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然,有一点齐华很明确,虽然他心里不认同李和的很多做法,但是身体很诚实,大老板说什么时候放手出货,他肯定要跟着后面操作的。

    实际上操作中,肯定不会反着来!

    李老二的成功不可以复制,但是不妨碍他跟着模仿。

    国庆之后,李和开始了两点一线的办公室生活,每天早上五点钟准时起床,起床后沿着山间小道来回跑上一圈,偶尔也会把李览给拉着,李览也倒是听话,虽然追不上他老子,但是也跑的很起劲。

    爷俩跑完之后就洗个澡,然后吃早饭。

    李和还顺道把李览给带着,然后再去公司,在办公室一待就是一天。

    在这让所有人都很惊讶,他李老二居然能呆的住办公室!

    而且许多人都不明白他整天在办公室做些什么,他可是出了名的甩手掌柜!

    再生资源集团只是一个行政总部,虽然也负责内部审计、法律事务、筹资、多余资金的投资,但是这些都有专业的人士在做,许多事情根本轮不到他插手!

    至于企业文化和什么战略执行,他更是从来不管,都是由着下面各个集团子公司和分公司自己在做,他每年的年底只开一次会,听一遍汇报。

    所以,要是愿意,他真的可以做到无所事事。

    这作风一改,让许多人极度不适应。

    像陈有利以往要找李和,就是往小公园一候就行,李老二散步遛狗都是有准点的,踏空的可能性不大。

    但是此刻到了李和的办公室,他反而有点不习惯了。

    “李总,你真是简朴啊?!泵娑岳詈驼夂崞凭傻陌旃?,陈有利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这不怪他读书少??!

    因为他不能说实话??!

    你堂堂的世界首富,蜗在一个狗窝似的办公室里真的好吗!

    “坐吧,可不要瞎客气?!崩詈驼鬃愿愀桌锏慕鹩慊凰?,这是以前养在三庙街的金鱼,趁着这次搬家,他全给挪到办公室来了,整整的两缸,因为一缸放不下。

    “好东西,有年头了吧?!?br />
    做生意的多少喜欢讨个彩头,陈有利自己也养,可是跟李和这个没法子比,也眼馋李和这鱼缸里的金龙。

    李和笑着道,“说出来你不信,这十来条,有几条还是后海里面捞出来的,过去皇帝家的御花园养的,你说能不是好东西吗?”

    这让他有点得意。

    “也只配你李总养,咱们就没资格了?!背掠欣桓碧趾玫男θ?。

    “少说这些虚的?!崩詈筒幌不短庑┓畛谢??;缓盟?,又给鱼缸里撒了点料,才把盖子合上,抱起茶壶问,“你这是有事?”

    陈有利道,“没事,就是来特意聆听你教诲的?!?br />
    李和没好气的道,“要是再这么说话,立马走人?!?br />
    “是,是?!背掠欣氩辉谝獾睦詈偷挠锲?,依然笑嘻嘻的道,“我现在听你的,改做KTV了,还是你李总有眼光,这个不比会所少赚啊,每天的酒水钱就是不少啊?!?br />
    “那是当然?!崩詈颓套哦赏鹊?,“现在小姐都改称公主了,要与时俱进,要转型,不要一根死脑筋?!?br />
    也许是偏见,有些东西明显是社会需求,但是他李老二还是有点瞧不上。

    “李总,你分析的很精辟?!背掠欣畹忝蝗套⌒?,“我现在已经尝试着开6家连锁,眼前看着是不错,没有你来把个方向,我这心里就不踏实?!?br />
    “想我入股?”李和抬起头盯着他看。

    “李总能入股那是更好?!背掠欣挥幸?,大树底下好乘凉,这个道理他比谁都懂。

    “算了吧?!崩詈鸵∫⊥?,“我的摊子已经够大了,对你这个可没有什么兴趣,再说,你这行我是完全不懂?!?br />
    “你可不能谦虚,在我心里,你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看,你随便点拨我两句,我就能做到如今的地步?!背掠欣镒爬詈陀种匦滦瞬杷?,继续道,“你要是真研究了,那还有谁能是你对手?”

    李和道,“许多东西,没有深耕,看着说的头头是道,其实就是瞎扯,图个嘴巴快活,你听听就算了,当真了就是你幼稚?!?br />
    他这是实话实说,可是陈有利听着就有点尴尬。

    “李总,咱旁的不说,有一点我是服气你的,你看看你这么大的家业,你管理的井井有条,一点都不慌乱,不像我们管理几个破店,每天累的跟狗似得,连个喘气的功夫都没有?!?br />
    “许多人啊,我是说和你一样这些刚做老上老板的兄弟,啥子事都想自己干,不管大小事都要插上一脚。

    凡是这种老板,总是喜欢自以为是,看不起员工,老是认为自己应该懂得更多,认为自己是全能的。

    他们给手下做让人仰视的榜样,然后自以为这就是最好的管理。其实大错特错,这只会降低组织秩序,并让自己成为事实上的行动者,而不是管理者。

    不给员工发挥的机会,员工怎么给我们挣钱?”李和说出来了自己这么多年的感悟和心得。

    “这说的真对??!比如啊,我就不懂财务,我也不懂什么装修,更不懂什么调音,音箱之类,我就得花钱请人,花的心甘情愿?!背掠欣畋碓尥?。

    李和继续道,“咱们专业知识水平与专业能力往往是不及各部门各岗位中的专门从业人员的,这是实话。

    如果什么都是你做,这只说明了一个问题,你的员工的都是废物!

    你以为你自己什么都做,可以让人崇拜,可以体现自己的权威?

    可是相信我,这是错觉,说不准哪天大家就把你卖了换钱花,因为跟着你混看不到任何出头的机会!”

    他今天高兴,或者是好为人师的毛病犯了,说了很多。

    “那我就是什么都不管?”陈有利大着胆子提出了自己的疑虑。

    李和笑着道,“把心思放在运筹帷幄、统筹大局上,反正你已经给员工提供了平台,就让他们放手做,你就把自己当成大股东,员工相当于职业经理人,你看看世界500强公司都是职业经理人在管理,都挺好,不要把自己看的太重,离了你地球照转,灭不了?!?br />
    “就这些?”陈有利还是有点怀疑。

    你这世界首富当得也太轻松了!

    李和抿一口茶道,“多着呢,三天三夜也说不完,最关键的还是要应该关心怎样提供一个富有秩序的平台,怎么样调动员工的积极性,不能光想着马跑,而不给马吃草。

    苏明、平松,付彪,卢波这些人,你都是认识的,你觉得我待他们怎么样?”

    “那自然是极好的,这点李总仁义?!背掠欣饣八党隼炊加械慵刀?。

    这些人哪个不是豪车豪宅,比他还潇洒,说白了,这些人实际上只是个打工仔??!

    凭啥有这样的待遇??!

    只是因为李老二舍得给股权奖励,舍得给分红,从来还不手软!

    就连江威那个烂仔都成了上市公司的主席!

    他含辛茹苦这些年,虽然也有点家产,可是跟他们一比,简直就是不够看!

    所以啊,这人比人得差距??!

    他只能痛心的认了??!

    李和道,“总之呢,就是这么回事,道理就这些,还是看个人怎么做?!?br />
    他成功了,由着他怎么说,怎么说他都是对的。由此可见,过去和现在,所有的成功理论都是骗人的。