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有一个世贸大厦?!蔽馐缙敛煌翘嵝?。

    “哦?!崩詈屯苏獠?,“那就叫再生大厦?!?br />
    表面上是根据中国再生资源集团的名字来的,实际上只有他自己明白,这个大厦的名字还隐藏着另外的一层意思。

    “再生,这个名字好?!闭庖淮挝馐缙撩挥幸晌?,只是接着道,“包括中国化工、中国粮油食品、中国五矿在内的25家总公司愿意和我们共同投资这个项目,你的意思是?”

    “集中力量办大事,好啊,到时候也少点掣肘,有一点,我们必须是大股东?!崩詈兔挥胁煌獾牡览?。

    “这个没有问题,他们不会要求做大股东的?!蔽馐缙列睦锼闪艘豢谄?,他就怕李和独断,要不然到时候得罪的人可就多了。

    李和不怕得罪人,可是不代表她吴淑屏不怕啊,要不然她就是寸步难行了!

    李和道,“我邀请的客人都会提前到达浦江,你做好安排接待,我会让潘友林和沈道如同你一起,不过你还是要多听他们两个人的意见。

    出席客人的名单,你和齐华确定好。

    我下个月初就到?!?br />
    他从办公室回到家,还没来得及换下鞋,何芳就过来道,“跟你说个事?!?br />
    “什么事?”李和把换下来的鞋放到鞋架上,回过头道,“这么神神秘秘的?”

    “你老妹谈对象了?!焙畏冀庸詈偷陌?,顺手把茶壶给了他。

    “老四?”李和诧异的道,“没这么快吧?”

    何芳没好气的道,“想什么呢,是李燕?!?br />
    “哦,生意那么忙,还有功夫谈对象?”李和坐在沙发上,推开要扑过来的老闺女,“去玩去,老子要是秃顶,非找你麻烦不可?!?br />
    他以前剪光头是为了自在,现在剪光头是出于无奈。

    再好的头型,都经不住他闺女揪。

    李怡不依不挠,依然还是扒到了李和的后背上,一会揪揪头发,一会揪揪耳朵,显然她老子比她老娘好欺侮,要是敢这么对她老娘,一个巴掌是少不了,而她老子除了嘴上会吓唬人,也没别的本事了。

    “人家都这年龄了,忙就不能谈对象了?”何芳看李怡的脚已经踩在李和的肩膀上了,板着脸道,“下来,不要让我说第二遍?!?br />
    李怡看看她老子,见没有帮衬的意思,果真乖乖的下来了。

    “没说不能谈,什么时候让她带回来我看看,顺便再吃个饭,不能不声不响的,人家男方会以为李家没人呢?!崩詈投杂诶钛嗵噶蛋挥幸饧?,可是不和他商量,他就有意见。

    何芳道,“我说了,让她带家里来吃个饭,她说刚处着呢,还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等差不多了再带过来?!?br />
    “明天我去看看?!崩詈筒环判?。

    何芳道,“去看行,但是别吓着人家?!?br />
    “这话说的,我属狼的啊,吃人?”

    “你不吃人,可是你现在这脾气,你自己没个数?好谁欠你的,天天跟斗鸡似得,见着人家好好说话,毕竟是李燕的对象,她看着好就行?!焙畏级岳詈吞私饬?,只要涉及到自己家里人,都觉得自己家里人好,不管对错,向来只会护着。

    “我心里有数?!崩詈筒幌胩畏嫉男踹?。

    第二天一早,送完李览,就去了公司。

    他现在待办公室别的事情不做,因为他懒得做,也轮不到他做,主要就是重点关注他旗下企业扶持的创业园区的孵化项目。

    在美国的尝试已经让他尝到了甜头,所以他从苏联回来之后,就开始吩咐黄炳新、郭冬云、沈道如等人在着重在国内建立创业园区,扶持科技创业企业。

    1995年是中国创业浪潮的一个重要年份,如果改革开放后的创业者是第一波,1992年南下谈话后的创业者是第二波,那么这一年前后下海的人就是改革开放后的第三波创业者,是

    旗下的大小企业建立了不少的园区,但是目前成气候的还是那四个,中关村是一个,深圳是一个,香港是两个。

    “做ISP服务商?”李和此刻对着一家叫瀛海威的小公司产生了兴趣。

    “中文叫互联网接入服务,如同用户安装一部电话要找电信局一样,用户如果要接入Internet,则要去找ISP。ISP是用户接入Internet的入口,用户...”齐华见李和对这份内容感兴趣,急忙在一旁做出来了解释。

    “这些我知道?!崩詈筒恍枰绦?,他把文件放下来,然后抿口茶道,“喊过来,我和她谈谈?!?br />
    这个女人做了他想做而又不敢做的事情。

    认真的又看了好几份文件之后,才站起身揉揉腰,看了一眼时间,就出了门。

    李燕在中关村的办公设备的生意还是那么的好,李和一进门就发现五六个员工一边带客户介绍产品,门口还有不少待打包的货。

    李燕正埋头敲着计算器,陡然看到李和显得很是慌张。

    李和道,“干嘛?不欢迎我?”

    “不是,哥,怎么不欢迎你呢?!崩钛嗷琶Ω詈屠岩巫?,“你坐,我这里有点乱?!?br />
    “听说你谈对象了?”李和直奔主题。

    李燕红着脸道,“刚接触,还没有谱呢?!?br />
    “人呢?”李和没有坐,随手翻着桌子上的一些宣传册,“我先给你把把关?!?br />
    “哥,这太早了吧?!崩钛嗝飨圆辉趺蠢忠?。她告诉何芳,只是想何芳帮着参考一下,但是绝对不想李老二知道,要怪只能怪她忘记交代何芳。

    “什么单位的?做什么的?怎么认识的?”李和见不得她这扭捏的样子,“我是你哥,见见他不犯法吧?”

    “是本地人,在医院里上班?!崩钛喑虺蚶詈偷牧成?,继续道,“上次我搬货扭伤了腰,接连躺了几天医院,都是他接诊,一来二来就认识了,对我挺好,所以...”

    她接下来不知道怎么说了。

    “本地人?”李和皱着眉头道,“他父母知道吗?”

    他有他的担心。

    李燕道,“我们俩还没到那一步呢?!?br />
    “那到哪一步了?”

    “这让我怎么说??!”李燕急了,“你可别想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