表示,体验到了宾至如归的感觉。

    晚上的晚宴,因为可以正常的走动,来找李和举杯的人一直就没停过。

    到他上台讲话,走路都有点晃。

    但是在台上,他也没有说几句,因为老外太多,说多了都是鸡同鸭讲,文化隔阂这东西,真是没法消除的。

    何况,这一次的活动,他的首要目的已经达到,从早到晚,国内外记者的闪光灯就没停过。

    “申部长,这次还是希望部里能够多多支持?!毖缁峤崾?,李和单独找到了同样出席这次活动的电子工业部的申部长。

    “你刚从苗部长那里过来?邮电部是管这个事情的?!鄙瓴砍っ挥锌隙ㄒ裁挥蟹穸?。

    “苗部长那里我已经请示了?!倍杂诘缧耪庖豢?,李和不尝试一下不甘心。

    申部长笑着道,“一下子15亿,大手笔。咱们这些年经过漫长而艰苦的探索,基础设施和技术都还比较落后,而西方发达国家却已经历了移动通信的高速发展,从以摩托罗拉为代表的模拟时代一脚跨入以爱立信和诺基亚为首数字时代,G**和CDMA相继成熟。

    但是中国才刚刚引入了G**技术标准,想发展起来不是一两句空话就可以的?!?br />
    “申部长,我也不瞒你,诺基亚也是我名下的产业?!?br />
    申部长端着茶杯的手,明显抖了一下,最后道,“那就递交一下资料吧,咱们一切按照程序走?!?br />
    “那谢谢了?!崩詈椭勒馐乱丫鞘镁盼攘?。

    从房间里出来后,李和径直找到了郭冬云。

    “你对这事很上心?”郭冬云知道李和的脾气,一般情况下,很少直接过问公司的事情。

    “我会让贝那蒂协助你,意大利omnitel电信公司和诺基亚有完整的G**技术方案,再加上又不差钱,我不认为我们不会成功?!?br />
    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猪跑。

    李和想起来了当年的小灵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