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际上是孙软银已经收购了整个日苯电信行业,实际上,有了李和的资金支持之后,孙软银的人生简直跟开了挂似得!

    他的投资触角之长,产业布局之广,资产增值之快,不但让世界震惊,连李和都跟着吓尿了!

    “是的,李先生,你的实力我是清楚的?!?br />
    张树心在来之前,已经做好了所有的功课。眼前这位就是世界首富,香港远大投资集团、中国再生资源集团、香港银岛贸易的实际拥有者。

    而日苯软银集团只是香港远大投资集团的下属企业,而扶持她的在她看来仰望不可及的地大集团也是再生资源集团的下属企业。

    所以,此刻李和说出这些话,她没有显得多惊诧,她更惊诧的是李和为什么会找上她!

    她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

    “那你是什么想法?”李和倾斜着坐在椅子上,不停的把玩着手里的笔。

    他此刻突然想通,实际上是牟大中给了他想法,卫星都能发射,飞机都能买,他搞个通信算什么?

    眼前的电信行业,邮电还没分家,只有一家刚刚实行政企分开的电信总局处于完全的垄断状态,联通刚刚学会爬,移动还没有影子!

    他此刻搞,倒是赶着机会,至于能不能成功,他总想试一试!而且,实际上,后来也不是没有民营电信运营商,只是跟四大电信巨头比起来,显得微不足道而已。

    “李先生,我相信凭着你的实力,资金方面问题不大,可是最大的问题是基础电信业务特许经营权?!闭攀餍拇丝趟淙恍那榧ざ?,可是依然面色不改。

    李和沉着的问道,“如果这些都不是问题呢?能不能做?”

    依照他现在的影响力,拿个基础电信业务特许经营权不难吧?

    “能!”张树心回答的很肯定,“如果我们有经营权,不但可以做网络接入,还可以做固话、手提电话通信、寻呼业务,大有可为!”

    “资金我给你5亿?!崩詈退低暧纸艚幼乓⊥返?,“15亿吧!”

    “李先生!这个资金足够直接从韩国铺设海底光缆了!”张树心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来,也再难以掩饰内心的激动。

    李和盯着她道,“我只有一个要求?!?br />
    “李先生,股权方面,我个人可以忽略不计?!闭攀餍乃档暮芨纱?。

    “不,你的股份你私下里可以去和郭冬云经理商量,这个我不管?!崩詈统辽?,“我的要求只有一点,我要你一年花掉这15亿?!?br />
    “李先生,恕我直言,我没明白你的意思?!闭攀餍拇永疵挥刑饷垂殴值囊?,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听岔了!

    哪里有投资者希望创业者可劲花自己的钱的,向来都是要求创业者省着点花!然后告诫创业者,永远不要在钱花完了的时候再去找钱!

    李和道,“据我所知,你们目前并不缺钱,地大集团给你们的扶持力度还是可以的,不说多,账户上三五百是有的吧?”

    “是的?!闭攀餍拿挥蟹袢?。

    “可是为什么我还要给你钱?”李和反问,“你想明白没有?”

    张树心道,“李先生的目的是希望我们快速扩张,占领市场份额,早日实现盈利?!?br />
    李和摇摇头,“说对又不对。这个时代不是钱最重要,是时间最重要。

    你拿了钱是要争取时间,然后也争取空间,所以这个方面你说的很对,拿钱就是要扩张,就要尽力把投资人钱花出去,如果不敢花钱,花不好钱,就不称职。

    但是也有不对,凡是追求急功近利短期的,销售指标、财务指标的公司一般成功不了。短暂时间内,我不指望你盈利,起码近5年不指望你盈利,你不亏钱,不再到处找钱,就已经足够我欣慰?!?br />
    “谢谢李先生的指教?!?br />
    “还有,那个什么,做寻呼的心思赶紧给我熄了吧,G**都出来了,还搞什么寻呼?!崩詈托ψ诺?,“注定要被历史淘汰的?!?br />
    “是的?!闭攀餍挠行南敕床?,但是最终还是没有,“李先生,你还有什么要求没有?”

    有钱的是老大,这点眼力劲她还是有的,这会她不会和李和逆着来。

    “你们公司名字改下吧?!崩詈陀凶约旱淖聊?。

    “那叫什么?”张树心对这个要求更是感觉特别。

    “叫中国移动通信!”李和陡然说的很大声。

    “就怕注册不了?!?br />
    “商标也要给我注册了?!崩詈秃芸隙?。

    “谢谢李先生?!彼淙焕詈痛鸱撬?,但是张树心听出来了信心。

    “就这些了?!崩詈涂几先?,“剩下的你和我的秘书去沟通,会安排时间让你和郭小姐就具体的投资事宜再详谈?!?br />
    “谢谢李先生?!闭攀餍钠鹕砀娲?。

    离浦江再生大厦的奠基仪式还有最后两天的时候,李和启程去了浦江。

    一出机场,潘松和陈大地等人就早早的等着了。

    “你小子怎么来了?”潘松先同李和招呼完,然后惊奇的看了一眼李和身后的张兵。

    “怎么?你老板做大了?瞧不起人了,我就不能来了?”由于董浩重感冒,这次随同的是张兵。

    “董哥感冒了,已经输了两天液了?!弊魑厥?,齐华自然也是跟着的。

    入住的酒店自然是四海酒店,李和还没来得及在房间休息一会,门就被拍响了。

    “李先生?!苯诺氖怯诘禄?、沈道如、黄炳新等人。

    “这么齐整?!崩詈椭缸派撤⒌?,“坐吧,又不是外人,还客气什么?!?br />
    于德华道,“本来我们想去接机的,谁知道让潘松抢了先?!?br />
    潘松道,“你们是大老板,这种体力活自然由我做最合适?!?br />
    说这话,其实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他是风光,可是也看和谁比!

    同于德华、沈道如这些人比,就没得比!

    他们吃肉,他只有喝汤!

    黄炳新搂着他的肩膀道,“老弟,你说这话就是有点假了,明明你是抱着金饭碗,还来调侃我们,真是没意思。

    现在你潘大老板的名声谁不知道?哪家开厂子的,搞贸易的,离了你的车队,估计都得跳江?!?br />
    “你们啊,谁都别捧谁?!崩詈兔靼着怂傻男乃?,只是没有说破,现在告诉他以后物流和快递行业的规模,他估计也不会信,要不然就不会有这话了。

    潘友林道,“李先生,这次来了很多的客人,你要不要提前会见一下?”

    “后天统一宴请吧?!崩詈托ψ诺?,“让市委的领导们先忙着,我就不去掺合了?!?br />
    浦江一下子涌进这么多的世界级的企业大亨,那热闹劲可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