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董浩亲自探访告诉他的结果,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董进步这么个外表憨厚,做事仗义的汉子会是这么一个尽做桑田害理的事情的玩意!

    “你是不是听了什么闲话,误会了?”董进步还是心存侥幸。

    “误会?”李和重新坐在椅子上,冷笑道,“我可没误会,据说你去征地,有一户人家不愿意搬,你指使人半夜放火啊...

    放火还不算,你还打破了人家的头骨?!?br />
    “你听我说....”董进步要解释。

    “三产公司有一个小加油站准备要卖,你到那儿,强行地把这个加油站买到手了,花了不到300万,最后把这个加油站转手又卖给石油公司,1000来万,会做生意....”李和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殴打商户,欺行霸市,还私藏枪支弹药,至于有人命没人命,我不说,你心里也清楚?!?br />
    “李总,我跟你不一样,你是读书人,出来就是好前途,你有资格看不起人?!倍接械阏媲榱髀?,“可是我呢,从小吃苦长大,天不收地不留,很早就出来闯荡,全部靠自己,也是被人打的头破血流过,我不恨,因为社会就是这样子,弱肉强食,想在社会上混得开那就是下手必须狠,我对人家留情,人家不会对我手软啊。

    就眼前这光景,我要是有一点犹豫,早就让吞的骨头渣子都没了!”

    李和摇头,“这不是做坏事的理由,穷?谁没受过!苦?谁没吃过?别觉得全世界都欠你的,你是根子上坏了啊?!?br />
    人呀,要做坏事总会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并且是以一个“楚楚可怜的受害者”形象出现的,就盼着什么时候来第二次大革命!

    第一个报名!打不死那些有钱人!

    潜意识就是,你都这么土豪了,还在乎我使点坏?

    让他这么一闹,李和反倒觉得这人给人类这个称呼抹黑了。

    “李总,你这话说的太绝对了吧?你积攒到如今的家业,你敢说你没害过人?”董进步已经意识到李和不肯定再给他情面了,所以陡然间说话就不客气了。

    “我可没害过人,而且没有不折手段的害过人?!崩詈腿嗳喽钚?,冲他慵慵一笑,“你一边玩去吧,做人做事全凭本心?!?br />
    “我想你快忘记泛海集团了吧?熊海洲的事情,瞒不住吧?别说是他自己没事太跳楼玩的?!倍狡ㄉ裣械牡懔艘桓?,“论狠,我不如你,我可没有把人逼过跳楼?!?br />
    “看来你来之前是做了准备的吗?不错,有长进了,这种事情都能打听的出来?!崩詈土成厦挥兴亢恋谋浠?,依然不为所动,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他曾经也有过懊悔,但是那也只是过去的事情了。

    “你以为你就比我干净,不见得吧?”董进步盯着李和道,“大家都是一样的人,你跟我没区别,所以,你也别在我面前装好人?!?br />
    “随你怎么想吧?!崩詈筒幌朐俣嘧鼋馐?,他说的已经够多了。

    “李兄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求的都是一个财,我保证,只要你帮过我这一把,你不会吃亏!我愿意把我之前收购的国营厂子全部转给你!统共13家!都是千人规模的大厂!我只要三个亿!你不吃亏!”

    董进步想了一圈,他认识的人不少都是身价过亿,可是仅限于身价,要是现金,能拿出超过5000万的,都是寥寥无几!

    除了李和,他想不出还有谁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

    “谢谢,我没这个兴趣?!彼灯铺炖詈投疾换嵬?。

    如果他真的想在东北发展,也绝对不会通过董进步。

    “你不会拿不出来吧?你可是首富,三个亿而已?!?br />
    “还真拿不出来,抱歉,地主家也没余粮啊?!崩詈推鹕硪?。

    “李兄弟...”董进步的本意是使个激将法,但是李和不按照套路来,此刻他真的慌张了。

    “谢谢你还称呼我一声兄弟,但是你我,就此打住?!崩詈筒还硕皆谏砗蠛艉?,毫不犹豫的出了包厢。

    董浩再次甩开挡路的董进步,瞧都没有再瞧一眼,有些人值得高看一眼,有些人瞅一眼就觉得恶心,因为良心已经没了!

    在车上,李和问,“这事都知道了?”

    “估计知道的人不少,瞒不住?!倍浦览詈臀实氖切芎V薜氖虑?。

    “呵呵....”李和发现他一直在自欺欺人,这事没人能够忘记。

    车子停在学校门口,李和在门口站了一会,李览就随着放学的孩子们一样出来了。

    李和看他苦着脸,就问,“犯错了?”

    李览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李先生?!倍浦噶酥缸约旱难劢?。

    李和看了看李览的眼角,很细的一条划痕,不注意看,根本看不到。

    “跟人打架了?”

    “他抢我铅笔刀,我不给?!崩罾浪盗耸祷?。

    “然后呢?”李和继续问。

    “我不给,他揪我头发?!崩罾阑故堑妥磐?。

    “那你还手没有?”这才是李和关心的。

    “我俩打起来了,他指甲掐我脸,他鼻子出血了?!崩罾阑故呛苄∩?。

    “那就好?!崩詈头判牧?,“多大事,记住了,你是我儿子,以后不能熊,不服气就打,不用怕谁?!?br />
    打架他其实不担心李览,在班里他年龄最小,虽然还是小个子,但是因为多少学过一点武术套路,从小也没中断过,反应比一般孩子要快,肯下手,就不会吃亏。

    他最担心的就是这孩子的胆子太小,有他闺女一般,他就欣慰了。

    “爸爸...”

    “嗯?”

    “不要告诉妈妈?!崩罾浪党隽俗约旱那肭?。

    “好?!崩詈透芯鹾眯?。

    何芳俨然成了家里的母老虎,两个孩子都害怕她,而对老子一点都不怵。

    眼看进入元旦,李和一切都是按部就班,办公室和家,没有别的去处,这是他重生有史以来过得最有规律的生活,没有早睡晚起,也没有黑白颠倒。

    他世界第一高楼的计划有了眉目,吴淑屏电话里道,“李先生,一切准备就绪,开工典礼等着你订时间,名字待你取?!?br />
    “就叫世界贸易中心吧,简称世贸大厦吧?!崩詈鸵淮付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