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世界的各个领域中,有着一群以不同方式改变世界的人,而这些人无论走到哪里都是受欢迎的对象。

    本来李和是主角,而此刻好像没有他什么事了,本来是他需要做的事情,此刻也不需要他做了。

    吴淑屏苦笑道,“好像真是这样,第一个到访的是贝尔斯登的主席凯恩,本来是我准备去接机的,结果等我去的时候,已经被接走了。

    第二个是郭糖王,也被直接接走的。

    之后倒是省我不少功夫,一个都没有需要我去接?!?br />
    她是这场仪式的直接参与者,连她自己现在都不清楚客人长什么模样!

    她都不知道李和会不会骂她太过无能!

    李和倒是宽容的很,笑着道,“别得了便宜卖乖,这两天咱们该吃就吃,该喝就喝,不要管这些,主要就是后天晚上?!?br />
    沈道如提醒道,“还有后天中午的奠基仪式?!?br />
    “不用,估计轮不到我?!崩詈桶诎谑值?,“后天晚上我才有可能成为主角?!?br />
    这方面他很有自知之明。

    “李先生,你说的是对的?!蔽馐缙量吹嚼詈屯蛩?,就直接给了肯定的回答,这场活动已经被人给接管了。

    “我就说嘛?!崩詈痛┥贤馓?,然后手一挥道,“走吧,咱们去好好喝一顿?!?br />
    众人一起下楼去餐厅,一个电梯根本站不下这么多人,最后还是分批下去的。

    “齐先生,贝那蒂先生的电话?!背苑沟恼庖换?,齐华的手里电话一直就没停过。

    “让他自己过来就是了,难道还指望我去找他?”李和径直吃自己的。

    齐华道,“他说他脱不开身,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br />
    “那就算了吧,等下次有时间再单独见面吧?!崩詈兔飨砸膊辉趺蠢忠饧飧隼贤纷?,那口蹩脚的英语,他也是受够了,两个人明显说不出什么东南西北。

    见和不见,在他看来其实没有多大的区别。

    齐华道,“伊万诺夫先生也来电话了?!?br />
    李和问,“也脱不开身?”

    齐华点点头,“是的,同样有市委委派的陪同人员跟着?!?br />
    “那就别见了?!崩詈屯镣蚺捣虻墓叵挡⒚挥泄?。

    “还有江保健先生也来电话了?!?br />
    李和道,“我好像没让他回来吧?”

    齐华道,“他没有回来,他说一个叫铁木耳的过来了?!?br />
    “哦,倒是会凑热闹?!崩詈屯挥腥锰径?,“电话里怎么说?”

    “下午就到?!逼牖⒚挥屑径?,只是在资料上了解过一点,波罗的海船运主席,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破冰运输船船队,基本上已经垄断了北冰洋的石油和天然气运输。

    潘松接话道,“小江早就和我招呼过了,我晚点去接下?!?br />
    此刻,他心里更是不是滋味了!

    要是比于德华和沈道如这些人差,他也就认了,毕竟人家起步比他早!

    可是比他曾经的小弟混的还要差,他就有点无奈了!

    甚至铁木耳这货都比他有档次了!

    难道就像兰世芳说的,这些人都是大学文凭?

    李和道,“随便安排个人去接就行,不用惯着他,别惯出毛病,到时候没大没小了?!?br />
    他肯定了潘松的地位,要知道这铁木耳以前只是伊万诺夫的小弟,而伊万诺夫是潘松的保镖。

    “说的对?!迸怂缮钗豢谄?,绝对拿出当年的气势出来。

    兰世芳把一块大肉夹到碗底后,放下筷子,笑着道,“这小子要是不听话,我来抽,他不敢还手,以前我可没少教训他?!?br />
    铁木耳到达四海酒店的时候,已经是晚上,李和等人正在酒店的包厢里打牌,为了突出气势,每人面前都是放了一摞摞的现钞,上钱论沓,就差用尺子量了。

    他被带进包厢的时候,众人正是玩的热火朝天,他尽管已经打了招呼,除了潘友林对他笑着点了点头,其他人只是瞟了一眼。

    “过来,一起玩?!崩詈驮缇涂吹教径?,只是输钱输的没心思搭理,这么一小会,他已经输掉百十万了。

    不在乎钱,他在意的是输掉的气运。

    “李先生,这个我不会玩?!碧径故且蝗缂韧墓Ь?。

    他身后的翻译又紧跟着重复了一遍。

    潘松道,“看来这文化还是不行啊,说个什么鬼玩意都听不懂?!?br />
    屋子里只有他和兰世芳不懂英语。

    他说完,翻译又翻译给铁木耳听。

    “潘大哥,我正在努力学习中文?!?br />
    铁木耳这话说完,所有人都跟着惊呆了,因为他说的就是中文。

    “说的不赖?!迸怂筛咝说嘏牧伺乃募绨?,不过随即又摸摸他的大肚腩道,“你这都吃成了土肥圆???”

    “谢谢夸奖?!碧径故怯弥形幕馗?。

    众人随即哈哈大笑。

    “不玩了?!弊詈笠痪?,李和手里是单张9最大,把牌一扔,索性就不玩了。

    兰世芳道,“要不我们去喝酒?”

    李和道,“那就去喝酒,喝点酒睡觉也安稳,一觉到天亮,再好不过?!?br />
    “我这就下去安排?!背麓蟮刈硪?。

    “别啊,喝酒要选热闹的地方,你这里冷冷清清的,还是算了吧?!崩詈秃白∷?,“你们这里有没有热闹一点的酒吧或者KTV什么的?”

    “跟我走吧,我倒是常常出去喝酒?!蔽馐缙撩媲坝瞬簧偾?。

    “那就走吧?!闭饫锢詈鸵遣凰祷?,估计没有人能随意做决定。

    包厢里出来的也就十来个人,可是一到门口,李和却发现,司机、秘书、保镖加在一起,居然浩浩荡荡的居然有四五十人!

    这是要聚众斗殴???

    “小玲,你就不用跟着了?!蔽馐缙亮粝铝俗约旱拿厥?,“有事打我电话?!?br />
    “阿龙,你也不用跟着了?!庇诘禄不?,把自己的保镖和秘书都留了下来。

    “散了,散了...”

    “咱们这么多人,还怕有什么人干不过嘛....”

    “只开三辆车就可以了?!?br />
    各自开始赶人,最后留下来的只有张兵和另外两个保镖,同时兼职做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