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能把握好分寸就行,你和他约个地方,不带家里,一起吃个饭,我就看看,行的话,你们继续处着?!?br />
    李燕问,“你的意思是?”

    心里想,难道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就不处了?

    “废话那么多干嘛?”李和接过李燕续满水的茶壶,继续道,“现在这年头,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有,我不看看,我可不放心?!?br />
    李燕道,“你非把人都想那么坏,他挺好的一个人,你见了就知道的?!?br />
    “都开始护着了?”李和轻轻的哼了一声,明显带有不满。

    “没有?!崩钛嗪熳帕车?,“他人挺好的,对我很好,听说我是乡下来的,没有一点嫌弃的意思?!?br />
    “什么?”李和脸都黑了,猛然抬高了嗓门,“谁敢嫌弃李家的丫头!”

    “哥,你小点声!”李燕看到周围的人都望向了这里,赶忙把李和拉到楼上,“咱们楼上说?!?br />
    李和被李燕推着,因为楼梯道,不敢用力甩,生怕伤了李燕,只能被迫着上楼了,上楼后甩开手道,“说吧,你这是搞的什么把戏?!?br />
    李燕低声道,“我把家里情况都和他说了,家里种地的,家里还有一个弟弟,他母亲是大学教授,还是国家科学带头人,爸爸是机关领导,职位也不低?!?br />
    “那咱也不比人家差!”李和很是不高兴,他要赶紧灭了妹妹这自卑的想法。

    李燕看李和来脾气了,赶紧安抚道,“我没提你?!?br />
    “我是你哥,提我没什么吧?”

    李燕道,“更不能提,你现在有地位有名气,哪怕他没心思,保不齐他家里人没什么心思?!?br />
    “你??!”李和无奈的道,“你什么时候都有这种小心思了?”

    “我知道他是好人,可是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和他说,总想相互间多点了解以后再说?!崩钛嗦ё爬詈偷募绨?,撒娇道,“哥,说好了啊,我带他过来,你可不能吓唬他?!?br />
    “怎么跟你嫂子说的都一样了?我就这么坏了?”李和哭笑不得。

    “你是自己没发现,你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崩钛嗨淙徊镆炖詈屯蝗怀晌耸澜缟夏歉鲎钣星娜?,但是更诧异于李和这些年身上的变化。

    还是那么的温和,还是那么的一个老好人,可是骨子里和语气里更多的是多了一种不容置疑,想他对你温和的前提就是你得顺着他!

    顺着昌!

    “再怎么不一样,我也是你哥,这个没得变,你去联系下,我得先看看人?!崩詈涂纯词直淼?,“现在是一点钟,看看他几点下班,定个时间,安排地方?!?br />
    李燕嘟哝道,“这是我找对象?!?br />
    “打我电话?!崩詈退低昃拖铝寺?。

    他车子刚出中关村,就接到了李燕的电话,时间定在晚上六点钟,地点是一处李和压根就没听过的饭店。

    他回到公司随意在食堂吃了一点东西,又拿起来一堆的文件开始在那琢磨,有不少名字是他熟悉的,比如华为,当然更多的是他没有听过的,大多集中在医疗、矿产等他一无所知的行业。

    齐华从外面进来,看他一会皱眉,一会高兴,也就在旁边站着,没有说话。

    “李先生,时间到了?!钡搅宋宓惆胱笥?,齐华才提醒李和。

    “打听了?”李和抬起头问。

    “是的,我亲自去问的,先是问的柳岩那小姑娘,她说了哪个医院,叫什么名字,随后我就去了卫生局我一个老同学那里调了档案资料。

    又让麻烦董大哥去了他父母的工作单位和所在小区,调查了家庭情况?!?br />
    “王锦?”李和看到这个名字感觉没什么,但是后面再看到他父母的名字就忍不住笑了,“陈芸?”

    “陈生是普通外科的医生,母亲陈芸是...”

    李和打断道,“不用介绍了,我比你熟悉?!?br />
    陡然感觉这世界太小了!

    甚至有点荒唐了!

    如果单纯看到陈芸这个名字,他感觉也没什么,毕竟重名的人很多,可是再看看她工作单位,再看看她老公的名字,王书豪,这就对上了。

    他打死都想不到他的妹妹会和他老同事的儿子谈上恋爱,这不是闹嘛!

    当然,他不是嫌弃陈家不好,陈芸这个人是好人,在学校里的时候,待他真不差,当朋友处是可以的,但是当亲家,那就够呛了!

    陈芸这人势力而又小心眼,待人也是看人的,说不准真怎么埋汰李燕这样一个乡下姑娘呢!

    李燕虽然开了个办公设备的店,有点积蓄,可是陈家不一定瞧得上,人家是没钱,可是人家是有文化、有底蕴、有关系的世代土著!

    鼻孔都是朝天上看人呢!

    傲气的很!

    如果最后真要成这门亲,说不准还得扯他李老二的大旗,可是婚姻不比别的,要是夹着功利在里面,也就失了纯粹。

    饭店离李和的办公室不远,开车十分钟的事情。

    他一下车,就让董浩和齐华等人在外面等着,他一个人进去。

    “先生,几个人?”

    他一进门,服务员就开始招呼。

    “大哥,这边?!崩钛嘣谂员甙谑终泻?。

    “你好,大哥?!币桓龃髯叛劬Φ哪昵崛?,也跟着李燕站起身,跟着李燕一样的称呼。

    “你好,坐吧?!崩詈拖茸?,对着对面的人打量,小圆脸,高鼻梁,大眼睛,长的倒是不磕碜。

    “大哥,你看看吃什么?”李燕看自己对象被李和盯得发毛,就赶紧把菜单递给李和,好借此打破李和的注意力。

    “随便上吧?!敝谒苤?,他李老二向来很少点菜,何况,这次的目的不是吃饭,“王锦是吧?”

    “是?!蹦昵崛撕芎π?,也很慌张。

    “你们处多长时间了?”李和对王锦的初步印象很满意,要是对方不慌张,大大咧咧,不以为意,他说不准就看不上了。

    “快一年了吧?”王锦说话的时候,还看了李燕一眼。

    “医院里上班?”李和接着问。

    “是,上两年了?!蓖踅跽獯位卮鸬暮芩吵?。

    李和问,“挺好,你父母知道你谈对象了吗?”

    王锦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道,“这个,还不知道,没来得及说?!?br />
    “哦?!崩詈托ψ诺?,“有什么规划没有?”

    “我们准备等合适了就结婚?!蓖踅醯故鞘祷笆邓?。

    李和道,“结婚?结婚可不是两个人的事情,是两大家子的事,这个道理你明白没有?”

    “是,大哥说的是,我会尽快和燕燕见父母的?!蓖踅鹾芸炀兔靼琢死詈偷囊馑?。

    “那就好?!崩詈屯蝗黄鹕淼?,“行了,就这了,你们慢慢商量吧?!?br />
    “哥,你还没吃东西呢?!?br />
    “不了?!崩詈桶诎谑值?,“我约了人,我就走了,我在,说不定你还不自在?!?br />
    说完,李和就离开了饭店,只留下这一对小情侣面面相觑。

    他约的是刚从美国回来的李爱军,刚一见面,李爱军就对着他长吁短叹。

    平松道,“爱军大哥,这可不是你风格?”

    “哎!”旁人不说还好,一说之后,李爱军又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咱们走一个?!倍吮拥氖锹?,他是瘸子,李爱军是假肢,两个人倒是有心心相惜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