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就多喝酒,喝多了就不用想了?!笨砝暮炷痉棺蓝悦?,坐着笑容可掬的方向,头发有点微秃,中年发福,所以看起来像尊弥勒佛般和蔼可亲。

    “你得想办法减减肥?!崩詈投苑较蛴械悴蝗讨笔?,好好的一个清瘦的知识分子居然长成了皮笑肉不笑的奸商模样,这个是谁都没有意料到的。

    岁月不止是一把杀猪刀,还是猪饲料!

    脸决定一切,但胖能毁掉一切。

    “没办法啊,人生中最快乐的事儿,不是违法的,就是违反道德的,再要不就是容易发胖的?!狈较蚍畔铝丝曜拥?,“现在才明白一个道理,吃多了,要还的。

    众人哈哈大笑,可是笑过之后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个愁眉苦脸的李爱军。

    寿山在一旁赶忙转移话题道,“我这个饭店还不错吧?新开没两天,都是按照中式古典的来装修的,从家具到瓷器都是我自个挨个挑选的?!?br />
    小威笑着道,“就是个饭店,你下这么大本钱,什么时候能收回本钱?”

    自从京美电器上市以后,他突然觉得自己地位有所提升,比如在以前,也就每年的年底,李和开会,他才有机会在不起眼的地方捡个坐,听着大家嬉笑怒骂。

    至于这种饭局,他不要说上座,就是连在一旁旁听的资格都没有!更是没有机会在里面插科打诨!

    “谁说我要对外营业的?”寿山乐呵呵的道,“这次去香港我得了个启发,也学会了一个词,叫私人会所。

    咱们平常去我饭馆子吃饭,吵吵闹闹,不安生,我就学着香港的做法,寻了这个僻静的地方,也不叫什么会所,我连牌子都没挂,就单独作为咱们朋友私下里的聚处,或者你们有朋友有客户也能带过来?!?br />
    这里位于居民区,没有俗艳的霓虹灯招牌,只有一道红墙青瓦和满墙的爬山虎,走进门来,曲径通幽,假山、小桥、流水、凉亭,相映成趣。

    平松道,“这个想法不错,也不白吃白喝你的?!?br />
    寿山道,“那是当然,你们只要给个成本价,够我开工人工资就行?!?br />
    小威端起茶壶道,“这可是特级龙井,这茶喝起来不便宜?!?br />
    寿山道,“提钱多俗气?!?br />
    他现在有钱有声势不算,也开始慢慢的端起自己的身份,这还不算什么,他开始花钱请一些笔杆子论证自己祖上的高贵。

    一番论证下来,他这个旗人破落户的祖上立马高大了起来,八大****中的后人,他自己呢,宫廷御厨,七品剪刀侍卫,享誉国内外的宫廷菜传人。

    再扒拉下去,说不准还是蒙古国海军司令的亲家。

    虽然都是瞎扯的东西,但是时间长了,他自己都骗了自己,立马觉得自己真的尊贵无比。

    “看来你这趟不顺利啊?!崩詈驼飧鍪焙虿盘崞鹄蠢畎馐?。

    李爱军叹口气道,“杀人不犯法就好了,老子一枪就跟给崩了,省的我闹心,现在想想,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时间都是在部队?!?br />
    小威大声的道,“你一句话,说弄谁....”

    说了一半,面对李和的一个冷眼,声音戛然而止,忍不住缩了缩脑袋。

    “怎么?秋红还是不愿意回来?”这里的人都知道李爱军家的这点事,所以李和说话也没什么顾忌。

    李爱军道,“我去了,在纽约,两个人就窝在那小小的地下室,就是靠着那点面包,你说这面包有啥吃的?没一点营养的东西。

    啊,她还是心甘情愿,死心塌地的,我就糊涂这王八羔子给灌了什么**汤!”

    说到气愤处,一拳头砸在桌子上,咣当一声响。

    寿山道,“年轻人的事情,咱们这些老头子可是管不了哦,想法不一样,做事风格也不一样?!?br />
    平松问,“就这么算了?”

    他也替李爱军抱不平。

    李和道,“按我说,就强行带回来就行,也没有必要和她说那么多道理?!?br />
    “晚了,都晚了啊?!崩畎低暧质且槐【苹ぷ?。

    “那是真晚了,一个女人带个孩子是不容易,其它不说,这闲话就能淹死人?!痹谄渌嘶乖诿曰蟮氖焙?,寿山第一个反应了过来。

    “真的?怀孕了?”李和没有想到是这个结果。

    李爱军苦涩的点点头,“是啊,我能有什么办法呢?我让她打掉孩子,她宁可去死。这丫头,真的是被我惯坏了?!?br />
    “也是骑虎难下?!崩詈鸵埠苁抢斫?。

    “所以啊,我尽管再恨,走的时候我还是留了几万块钱,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李爱军也不和任何人碰杯,一个人自顾自的喝自己的酒。

    寿山淡淡的道,“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她自己愿意,自己开心就好,你何必这么强求她去你认为该过的日子,是不是?”

    “随便了,大不了到了时候我去兜个底,要不然还能怎么办?”李爱军这次认输了。

    这顿酒,众人一直喝到夜里才散去。

    李和也喝的迷迷糊糊的,回到家连澡也没洗,径直上床睡了,第二天起床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

    在家里吃饭午饭,才去办公室。

    “李先生,张树心到了,要不要现在喊她进来?”齐华把一沓资料放到了李和的面前。

    “进来吧?!崩詈腿嗳嗝夹?,然后点点头。

    来客是一个个子小巧,扎着一个马尾辫的女人,显得非常的干练。

    “你好,李总?!?br />
    她主动伸出手。

    “坐吧?!崩詈兔闱科鹕?,握了握手,“喝茶还是咖啡?”

    “咖啡,谢谢?!闭攀餍牟痪饧溆妹佳酃鄄煜抡飧霭旃?,如果不是她事先知道,她打死都想不到,这是世界首富的办公地点。

    “你的资料我看了?!崩詈退祷傲?,“你是搞那个什么互联网接入?”

    “谢谢?!闭攀餍恼酒鹕斫庸牖目Х?,对着李和小心翼翼的道,“是的,李先生,我们的目标加快中国信息高速公路建设?!?br />
    “长话短说?!崩詈椭幌胩诵牡?。

    “我们的业务范围涉及网络技术支持服务、信息制作和传输以及Intranet等几项,而这些业务的展开特别是网络的基础建设,如专线(DDN)、中继线的租用等,需要大量的资金来支持运行,仅租用中继线一项,瀛海威每年就需要投入至少60万元...”张树心侃侃而谈。

    “说实在的,我不看好,你们现在还是从电信局租的线路,一个月几千块钱是不多,可是脖子被人卡着呢?!崩詈头畔略诿夹牡氖?,端起杯子,抿口茶道,“中日海底光缆已经在南汇登陆,为什么你们不做国家基础电信运营商?”

    这也是他昨天看到瀛海威之后产生的想法,国内目前除了电信企业局以外,联通、移动、电信这三个后来国内最大的三个基础电信运营商还没影子呢!

    “李先生,我们是小企业?!闭攀餍南氩坏嚼詈突嵴饷粗苯?,一上来就直指问题的核心!

    李和道,“中日光缆是电信、美国at,日苯电话电报三方合资,你不知道的是,日苯电话电报公司是我名下的旗下?!?br />
    日苯电话电报公司已经被孙软银收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